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殺回人間的圣殿騎士

    這是一片劍的海洋,中世紀冷兵器的世界。

    剛一進入‘國王與騎士’展廳,葉天就看到了一幅熟悉的畫面。

    在距離展廳門口大約四五米遠的地方,擺放著一個高兩米出頭的全透明防彈玻璃展柜,里面的幾盞射燈早已亮起,從不同角度投射在展柜里的展品之上。

    那件展品是一把光亮如新、且鋒利無匹的中世紀十字軍騎士劍,劍柄朝上、劍尖沖下,插在一個方方正正的大理石基座中央,就像傳說中的石中劍一般。

    在展柜內部幾盞射燈的照射下,那把騎士劍顯得寒光逼人、透著一股凌厲的殺氣,尤其劍身上那道深深的血槽,看著就令人膽寒。

    鏨刻在劍身上的花體拉丁文、以及雕刻在大理石基座上的一行行文字,在明亮燈光的照射下,也顯得異常清晰。

    此外,在這把十字軍騎士劍的前方,緊靠劍身擺放著一個帶面具的全金屬頭盔,在大理石基座前方面,則斜靠著一面精鐵盾牌。

    這是圣殿騎士團最后一任總團長,著名圣殿騎士雅克.德.莫萊的騎士劍、以及全套十字軍騎士裝備,葉天再熟悉不過了。

    之前在拉納卡發現了那處圣殿騎士團寶藏,清理完畢、準備運走寶藏里這批價值連城的古董文物時,就是他親手拔出這把騎士劍,將其裝箱的。

    鏨刻在這把騎士劍劍身上的‘J.’字樣、以及刻在大理石基座上的雅克.德.莫萊生平事跡,也說明了這把騎士劍和其它騎士裝備的來歷。

    雖然早已看到過這把騎士劍、也看到過這套十字軍騎士裝備,但此時再次看到它們,看到它們陳列在自己的展廳里,葉天依舊感到激動不已。

    對于這把十字軍騎士劍和其余騎士裝備的真偽、對于大都會博物館是否偷梁換柱,一走進這個展廳,葉天瞬間就已明了。

    毋庸置疑,它們全都是真的,每一件都是價值連城的頂級古董文物。

    在葉天眼中,它們所放射出的璀璨光芒,足以說明一切。

    七百多年前,圣殿騎士團的末代團長雅克.德.莫萊,就是握著這把十字軍騎士劍、穿戴著這些騎士裝備,率領圣殿騎士團縱橫沙場,演繹騎士傳說。

    可惜的是,最終他卻因為法國國王腓力四世的貪婪,被送上了火刑架,落得一個悲劇收場,成為了一出著名悲劇的主角。

    在雅克.德.莫萊的騎士劍左邊,擺放著他擔任總團長時,時任圣殿騎士團大祭司的騎士劍和其余裝備,同樣陳列在一個全透明防彈玻璃展柜內。

    視線再往前,葉天又看到了另外一位圣殿騎士團總團長吉米拉三世.德.博讓的騎士劍和其余騎士裝備,其對面則是同期大祭司的騎士劍和其余裝備。

    以此類推,視線每向前延伸一點,就會出現兩個全透明防彈玻璃展柜,里面各自陳列著一把歷久如新、鋒利無匹的十字軍騎士劍,以及其它騎士裝備。

    眼前這一幕畫面,實在太熟悉了。

    跟最初發現這些圣殿騎士團歷代領導人的騎士劍及裝備時一樣,‘國王與騎士’展廳里,也擺出了一個馬其他十字造型,而且更加巨大。

    不同的是,這些圣殿騎士團歷任總團長和大祭司的騎士劍、以及相應騎士裝備,都被陳列在了一個個高兩米出頭的全透明防彈玻璃展柜內。

    在每個展柜旁邊,都擺放著一個高約一米的玻璃平臺,上面有一個不大的液晶顯示屏,用來向游客介紹展柜里的展品信息。

    由于這些防彈玻璃展柜體積較大、為了便于人們參觀、而且出于安全方面的考慮,每兩個展柜之間的距離都為兩米,比之前大了不少。

    所有這些防彈玻璃展柜都固定在展廳的地面上,非常堅固,并不懼怕游客的撞擊,而且每個展柜都安裝了最先進的防盜系統,時刻處于監控之下。

    跟在拉納卡時看到的一樣,位于這個馬其他十字架最下方的,正是雅克.德.莫萊的騎士劍和裝備。

    而位于這個馬其他十字架最頂端的,則是圣殿騎士團創始人、也就是第一任總團長雨果.德.帕英的十字軍騎士劍、以及相應裝備。

    這個馬其他十字架的中心位置,也正好是整個展廳的中心。

    如果從天花板向下俯瞰,這個由大量寒光閃爍的騎士劍、以及其它騎士裝備組成的巨大馬其他十字,帶給人的感覺更加震撼。

    視線越過這個馬其他十字架,在展廳遠端,還有一個更大的全透明防彈玻璃展柜。

    那個展柜里面陳列著的,正是耶路撒冷國王鮑德溫四世的騎士劍、以及整套騎士裝備。

    而且這些價值連城的騎士裝備全都穿戴在一個假人身上,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給人的感覺就是,遠處矗立著一位來自中世紀的國王騎士。

    尤其鮑德溫四世國王那極具特色的麻風面具,更是非常醒目,罩在那個假人的臉上,無形中就帶給人一種詭異陰森的感覺,讓人不寒而栗。

    由于距離較遠,相隔將近一百米,除了葉天,其他人根本看不清鮑德溫四世國王展柜里的那些頂級古董文物,只能想象那個展柜里的情況。

    接下來,大家又看向了展廳四周的墻壁。

    在這座展廳四周的墻壁前方,立著一排排全透明防彈玻璃展柜,每個展柜里都擺著很多長短不一的十字軍騎士劍、佩劍、以及其它武器。

    此外,在每一個防彈玻璃展柜旁邊,都矗立著一個身披全套中世紀十字軍騎士裝備,擺著不同戰斗姿勢的假人。

    他們有的手里拿著騎士劍和盾牌、有的拿著標槍和弓箭等武器,或在攻擊、或在防御,表情各異。

    其中有一部分假人還騎在馬上,做出揮劍劈砍或挺槍突刺的攻擊動作,非常生動、逼真,透著一股殺氣,甚至透著幾分慘烈的氣勢。

    當然,這些假人手中所持的武器,都跟其身體連接在一起,是現代工藝品,并非古董文物。

    那些古董兵器都陳列在旁邊的展柜內,不可能擺放在外面,免得發生什么意外情況。

    這些假人胯下的戰馬,自然也是假的,是現代工藝品,卻制作的惟妙惟俏,看上去就像真的一般。

    無一例外,所有這些假人身上都披著圣殿騎士的標志性白色長袍,胸前繡著碩大的紅色馬其他十字。

    就連那些假戰馬的身上,也披著帶有紅色馬其他十字的馬衣,其中有幾匹戰馬還身披鎧甲、額頭裝上了突刺,好像隨時準備沖鋒一般。

    雖然這些圣殿騎士和他們的戰馬及武器都是假的,是為了應景,是展出需要。

    但是,穿在這些假圣殿騎士身上的鎧甲、戴在頭上的頭盔、他們腳上穿的靴子,還有手持的盾牌,卻都是貨真價實的古董文物,全部出自圣殿騎士團寶藏。

    跟圣殿騎士團歷任領導人的騎士裝備不同,擺放在四周那些展柜里的兵器、以及穿在這些假圣殿騎士身上的鎧甲和頭盔,全都銹跡斑斑、破損不堪。

    這些假圣殿騎士身上的白袍、披在那些假戰馬身上的馬衣,也都破破爛爛,到處都是破洞,上面甚至還有很多血跡、以及刀劍劈砍留下的痕跡。

    這樣一來,矗立在展廳四周這些身披鎧甲、戴著頭盔,似乎正在奮力搏殺的假圣殿騎士,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來自地獄深處的騎士,揮劍殺到了人間。

    整個展廳里的氣氛,因此也變得肅殺了很多。

    如果把燈光再調暗一點,身處在這個展廳,每個人都會有這樣一種感覺。

    自己正身處中世紀的某個戰場,正在親眼目睹、親身參與一場慘烈無比的血腥廝殺。

    而這,正是葉天刻意為之,正是他想要營造的效果。

    毫無疑問,‘國王與騎士’展廳一旦揭幕、呈現在公眾眼前,僅憑展廳里這股宛若中世紀戰場的氛圍,就能引起巨大轟動,引得無數參觀者蜂擁而至。

    更何況這里還有大量價值連城的頂級古董文物、是展示傳說中的圣殿騎士團歷史的最佳場所,也是了解研究耶路撒冷王國和中世紀歐洲歷史的最佳場所。

    同樣在這個‘國王與騎士’展廳里,還陳列著很多與圣殿騎士團有關、與耶路撒冷王國有關的頂級古董文物,分散擺放在展廳各處。

    比如安條克國王博希蒙德六世的黃金王冠、以及‘布永的戈弗雷’的雕像等等,分別陳列在不同的防彈玻璃展柜內,每一件都是價值連城的頂級古董文物。

    足足花了三五分鐘,站在展廳門口的葉天他們,才對這座展廳里的情況有了一個大致了解,每個人都有種眼花繚亂的感覺。

    “哇哦!這里實在太壯觀了,站在這個展廳門口,我好像有一種走進中世紀的感覺,感覺自己即將踏入一處中世紀的戰場,參與一場血腥的廝殺!”

    大衛驚嘆不已地說道,滿臉震撼不已的表情。

    現場其他人也都一樣,每個人都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眼睛都快看直了。

    “國王與騎士展廳之所以能呈現出這種模樣,完全出自斯蒂文的設計、是按照他的意思改建和布置的,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無比驚艷且極具天才的設計。

    這個展廳改建完畢、并完成布展后,我們博物館里的每一個人都被徹底震撼了,大家全都看得目瞪口呆,斯蒂文,沒想到你還是一個天才的設計師!”

    大都會博物館館長托馬斯接茬說道,并沖葉天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隨著他這番話,現場所有人全都看向了葉天,每個人都滿眼欽佩之情,甚至有點不敢相信。

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尋寶全世界》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