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暗香殘留

    “袁導。”孫邵平輕輕地拍了拍袁柯敏的肩膀。

    正在跟宋雨霏講戲的袁柯敏,下意識地回過頭。

    一看是孫邵平,她驚訝,連忙站起:“孫導,你怎么有空過來?”

    她跟孫邵平是老相識了。

    雖然平日里交集不多,但因為都是電視圈內的大導,在各種圈里圈外的會議典禮上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彼此也算是面熟。

    孫邵平跟袁柯敏握了握手,直言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是來找人的。”

    他迫切地想見顧洲。

    “找人?誰啊?”袁柯敏問。

    “你們劇組里是不是有位叫顧洲的器樂大師?”

    “顧洲?你找他?”

    “對。”

    “他在后面花園里歇息呢,我帶你過去。”袁柯敏領著孫邵平走向后花園。

    邊走,她邊問道:“你剛才說他是什么大師?”

    “器樂。我今天收到了他的兩首歌,聽完以后特別特別喜歡。戲一拍完,我就急急忙忙從象山那邊趕過來了。還是你們劇組忙啊,都這點了,還在加班加點。”

    “沒轍啊,這公館是文化保護單位,租金貴著吶,每天幾十萬,花錢如流水,還不讓長租,只能加班加點地拍。”

    “民國戲?”

    “嗯。”

    “諜戰?”孫邵平知道袁柯敏很擅長拍諜戰戲。

    “不是,就是講民國一個大家族的興衰史。”

    “哦~哪個家族?”

    “虛構的,編劇就是顧洲。”

    “他還是編劇?”孫邵平詫異。

    “嗯,他不僅是編劇,還是我這劇的主演。”袁柯敏隙笑。

    這陣子跟顧洲接觸相處下來,她對顧洲很是滿意。

    愛屋及烏,連帶著陸清薇跟鄭萌,她都非常喜歡。

    孫邵平則是愕然沉思。

    又是編劇,又是演員,還能譜曲寫歌!

    講道理,這樣的能人,既然在電視圈混,他應該多少有聽說,甚至接觸過。

    可他回想了下,并想不起有這么一人啊。

    難不成他這些年潛心于雕琢《大秦山河》這劇,已經落伍成這樣了?

    他愈發地想快點見著顧洲。

    言談間,二人已是來到了后花園。

    “顧洲。”袁柯敏沖著正躺在藤椅上休憩的顧洲,喊了一聲。

    顧洲聞言,睜開眼側頭一看,見是袁柯敏喊他,急忙起身:“又到我戲了?”

    邊說,他邊整理了下衣著,準備上鏡。

    “沒呢,是孫導找你。”袁柯敏帶著孫邵平走到了顧洲面前。

    孫邵平見著顧洲的面容,頓時驚愕!

    衣冠楚楚,溫文爾雅!

    居然是個豐神俊逸的年輕人!

    可在他的預想中,顧洲怎么都該已年過而立啊!

    甚至有可能是頭發花白的老一輩藝術家!

    他覺得這個顧洲,肯定不是他想要找的顧洲。

    但他還是彬彬有禮地向顧洲伸手致意:“你好,我是孫邵平。”

    “您好,我是顧洲,久仰大名,孫導。”顧洲笑著伸手回應。

    “請問……你是《滾滾長江東逝水》,跟《向天再借五百年》的作者么?”孫邵平遲疑問。

    “是。”顧洲點點頭。

    “你真是?”孫邵平驚詫,他還以為顧洲會否認來著。

    誰想,此顧洲還真就是寫歌的彼顧洲!

    這……

    孫邵平滿心不可思議,握著顧洲的手,都頓了住,遲遲沒有松開。

    “是的。孫導,你覺得那兩首歌怎么樣?能入您眼不?”

    “能!能得很!我就是專門為你的那兩首歌趕過來的。失敬失敬,我沒想到你竟然這么年輕。”孫邵平怔怔回神,心中感嘆萬分。

    長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換舊人!

    想不到,新一代的年輕人,都快登堂入室了。

    “呵。”顧洲平和一笑。

    孫邵平頓了頓,道:“既然你是作者,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我呢,最近在拍一部歷史電視劇,叫《大秦山河》。

    我想買你這兩首歌作為我電視劇主題曲跟片尾曲的使用權,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之前已經拍過好幾部電視劇,可能你有看過,比如《大漢帝國》。”

    他并不知道顧洲對他有多少了解,只能自報家門以增加些談價的價碼。

    “沒問題,市場價吧,兩首歌一百萬,孫導您覺得怎么樣?”

    電視劇使用權只是一個授權,價格本就不高。

    賣多賣少,顧洲也并不是很在意。

    一如好馬配好鞍,好歌也要配好劇,孫邵平的劇向來水準極高,他并不想獅子開大口。

    反正像這種電視劇主題歌,真正的收益大頭,在于銷售分成。

    作為詞曲作者,乃至制作人和版權方,他的分成要占大頭。

    “行,那合同?”

    “合同就得麻煩您找個時間到我公司簽了。”顧洲給孫邵平遞過一張自己的名片。

    孫邵平看了眼,將顧洲跟清洲娛樂牢牢地記在了心里。

    袁柯敏此前提起過顧洲還是編劇跟演員,那他未來跟顧洲會有其它方面的合作也說不定。

    見二人談完話,袁柯敏笑著開口:“顧洲,我算是知道你這幾天為什么精神萎靡了。

    我還以為你是拍戲太晚,又要跟清薇回家折騰,累的。

    原來你還在搞外快。

    你們做老板的就是不一樣啊,四面開花,一刻都閑不住。”

    “演戲、寫歌,都是我的工作嘛。承蒙大家厚愛,有工作,我當然得做。”

    “那你不幫我們自己這劇寫首歌?”

    “我有寫啊。其實我早寫好了,就是我們這戲都才剛開拍不久,我就沒急著拿出來。要不,您現在聽聽?”

    顧洲拿出手機。

    《金粉世家》這劇的主題曲跟片尾曲的,他早制作完成了。

    主題曲《暗香》,片尾曲《讓她降落》,他都有存在手機里。

    “先聽聽主題曲吧。”

    顧洲找到《暗香》,點擊播放。

    悠揚的前奏過后,顧洲的歌聲傳出:“

    當花瓣離開花朵,暗香殘留~

    香消在風起雨后,無人來嗅~

    如果愛告訴我走下去,我會拼到愛盡頭!

    心若在燦爛中死去,愛會在灰燼里重生,

    難忘纏綿細語時,用你笑容,為我祭奠……”

    秋夜,冷風習習,空氣中浸潤著濃重的涼意。

    而《暗香》一出,本就清寂的后花園內,頓時更添幾分蕭索悲涼。

    這一刻,在場的每一個人,心頭都縈繞起絲絲傷情。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暗香~

    殘留。

    (我是一個不太愛較真的人,特別是在我自己寫的書上,大家怎么看,我都能接受。

    畢竟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說好說壞,我心中自有一桿秤。

    不過,還是想說說昨天那章。

    三句歌詞,第一句“鐵騎錚錚”我沒改,問大秦有沒有蹄鐵的,我能理解,也可以和和氣氣地給個回饋。

    但罵毒,說我腦筋死板都不知道改一下的,我想反杠一句,鐵騎錚錚是化用自鐵骨錚錚,難道在你眼里,鐵就只能是個名詞?

    這評論我刪了,希望這位看官,以后思維能靈活一點,不要太拘泥于字眼。

    第二句,我改了,又說我亂改。

    我承認改得水平不咋地,不過,我自個還是挺滿意的。

    不改是死板,改是瞎來,我太難了,幸好我是個念頭通達的人。

    寫這么多,其實就是想求個推薦票,謝謝大家O(∩_∩)OO~。)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