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差點嚇尿

    慕容金山作為一個習武之人,感官自然是很敏銳的。

    感受到葉青身上所散發出的殺意之后,慕容金山整個人都是打了一個激靈。

    哪怕是以他的實力,都很難散發出如此可怕的殺意。

    而眼前這個葉青,才二十幾歲啊!他居然就能釋放出殺意了?而且,慕容金山能感覺到,葉青這殺意,只是他在心中不爽的時候,下意識散發出的,也就是說,是不做作的殺意,是融到骨子里的殺意!

    這家伙,以前到底經歷過什么?

    慕容金山原本覺得,殺意啊殺氣什么的,都是小說里和電視里,為了渲染氣氛,所設計的一種方法。

    直到今天,他才深刻的明白,那些都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比如身居高位的人,如他們武協會的會長,哪怕什么都不做,身上都會散發著一種讓人望而生畏的氣質。

    但很顯然,在諸多氣息當中,殺意一類的氣息,是最難行形成的,因為只有殺過人的人,才能擁有這樣能令人畏懼的氣息!

    如果不是帶著艱巨的使命,如果不是覺得現在是法治社會,這葉青應該不敢亂來……

    慕容金山真想落荒而逃啊!

    但是他不能!

    慕容金山深吸一口氣,“葉盟主!雖然你讓我走,但是我一定要說完!我不是來宣戰的,也不是來示威的,我是來示好的啊!”

    慕容金山語速很快的說道。

    也就在這時,那股籠罩著他的殺意,消失了。

    這讓慕容金山松了一口氣,同時也突然想明白會被葉青誤會的根源在哪里了——那就是因為他的賣關子。

    如果一開始他沒有故意說什么趙虎怎樣怎樣,而是先表達自己的善意,或許就不會有后面的事情了!

    這個毛病得改改啊……

    葉青微微皺眉,“省武協會是來示好的?”

    “對!我是來表達善意的。”

    “哦,不應該啊。”葉青依舊皺著眉頭。

    慕容金山疑惑的道:“葉盟主,什么不應該啊?”

    “既然你是來示好的,你咋也不帶點禮物?我也不挑,就你們天城的一些特產就行了。畢竟你也知道,我葉盟現在家大業大的,但收入卻很少。我養活樓下那幾個小崽子,可是很辛苦的。”葉青道。

    慕容金山嘴角一抽。

    他感覺眼前這個葉青,就是一個奇葩!

    先前那種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就把他一通誤會,整的他提心吊膽的事情就不說了。

    就說現在吧,誰規定示好就得帶禮物了?又不是祝賀和拜壽,帶什么禮物啊?

    葉青見慕容金山不說話,又道:“不帶禮物也行,要不,你隨點禮?”

    “我——”慕容金山聽到葉青這話,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直接就給過去了。

    慕容金山對葉青已經徹底的無語了。

    這家伙見他沒帶禮物來,居然讓他隨禮?

    要是慕容金山每去跟一個人表達善意,就隨點禮,那么不出幾天,慕容武館全員都得吃土去了!

    葉青撇撇嘴,“看來,省武協會誠意不夠呀。”

    慕容金山已經徹底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不給禮物,不隨禮,就是沒有誠意?

    天呢!

    這個葉青到底是哪里來的活寶啊?如果不是來前做過調查,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貨真價實的葉盟盟主,慕容金山都覺得是葉盟隨便派了個人,來刁難他的了。

    這人怎么這么不按套路出牌?

    慕容金山使勁的揉了揉太陽穴,“葉盟主,非要說禮物的話,我還真帶著一份禮物來。”

    “哦?”葉青面露好奇。

    慕容金山決定把三省問武的事情,告訴葉青。

    而按照他原本的打算,其實是準備等確定葉青愿意接受武協會的好意之后,再把這個消息,告訴葉青。

    畢竟三省問武,對武協會而言,也算是個大秘密了,豈能隨便就說出去呢?

    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要是他不把這個事提前說出來,恐怕葉青都不會跟他談!

    這樣一來,葉盟就將與省武協會交惡。

    而這可不是會長他們想要看到的!

    會長一定會給他扣一個辦事不利的大帽子的。

    慕容金山組織了一下語言道:“葉盟主,請你放心,這絕對是一份大禮!不過,在交代這個禮物前,我得先說說我來此的目的。不然,不太好解釋這個禮物。”

    “那你說吧。”葉青靠在沙發上,做出了一個洗耳恭聽的姿勢。

    慕容金山心底不由升出了一抹得意之色。

    剛剛,就在他準備把三省問武的事情,一股腦的給全盤托出的時候,腦子里卻是突然靈光一閃,便有了如上的對話。

    而葉青在聽了他所言之后,果然不再先過問禮物的事情了!

    這讓慕容金山,怎能不得已?畢竟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被葉青牽著鼻子走啊!

    慕容金山微笑道:“葉盟主,其實我此來,是來談合作的!”

    “合作?”葉青面露訝然。

    對于省武協會的來意,葉青曾作出諸多猜測,但卻唯獨沒有想到合作這一層。

    但葉盟和省武協會,有什么好合作的地方呢?

    葉青道:“據我所知,葉盟和省武協會,在其職能上,屬于兩個對立的個體。好像我葉盟,也沒什么能和武協會合作的吧?哦,你的意思,莫不是對云城武協會太失望,想讓葉盟幫你們管理云城武界?”

    想得美!

    慕容金山在心里這么想著。

    要是你葉盟歸順省武協會還有可能。

    慕容金山在心里吐槽完,嘴上說道:“葉盟主,跟云城武協會沒關系了。請你聽我把話說完!”

    “好,你說。”

    “是這樣的。太山省、西山省、東山省三個大省,每過幾年,就會舉辦一次三省問武!那么這個三省問武是什么呢?通俗來講,就是三個省,各自派出其精銳,進行比武。而三省問武的總冠軍,將能拿到來自于全國各地,頂級富豪的贊助!同時,也有非常大的幾率,被那些強大的宗門、勢力所看重,從而成為其附屬。”

    “哦,懂了。那你所謂的合作,就是邀請葉盟,與你們省武協會聯手,一起參加這個什么三省問武?”葉青問。

    慕容金山一臉贊賞的道:“跟聰明人講話,就是輕松!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葉盟主,不知你有沒有興趣?即便我們無法取勝,一樣能拉到諸多贊助!并且如果表現良好的話,被強大宗門勢力收為附屬的幾率也很大!”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至尊狂兵》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在家上网赚点小钱 四川金七乐电视走势图 山西11选五遗漏走势图 九游app老版本下载 重庆农场幸运农场网站 申城棋牌2.0 山西11选5任二遗漏 江苏网上挣钱软件 黑龙江体彩6加1开奖号 海王捕鱼腾讯官网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手 证券投资基金考试网 19年海南环岛赛赛程 天津11选五一定牛 重庆幸运农场辅助软件 心水一点是什么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