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人生得意

    金鷹獎的獎杯沒變過,一個細長柔美的女性形象,雙手上舉,手上停著一只展翅金鷹。

    尺寸特別大,且長,加上底座頗具份量。

    飯館里,許非一遍遍摩挲著獎杯,就像摩挲著那兩個人的小手,嘆道:“唉,真想拿家去。”

    “想想就得了,這是單位榮譽,你拿家算怎么回事?”李沐嗆聲。

    “嗯,還是我們的好,想拿哪兒拿哪兒。”

    葛尤和劉貝一手攥著獎杯,一手吃飯喝酒,心情同樣沒平復。

    頒獎結束,主辦方搞了個聚餐,誰也不能真吃,主要交際聯絡。到了晚上,四人找了家上檔次的飯館,這才小小慶祝一下。

    明天下午有座談會,時間算充裕。

    都喝了不少,一個個臉色通紅,葛尤明顯飄了,“哎喲,你說我一喂豬的也能拿獎,上哪兒說理去?慚愧啊,慚愧。”

    “我還無業游民呢!這回姐可貴了,再請我演出,沒三千塊錢免談。”劉貝又是一嘴牙齦。

    “庸俗!怎么著也得四千。”

    葛尤鄙視,抹了把臉道:“許老師,你說今年胡同1,明年胡同2,明年咱能不能再來一把?”

    “你還想連莊啊?”

    許非又悶了一杯酒,“連莊困難可大,就算觀眾喜歡,但看你去年得了,可能就不投票了,不過也沒準……”

    他轉頭對李沐道,“《渴望》行,《渴望》絕對行,咱期待期待后年!”

    “哈,有信心就是好!來再干一個。”李沐舉杯。

    “干!”

    一幫人吃到很晚,搖搖晃晃的回到賓館。

    許非進屋往床上一pia,昏迷不醒。劉貝扶著門框保持平衡,奇道:“許老師怎么這么高興啊?”

    “廢話,擱你你不高興?”

    “我是說,他一直老謀深算,波瀾不驚的,今兒難得失態了。”

    葛尤也回頭瞅一眼,大著舌頭道:“到底才24歲,行了你回吧,我照看著。”

    “……”

    各回各屋,葛尤見他沒想吐的意思,自己先洗漱整理。

    不知不覺夜已深沉,許非趴在床上,開心易醉。誰也不明白他的感受,都覺著年輕失態,其實不然。

    他86年加入中心,三年了。甭管《便衣警察》還是《渴望》,其實不怎么重視。因為他知道兩部劇鐵定成功,自己只是錦上添花。

    胡同不一樣,提前引入情景喜劇的概念,策劃、劇本、拍攝親力親為,傾注了大量心血,才鼓搗出一部歷史上并不存在的東西。

    不存在,便是壓力。

    尤其自己的原創劇本,就像憑空跳到這個世界,沒有任何參照,全是不確定。

    “唔……”

    許老師哼唧著,渾身難受,腦中亂七八糟的東西閃過。

    而在內心深處,卻像從高崗之上滾落了一塊大石,撲通撲通跌進深淵,刷的一下,恣意輕松。

    …………

    “昨日,第七屆金鷹獎舉行了授獎文藝大會,現場公布結果。

    由京城電視藝術中心出品的《胡同人家》,一舉拿下了優秀連續劇、男主角、女主角三個獎項,充分顯示了觀眾對這部劇的喜愛。

    在第一屆金鷹獎,《蹉跎歲月》也有類似成就,但當時表演獎項各有三個名額,胡同的含金量無疑更足。

    自《敵營十八年》開啟中國電視劇新階段以來,十年間涌現出諸多佳作。

    在全國文藝工作者的努力下,電視劇越來越受到國家的重視,觀眾的喜愛,也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涌入到這個行業。

    藝術中心的許非同志,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許非生在鞍城的一個藝術家庭,在曲藝團做評書演員,84年被選入《紅樓夢》劇組飾演賈蕓。86年加入藝術中心,曾擔任《便衣警察》的策劃和美術師……

    金鷹獎結束后,記者采訪藝術中心的主任李沐,電話聯系《胡同人家》的監制鄭小龍,無一例外,他們都談到了許非對該劇的重大貢獻。

    情景喜劇,這個幾年前完全陌生的概念,如今已被很多人知曉。正是這個年輕人將其引入國內,并成功實踐出兩部優秀作品……在24歲的年紀,就有如此成績,堪稱年輕人的榜樣。”

    金鷹獎閉幕后,很多報紙寫了專門評論。

    或講作品,或講觀眾喜好,還有的講人物。許老師就像那種行業中的優秀青年,被媒體拎出來做楷模。

    因為24歲這個年齡太可怕了!多少人默默無聞,或人到中年才混出一點名頭?

    金鷹不是一般活動可比,在全國發行和地域壟斷級的報紙宣傳下,許老師總算沖出京城二環,從江湖少俠變成名震一方。

    京城,住宅樓。

    桌上擺著面條榨菜,面條已經坨了,里頭切著幾片天福號的醬肘子,這伙食也說不上是好是爛。

    小旭抿著嘴看報紙,又嫌棄又歡喜。

    她喜歡的類型本就是才華第一,何況這位已經超出大多數人,再加上沒皮沒臉,吊大心細……啊呸!

    她瞅瞅掛歷,嘆了口氣,說是月底前回來的。

    香山,片場。

    李隆基在里面撩騷楊玉環,張儷握著杯熱水,坐在導演斜后面看監視器效果。看著看著,忽地一低頭,嘴角不自覺的往上翹。

    “什么事這么高興?”旁邊的周潔奇道。

    “嗯?我怎么了?”

    “你偷樂什么呢?”

    “沒有呀……”

    張儷搖頭,下一秒又忍不住翹,周潔一陣白眼。

    某大院。

    那位戴眼鏡的大領導也在看報,笑道:“這個藝術中心近幾年勢頭很猛嘛!”

    “是不錯,每年金鷹飛天都有斬獲,已經變成一個代表性的生產單位了。”

    秘書比較了解,道:“而且他們的人員結構非常年輕,從上到下全是新生力量。”

    “他們現在拍什么?”

    “一部室內劇叫《渴望》,聽說有50集,應是明年的重頭戲。還有一部武俠劇《雪山飛狐》,跟臺灣的電視人合作,已進入籌備階段,預計明年開拍。”

    “哦?臺灣?”

    大領導略微詫異,道:“京臺這兩年每每出人意料,勇氣可嘉,我們現在就需要這樣的干勁……”

    稍一沉吟,“你安排一下,元旦前我去藝術中心看一看。”

    “明白!”

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從1983開始》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武汉麻将技巧 福州麻将快速记忆口诀 在家兼职网赚 甘肃快3走走势图定牛 pk10怎么玩 广西11选5哪个彩票平台 和pc蛋蛋一样的 浙江20选5几点开奖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宝博棋牌苹果下载 英超积分排名 贵州亦乐捉鸡麻将下 全民欢乐捕鱼3期礼包码 黑龙江省今日p62开奖结果 香港四不像必中肖 东北麻将转转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