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天王挑戰

    玄霄停頓一下,繼續說道:“在下今夜反正是為踐約而來,遲早必須動手作一了斷,尊駕既然現在想要動手,那更好,我們就免去客,各憑所學一分高下,反而比較痛快!”

    玉尺天王聞言,也就不再管少婦不許,形一轉,跨前兩步,面對著玄霄哈哈一笑道:“玄少俠快人快語,誠然不愧是武林俠義,實在令人心悅折服!”

    說著,探手入懷,白光一閃,右手上已握著一柄兩尺長玉尺,朝玄霄一拱手,說道:“玄少俠請亮兵刃賜招!”說罷,目注玄霄,等待玄霄亮出兵刃動手。

    少婦見狀,兩條秀眉更皺了,在她心中甚是有數,玉尺天王唐文彬的玉尺招式雖極精奇詭絕,但決非玄霄之敵手,而唐文彬如此自不量力,一定要與玄霄動手,她心中頗不高興!

    豈只是不高興,而且很是生氣!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憤恨來得確當!

    她憤恨的什么呢?為了唐文彬自不量力?沒有經過她許嗎?

    不是!絕對不是!

    因為少婦心里另有深意,而這深意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玄霄俊目神光電閃般地掃視了唐文彬手中的玉尺一眼,忽地微微一笑道:“實在很抱歉,在下自離開師門下山以來,上從未攜帶過兵刃,今夜也是一樣,不過……”

    說著,略頓又道:“尊駕請盡管施展玉尺絕學奇招,在下當以一雙掌奉陪就是!”

    在場的人,誰都看得很清楚,玄霄背上明明斜插著一柄沒有劍鞘,用黑布包纏著的長劍,卻說上沒有攜帶兵刃,要以一雙掌接斗玉尺天王的玉尺,這不但是膽大狂傲之極,而且根本沒把玉尺天王放在眼里,簡直欺人太甚!

    玉尺天王面色不微微一變,但他是個脾險沉靜之人,面色雖是微微一變,旋即嘿嘿一聲笑道:“小子!你是瞧不起我玉尺天王唐文彬是嗎?”

    玄霄劍眉微微一揚道:“尊駕這話不嫌太過分嗎?”

    玉尺天王沉聲說道:“那你為何不亮兵刃?”

    玄霄冷冷地道:“在下不是已經說過了,自從下山以來都沒用過兵器。”

    唐文彬冷哼一聲道:“你真的沒有攜帶兵刃?”

    玄霄點點頭道:“小生從不說謊!”

    看到玄霄裝傻的樣子,唐文彬一聲冷笑道:“那你背后何物?”

    玄霄摸了后之物道:“寶劍啊!”

    玉尺天王嘿嘿一聲冷笑道:“小子!你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欺人嗎?”

    說著,陡地厲聲喝道:“小子!亮劍吧!”

    玄霄依舊氣定神閑地微笑著道:“尊駕是不是有點強人所難了,這柄劍雖然背在在下上,但卻非在下之物,在下如何能妄自使用它!”

    說著,右臂忽地反

    探,手腕輕輕一震,立見黑布片片碎落,現出一柄冷氣森森,寒芒bī)人的長劍。

    “啊……”

    那紫衣少女一見這只劍,口中立時發出了一聲驚喜的呼。

    玄霄望著她朗聲問道:“姑娘!這把劍是你的嗎?”

    紫衣少女點點螓首道:“是的!”

    玄霄又道:“既然這是姑娘之物,現在就物歸原主,還給姑娘,請姑娘接住!”

    話落,寒光一閃,長劍已經脫手擲出,劍柄朝前,出手極有分寸地朝那紫衣少女投擲了過去。

    紫衣少女一見,連忙伸手接住,一雙秋水似的明眸,驚喜地望著玄霄感激地一笑,聲說道:“謝謝你啦,少俠!”

    玄霄朝她點點頭,微微一笑,忽地轉向玉尺天王說道:“現在尊駕可看見了沒有?”

    玉尺天王嘿嘿一聲笑道:“既然如此,老朽就在掌上向你討教幾手絕學好了,免得老夫勝了你,說是恃仗著兵刃取了巧,你心中不服!”

    說著,便將玉尺往懷中揣起。

    玄霄見狀,急忙搖著手道:“依在下看,尊駕還是用兵刃比較好!”

    玉尺天王雙睛一瞪,精芒電地沉聲說道:“你真要憑一雙掌斗斗老夫這根玉尺!”

    玄霄眉頭一皺,問道:“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玉尺天王笑地點點頭道:“你自信能接得住老夫手中玉尺的四十九招嗎?”

    玄霄冷冷地說道:“四十九招便能嚇倒人嗎?”

    玉尺天王喝道:“小子!你好狂的口氣!”

    “狂!”玄霄陡地哈哈一聲大笑道:“在下還要再說一句狂話給你聽呢,四十九招你盡管施展,在下決不還手,自第五十招開始,三招之內,這柄玉尺如果還在你手中,我玉面飛龍便從此在江湖上除名!”

    玉尺天王唐文彬在這柄玉尺上,可是有數十年苦功,不但招式精奇,變化詭異,而且火候極高!

    玄霄竟敢狂言要在第五十、五十一、五十二三招之內,將他手中玉尺奪出手去,這種口氣實在太過狂妄,太過駭人聽聞了。

    然而,玄霄若不是已估計出他的武學功力,有成竹,具有十二分的自信把握,必勝的信念,怎敢如此托大!

    玄霄話聲剛落,玉尺天王已是中憤怒萬分,立時猛地一聲怒喝道:“好小子!你竟敢口出這等狂言,目中無人,老夫今夜要不將你敗于手中玉尺下,也就枉稱玉尺天王了!”

    怒喝聲中,玉尺又已掣在手中,形陡塌,進步欺,暴喝道:“接招!”

    話未落,招已出,玉尺一招“量天定位”,疾馳而出,戳天庭,左手倏出,拼指如戟,疾點小交。

    掌尺兼施,招式穩捷狠辣,火候果然不凡!

    這玉尺天王唐文彬掌

    尺并施,點天庭,戟交,招式狠辣,迅捷絕倫地直朝玄霄攻到。

    而玄霄卻依舊氣定神閑地站立當地,紋風不動,對玉尺天王風馳電掣般攻到的掌尺竟似視若未睹。

    唐文彬見狀,心中不暗罵道:“好一個膽大無知的小狗,你功力武學縱然絕世通神,也不應這等狂妄,輕視老夫這掌尺齊施的招式威力……”

    他心中暗罵未已,掌尺招式已遞到玄霄兩處要距離只在數寸,眼看掌尺即將遞實在玄霄上!也就在這距離數寸之際,陡聞玄霄口中一聲冷哼,眼前人影一閃,掌尺招式便已同時走空!

    只見玄霄站在左邊五尺開外,仍舊氣定神閑,正微笑地看著唐文彬,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玉尺天王唐文彬心中不一凜!因為玄霄飄閃避出五尺以外,他除了覺得眼前人影一閃,對方使用的是一種什么法,他這樣的高手,竟然沒有看得出來

    豈只是他沒有看得出,連旁觀者清的,除了五毒教主約略看得玄霄的這種閃避法,頗似“大挪移”上乘輕功,而又覺得有點不像外,烈火,鐵笛兩個天王人物,也都是照樣沒有看出來?

    至于其他的那些少女,一個個雖都懷不凡武學,但火候畢竟相差太遠,當然就更不用談了。

    前書中已經交待過,玉尺天王唐文彬雖然名列四大天王末座,但卻數他武學功力最高,為人也極鷙毒辣,不但其他三個天王凡事均都讓著他三分,即連那少婦五毒教主,對他也稍存著顧忌!

    因為這樣一來,才于無形中養成他一副狂妄不可一世,桀傲不馴的個!

    不過,五毒教主對他的顧忌,倒非因為他的武學功力高深,而是另有因素。

    其實,若論武學功力,五毒教玉尺天王要高出一籌,足以克制住他,只是因為某種因素,她不愿,也是不便開罪他。

    否則,她為一教之主,既使已經另有深意,不與玄霄結仇為敵。

    唐文彬向玄霄挑斗,她是面露慍色,心中氣恨他的無理,但為何不直接出言攔阻,竟容忍著任由他和玄霄動手呢?

    至于五毒教主對他為何這般容忍,到底是何因素?

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傲世驚鴻》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