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暴露意圖

    “陛下所言甚是,臣等牢記在心!”楊烈抱拳回答道。

    其實城內守將陳憲還真有趁著大雨的機會帶兵出城突襲乾軍答應,但他最后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仔細考慮過這事,有幾個原因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首先乾軍一直又哨騎在監視成都城,乾軍營地外圍的警戒哨和游騎哨就算下大雨也沒有偷懶,昨夜他還派人出城去偵察,但派出去的人卻沒有回來,毫無疑問,被派去的人被抓住了或已遭遇不測。

    其次,乾軍答應距離城墻還有十幾里的距離,此時大雨不停,大軍若出城去偷襲,僅僅穿過這十幾里路就會因為淋雨而喪失戰斗力,因為雨水沖刷會帶走人身體的熱量,被淋十幾里路,將士們早就凍得瑟瑟發抖了,哪里還有力氣打仗?

    再次,這幾天協從軍的攻城勢態非常之猛,守軍兵士們因為兵少輪換次數少而頻繁作戰非常疲勞,這下雨天正好可以讓將士們多休息休息,讓他們回復體力和精神。

    所以,因為上述幾個原因,陳憲放棄了出城冒雨襲營的打算。

    東城門的城樓早就在第一天被乾軍用投石機砸了個稀巴爛,城墻的女墻墻垛也被砸得殘缺不全,城墻上到處都是坑坑洼洼和殘垣斷壁。

    后來乾軍用投石機發射火油彈,城門樓子和城墻上所有的敵樓都被燒了精光,只剩下光禿禿的千瘡百孔的破爛墻壁,整個東側城墻上找不到一處可以避風擋雨的位置。

    但城墻上不能沒有人留守啊,陳憲只得下令命人在城墻上立下一些營帳,用竹竿做支撐,用石頭壓住,這才勉強能讓觀察哨在城墻上呆下去。

    而守軍兵士們一部分躲在城墻內側底下的藏兵洞里休息,這些兵士都是精銳兵士,若是敵軍來襲,他們要在第一時間跑上城墻布防御敵,而其他大部分守軍兵將都在靠近城墻的兵營和民居內休息避雨。

    這場大雨給了守軍喘息之機,讓他們可以很好的恢復體力和精神,卻給乾軍帶來的諸多不便,這讓協從軍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士氣又落了回去,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方面。

    另外,這場大雨遲緩了乾軍獲得消息的時間,使得一些重要的情報無法及時送到趙俊生手里。

    最后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場大雨讓乾軍的后勤運輸隊面臨更加艱難的問題,最少兩天之內,正在往此地運送輜重的乾軍后勤輜重隊都無法啟程開拔。

    這場大雨下了一天一夜,直到次日凌晨才停止。

    這天早上,趙俊生去起來看見太陽升起來了,但營地內依然是一片稀泥,營地外很多地勢較低的地方以一片片水洼,這種情況依然無法進行攻城。

    不說其他的,攻城器械都無法移動,兵士們一腳踩下去就是一腳的稀泥,走不了幾步鞋子上就沾滿了泥巴,走路都困難,怎么去攻城?

    于是,乾軍上下,包括協從軍這一天也只能呆在營地里,到了傍晚要吃完飯的時候,路面才被曬干了一些水份。

    這天夜里趙俊生在吃過晚飯之后找來蘇戟說:“按照現在地面的濕潤程度,明天上午應該就可以出去走動了,移動攻城器械也應該沒有問題,將士們也休息了兩天,精氣神都恢復了不少,你這邊有沒有問題?”

    蘇戟抱拳回答:“回陛下,臣這邊沒有問題,臣這兩天已經規劃并部署好了接下來的攻城計劃,爭取一戰而下成都!”

    “好,朕會去觀戰!”

    次日上午,乾軍并沒有急著攻城,天亮時地面還有一些濕,攻城器械移動有些困難,將士們推動著有些吃力。

    等出了早操、吃過早飯,太陽升起來了,氣溫迅速身高,地面被太陽烘烤了一個時辰左右就完全干涸了。

    蘇戟一聲令下,早已經整裝待發的協從軍兵將們從營地里出發向成都城前進,十幾里路用大半個時辰走完,將士們還是顯得比較輕松的,這兩天不是白休息的,體力上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一個個精神飽滿。

    東城門城墻上,瞭望觀察哨看見遠處出現了一線黑點,那是人頭攢動,立即大叫:“敵軍來了!”

    旁邊一個同伴迅速拿起木槌敲打在銅鑼上:“當當當······”

    警報聲響起,所有守軍心中一緊,紛紛拿著刀槍趕赴自己的防守崗位。

    陳憲從城墻下跑上來觀察了一下,大喊道:“所有人各就各位,準備迎敵!輔兵燒開水、搬運箭矢、石料、木料、火油罐,快快快!”

    “給老子把投石機加起來,把床弩全部上弦,把箭矢分發到每一個弓箭手的手里!”

    隨著陳憲的一項項命令下達,守軍兵將們開始緊張的忙碌起來。

    城外乾軍正在緩緩而來,趙俊生這次依然是坐著御輦帶著大隊人馬來到東門外,跟前些天一樣,他的龍騎在上空高高飄揚,這讓守軍兵將們一眼就看到了。

    林敬輝騎著快馬追過來,在趙俊生的御輦旁放慢腳步抱拳稟報:“陛下,剛剛收到消息,南朝援兵抵達巴陵與水師船隊匯合后乘船前往夷陵去了,我軍魯爽部正在猛攻夷陵,暫時還沒有受到我軍攻破夷陵的消息”。

    趙俊生聞言皺起了眉頭,夷陵雖然是一個郡,但南朝宋國在夷陵部署的兵力應該不是很多,魯爽部有騎兵一萬、步兵四萬,這些步兵都是精銳,怎么還沒有攻下夷陵的消息傳來?

    趙俊生考慮了一下,對林敬輝說:“派人提醒魯爽,一定要注意宋軍的水師艦船,別讓宋軍水師艦船跑到后面投放兵力抄了他的后路!”

    “諾!”

    旁邊騎馬的東方辰拱手道:“陛下,臣建議下旨給司馬楚之和梁翼,命他們集結兵力對襄陽和淮南一帶進軍,給東部邊境防線造成軍事壓力,再看看宋國朝廷的反應!”

    趙俊生思考了一下,同意了東方辰的建議,派人向司馬楚之和梁翼傳達旨意。

    不過如果司馬楚之和梁翼都動起來的話,如果宋國不能克制,或者宋國君臣腦子發熱,乾國與宋國就有全面開戰的可能,但這不是趙俊生應該顧慮的,現在是乾國強而宋國若弱,乾國有底氣隨時挑釁,而宋國沒有,多數時候只能忍氣吞聲。

    蘇戟已經前往北門負責指揮作戰了,東城門這邊的指揮由趙俊生親自指揮。

    大軍在東城門外列陣,趙俊生下令讓攻城營架設投石機、準備床弩和井欄,又下令讓攻城部隊做好攻擊準備。

    東城門外這邊已經準備好了,但北門那邊還沒有消息傳來,趙俊生這邊只有等在北城門外指揮作戰的蘇戟準備好了,他這邊才能開始攻城。

    趙俊生看了看對面城墻上,城墻雖然已經被投石機砸得殘破不堪,但守軍的旗幟卻是依然屹立。

    “國師,你覺得守將陳憲會上當嗎?”

    東方辰道:“這個臣就說不好了,這要看咱們是不是能把戲做足,不過就算我們做得再好也難免會留下破綻,如果陳憲夠精明,他肯定會發現蛛絲馬跡!”

    “是啊,這個陳憲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將軍!”

    君臣二人說了一會兒話,一個騎士騎馬飛奔過來,稟報道:“啟稟陛下,蘇將軍那邊已經準備妥當了!”

    趙俊生聞言起身走到御輦平臺前面揮揮手:“讓攻城營和攻城將士們做好準備,一刻之后準時發起攻擊!”

    “諾!”

    投石機的網兜里放上了石彈,床弩上的發射槽內放上了弩箭,云梯隊的兵士們已經準備就緒,將士們已經摩拳擦掌,士氣旺盛。

    一刻的時間到了,旁邊康義德走過來提醒趙俊生,“陛下,時辰已到!”

    趙俊生向傳令官點頭,“開始!”

    傳令官大吼:“陛下有旨,開始攻城!”

    傳令兵站在高處用旗幟打出旗語,攻城營那邊立刻就接到了指令。

    隨著指揮官拔出戰刀向前一指,一具具投石機把網兜內的石彈發射了出去。

    石彈在天空中發出呼呼呼的恐怖聲音,城樓上傳出一片驚恐的驚叫聲,在陳憲的命令下,守軍兵將們跑下城墻躲避石彈,這也是沒有辦法,乾軍的石彈一經落地就炸裂,碎石亂飛,殺傷力太大了,守軍只能下城墻躲避,等乾軍的投石機砸完了再上城墻。

    陳憲沒有下城墻,他依舊站在城樓上。

    大量的石彈落在城墻及周圍,耳邊不斷傳來巨大的震動聲。

    “不對勁,今天乾軍發射的石彈數量少了許多!”

    陳憲的話讓葉同章一愣,他觀察了一下,“的確,你看對方的投石機少了很多,不過這兩天下雨,乾軍沒有制作足夠的石彈也是正常的!”

    陳憲點點頭,這一點雖然有些可疑,但并不能說明什么,但他又突然發現了一處不正常的地方,“你看,乾軍軍陣之中的步兵數量是不是少了一大半?準確的說他們的協從軍數量少了一大半!”

    葉同章目光一掃,“咦,還真是如此!協從軍的軍服盔甲與我們一樣,只是為了區別敵我,他們在胳膊上扎了紅巾,而那些乾軍步兵的軍服和盔甲與協從軍是不一樣的!”

    陳憲沉聲道:“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葉同章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面露驚容道:“他們不會是已經轉換了主動方向吧?難道這里只是吸引我們的主力的佯攻?”

    陳憲快速考慮了一下,當即立斷:“我猜他們的主公方向應該在北門,葉將軍,這里交給你,我帶人去增援北門!”

    “好,一切小心!”

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我老婆是花木蘭》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