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認父

    華燈初上,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多。人們行色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這座小城的人們停下了工作,真正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舞臺上燈光閃耀,賀北凡站立在舞臺中央動情地歌唱。

    他一直夢寐以求有這樣一個舞臺,可以讓他施展拳腳。現在,他擁有了。

    這對于賀北凡來說,是一個無比珍貴的機會。

    所以,即便累得拖了幾層皮,即使每天站立幾個小時,唱得大汗淋漓,對北凡來說無所謂。

    “再唱一首,再唱一首。”底下的人群騷動著。

    賀北凡賣力地唱著,汗水一層又一層地從他臉頰冒了出來。

    直至酒館快要打烊,他才停了下來。

    “不錯呀,小伙子,今天辛苦了。”陳老板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辛苦,這是我應該做的。”賀北凡擺了擺手。

    他們走到吧座前坐下了下來。

    “小伙子,你看你來這么長時間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賀北凡。”

    “賀北凡,看著你很年輕呀。為什么你沒有完成學業,而是選擇在酒吧唱歌呢?”

    陳老板似乎感到自己問的有些直接,又補充說道:“當然,如果你不想說也可以。”

    “因為我喜歡。”少年頗為坦率地望著面前的男人。

    “喜歡。難道僅僅是因為你喜歡?”陳老板反問道。

    “嗯。”北凡點了點頭。

    “喜歡,這就足夠了。

    我熱愛音樂,我把在酒吧駐唱看做一種享受,這并非只是維持生計的手段,它更是我的生命價值所在。

    相反,學業只是我謀求生存的手段而已,它無法給予我快樂,又何談自我價值的實現呢?”

    “北凡,那你有想過你今后的人生規劃嗎?”

    “想過。做自己的音樂,做唱片專輯。″

    “不錯,你是個很有想法,有抱負的小伙子,我看好你。”

    “謝謝。對了,老板我該回去了,我再不回去,我飯店的老板該擔心了。”

    “你飯店的老板?”陳老板有些驚訝地望著他。

    “對啊。”北凡點了點頭。

    “你不回家呀?”

    “噢,我已經離開家很長時間了。

    白天在飯店工作,晚上就睡在那里,那就是我第二個家。”賀北凡解釋說。

    “那你想家嗎?”陳老板追問道。

    “我想。但我不能回去。”北凡的眼睛有些泛紅。

    “為什么呢?他們一定很想你。”

    “因為我的夢想不允許我這樣做。”少年無奈地搖了頭,站了起來:

    “陳老板,我必須走了,不然磊叔他們該擔心了。”

    說著,賀北凡向陳老板揮了揮手,走出了酒吧。

    北凡剛走出酒吧的門口,又了拼了命地向飯店的方向沖去。

    快跑到飯店時,少年已然氣喘須須。

    偌大的街道,他獨自一人瘋跑。

    除了頭頂的路燈陪伴著他,少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

    整整幾條街的店面.都打烊了,唯有街角的那家飯店還亮著。

    不知為何,北凡看到店門口的燈光,淚水奪眶而出。

    在這樣黑暗的夜,如果有一個人愿意為你留一盞燈,愿意等你回家,便是莫大的幸福。

    賀北凡感到雙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他絲毫不帶喘息地向前跑去。

    北凡剛剛走到飯店門口,迎面而來的是一張慈祥而略帶疲倦的臉。

    “北凡呀,你終于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么事呢,把我著急的。”

    “磊叔,我這不是回來了嗎,能出什么事呀?”賀北凡大口地喘著氣。

    “孩子,你怎么喘得這么厲害呀?來,快坐在下休息會兒。”

    磊叔說著,安撫下賀北凡,又忙著給他倒了杯茶水。

    “磊叔,我這不是怕您擔心嗎?”北凡略有愧疚地說。

    “這孩子,真懂事,還怕我擔心。

    北凡呀,記住。以后要是晚了,不要跑,走回來。

    .都唱了幾個小時了,跑回來多累呀,你看看你汗出的。

    晚了,你就走回來,無論多晚呀,我都會等著你。″

    說著磊叔又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晚上沒吃飯,餓了吧?想吃什么,磊叔給你做。”

    “磊叔”,北凡低下頭去,小聲抽泣著,“您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嗨,都是大小伙子了,你哭什么呀?”面對北凡的眼淚,磊叔有些不知所措。

    “您知道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您會等著我回家,關心我的饑飽。

    .就連我的母親也從未有過。”北凡小聲地嗚咽著。

    “好了,北凡,不哭。你也是我見過最爭氣的孩子。”

    .男人溫暖的大手落在了少年的肩膀上,給予他力量。

    “我去給你做飯去,做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你坐在這里休息一會兒。”

    說著,磊叔就走進了后堂,“我這是怎么了?”

    男人感到自己從未像現在這般慈愛,他從未像這般喜歡過一個孩子。

    看著北凡的眉宇,他仿佛像是看見了年輕時的自己,倔強,無畏。

    從北凡的身上,磊叔甚至體會到了做父親的快樂。

    年輕的時候固執叛逆,覺得孩子就是累贅

    而他現在又多么想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

    他愿意疼他,愛他,陪他走過人生的旅程,但卻沒有。

    在不知不覺中,這個中年男人的眼眶也濕潤了。

    油煙味浸在他的鼻孔,讓他忍不住打了兩個噴嚏。

    菜炒好了,磊叔熄了火,把菜端了出來。

    “吃吧,好孩子。”說著,他把菜端到了北凡面前,又將筷子遞給了他。

    北凡真的餓了,他大口地咀嚼著,將淚水與飯菜一起咽進了肚子里。

    “孩子,我給你說個事唄。”男人的話剛出口,又像是些猶豫的樣子。

    “沒事,磊叔,你說什么事?”

    “北凡,你看。

    .我郭磊,人到中年了,無兒無女,一個人很孤單,我也很想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你呢,還這么年輕,離開家,又沒有人幫你。

    .你還要自己出來闖蕩,下個雨,連個替你撐傘的人都沒有。

    但我郭磊可以呀,我可以等你回家。你出了事,我可以保護你。

    雖然,可能我郭磊也沒有什么本事,但我支持你的音樂夢想。

    可能,我也幫不了你什么,但有個人幫你也沒有什么不好的。

    所以,孩子,我想問問你,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兒子?

    如果你愿意,我會竭盡所能去幫助你,我很開心能夠體會到做父親的感覺。

    當然,我尊重你的個人意愿,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會強求。

    畢竟,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可以嗎,孩孑?”郭磊的心里非常忐忑。

    淚眼朦朧中,北凡小聲地嗚咽著,“爸,你做飯真好吃。

    我很幸福,有這樣一個愛我的爸。”

    在那一刻,時間彷佛靜止了。

    似乎填補了少年腦海里愛的空白。北凡似乎從未喊過誰“爸爸。”

    自打他出生,就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

    他都不知道那個男人長什么樣子,他高還是矮,是否和面前的男人一樣寬厚仁愛。

    “北凡,我的孩子,謝謝你。有你這樣的孩子,我也很幸福。”

    男人以手捂面,落下了幸福的眼淚。

    “睡吧,孩子,這么晚了。也該回房間休息了。”

    “那您去休息吧,我等會兒就去。爸,晚安。”北凡有些激動。

    “那我去睡了,孩子那你也早點休息。”

    看見郭磊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賀北凡走到了柜臺前,從上面拿下來一個筆記本。

    那把吉他雖然被放置在角落里,少年卻依舊視他如珍寶。

    北凡小心翼翼地把吉他從柜子上拿了下來,生怕失手摔壞了它。

    少年獨自一人坐在大廳里,用筆在本子上寫著什么。

    一邊彈,一邊唱著,不時在筆記本上修改著。

    不知過了多久,郭磊從房間出來上廁所,看見少年仍抱著自己心愛的吉他彈唱著。

    “北凡,北凡,這么晚了,你怎么還沒睡呀?”郭磊向少年走了過來。

    “沒關系,爸,您睡吧!我真的不困。”

    “這怎么能行呢?仗著自己年輕就天天熬夜呀,身體不要了?”

    郭磊倒了一杯牛奶,又放在微波爐里加熱了一會兒,放在賀北凡面前:

    “喏,牛奶,趁熱喝了吧。”

    “謝謝爸。”北凡有禮貌地回答道。

    “謝什么呀謝?咱們倆什么關系呀?都認我是你爸了,還客氣什么呀?

    哪有兒子喝老爹的牛奶還說謝謝的。″

    “爸,您睡覺去吧。”

    “我不睡。我看看我兒子在寫什么?”說著,他望著筆記本上的樂譜。

    “北凡,你在寫什么,我怎么看不懂呀?”

    “我在譜曲呀!”

    “你小子就是有才,才這么年輕,就會譜曲了。”郭磊贊嘆道。

    “爸,如果您不睡的話。我唱給您聽吧。”

    郭磊拍手叫好。

    小小的飯館,飄溢著少年富有磁性的聲音:

    “當我第一次遇見你,窮困潦倒。

    你的一碗人間煙火,點燃了我的希望。

    在這個世界上,你為我亮了一盞燈。

    你說,我是你見過最有出息的少年。

    而在我眼里,你是人世間最慈愛的父親。

    我是最落魄的人,一無所有,流浪街頭。

    我是最幸福的人,一無所有卻擁有你的愛。

    你是我雨天的一把傘,在小小的空間里給予我無語倫比的溫暖。

    你是愛的養料,填補了愛的空白。”

    第二天清晨。“北凡,北凡,起床嘍,太陽都曬屁股了。”郭磊敲了敲賀北凡房間的門。

    見半天也沒有動靜,郭磊有些擔心了,他扭開了房門。

    北凡面色蒼白,虛弱無力地躺在床上,卻又掙扎著要坐起來的樣子:

    “好的,爸,我起來了。”

    他的嗓音沙啞得讓郭磊聽得似懂非懂。

    “北凡,你的嗓子怎么了?你是不是感冒了呀?”

    “應該是吧,我感到嗓子很疼。”北凡沙啞的聲音讓人感到可怕。

    “北凡,爸不應該叫你,你要不舒服,就繼續睡吧。”

    郭磊說著,走過身去,想要給他蓋好被子。

    男孩艱難地擺了擺手:“沒事的爸,我可以的,店里還有那么多活等著我干呢。”

    說著套上了衣服,就要下床。

    “北凡,北凡。”郭磊按住了他,“聽話,好好休息,店里不缺人手。”

    “爸。”北凡掙脫了他的手,“我可以的,這點病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我要因為生病就不再工作,我又該如何養活自己?”

    “可是……”郭磊好像還想多說些什么。

    北凡便打斷了他:“沒什么可是的,爸,我該干的活一項也不會少。”

    說著,北凡穿上了帆布鞋,向樓下的大廳走去。

    “唉,這孩子。”郭磊輕輕地嘆息道。

    男人感到自己的心里特別不是滋味,他希望北凡把這里真正的當做自己的家。

    而北凡嘴上雖然答應了,卻顯得與他生分些。

    他愿意照顧病中的男孩,而北凡卻過于獨立,不肯依賴任何人。

    北凡走到洗手間,用涼水洗了把臉。他望著鏡子中狼狽不堪的自己,自言自語道:

    “賀北凡,我要你振作一點。這點小病算什么,我要你挺過去。”

    想著他完全不顧嗓子的疼痛,開始干起活來。

    北凡甩著拖把賣力地拖著大廳的地板,一層層的汗珠從他的臉頰上滲了出來,砸在了地板。

    他感到自己的嗓子廢了,疼到他無法開口說話。

    但北凡卻無暇喝口水。

    他正拖著,拖把猛地被搶了過去。

    “聽話,坐位子上,把桌子上的那杯熱牛奶喝了。”郭磊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賀北凡原本還想說些什么,卻心有余而力不足。

    “嗯,快去吧,孩子。”郭磊又重復道。

    北凡在飯桌前坐了下來,頭上的汗水仍在不停地向下落。

    他端起了桌上的牛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奶香撲鼻。

    他不顧嗓子的哭嚎,貪婪地往下吞咽著,眼看杯中的熱牛奶還剩下小半杯。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晚風殘》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