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他是初窺巔峰

    伴隨著這話落,一名長得和大樹很像的青年,推開門,趾高氣揚的走了進來。

    這就是大風吹的二兒子,日向大鳥了。

    對于大鳥這態度,大風吹極為不滿意,正要呵斥兒子幾句,卻見大鳥看到了烏蘭,很不客氣的道:“哎呀!這不是烏蘭姐姐嗎?什么風把你給吹來啦?哦!原來父親他們是去迎接你的啊?抱歉哈,剛才我在打拳,沒時間接你。現在,我給你陪個不是了啊!”

    和日向大風吹和大樹不同,這日向大鳥言語之間,對烏蘭沒有丁點的尊敬,反而還帶著絲絲無禮。

    烏蘭也不是第一次來這兒了,對于這個大鳥是個什么德性,也心知肚明。

    不過烏蘭也是有脾氣的,如果一個人對善待她,她自然也會十倍百倍還之,但反之嘛……

    烏蘭淡淡的道:“哦,是你啊,好久不見。”

    大風吹和大樹,都是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烏蘭的不滿,都是有些生氣。

    大風吹直接一揮手,陰著臉道:“你立刻給我滾!”

    “什么?!”

    日向大鳥一瞪眼,一臉的不爽。

    不過大風吹終究是他的老子,而他雖然飛揚跋扈,但還是不敢跟他老子吵得,只是很不滿的嘟噥起來,“你讓我哥叫我來,現在又讓我滾?這叫什么事啊?哼!”

    說完,這大鳥就要走。

    大樹嘆了口氣。

    其實對于現在的情況,以大樹對大鳥的了解,早有預料,只是現場比他預料的還要惡劣了一些。

    單從這一點來看,讓大鳥和烏雞切磋,的確不合適。

    他連烏蘭都不尊重,還指望他能對烏雞留手?而且烏雞現在又處在那種自以為是的狀態,大鳥就更不可能留手了,因為大鳥最看不上烏雞這樣的人。

    可誰料。

    這大鳥還沒走出門,便見葉青道:“你就是日向大鳥吧?剛才你哥說了,只要打敗你,我就能參加武士大會了。所以,我現在就打敗你,放馬過來吧。”

    此言一出。

    室內頓時一靜。

    除了當事人葉青,以及見識過葉青本事的烏蘭之外,大風吹、大樹、大鳥,身上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愣神。

    尤其是大風吹和大樹,在聽到烏雞這挑釁的話之后,心臟都跳到了嗓子眼!

    太狂了!

    這個烏雞實在是太狂了!

    你一個初窺中期的武士,有什么資格這么狂?

    說難聽點,你就是個垃圾……

    這家伙肯定是被日向博古給寵壞了,不然怎么會這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在大風吹和大樹回過神來,想要制止大鳥的時候。

    大鳥已經臉色陰沉的轉身,一個箭步就躥到了葉青的身邊,一把揪住葉青的領子,手臂上青筋暴起,一臉猙獰的道:“八嘎!有種你再說一遍?”

    “我要打敗你,參加武士大會。”葉青淡淡的道。

    “八嘎呀路!”

    大鳥勃然大怒。

    早在來的路上,他其實就聽大哥說了烏雞的事了。也正是因為有了大哥的警告,剛才在聽到葉青的挑釁之語之后,他才沒有立刻就把這個烏雞給打個半死,而是先揪住了他的領子。

    媽的!

    區區一個初窺中期,裝什么大頭蒜啊?

    既然這個烏雞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他日向大鳥不客氣了!

    日向大鳥暴怒之下,雙手抓住葉青的身體,轉身便是使出了一個過肩摔。

    “不要沖動!”

    “住手!”

    大風吹和大樹都是大驚。

    對于這大鳥的實力,他們都很清楚,即便是在入道初期里,也屬于最厲害的那一撮人了。

    而這個烏雞,才不過初窺而已啊!

    別說初窺中期了,就是初窺巔峰,讓大鳥這樣含怒摔一下,就算不摔得粉身碎骨,也得摔個半死了!

    他們想阻止,可卻為時已晚。

    “完了,這事讓博古大哥知道,肯定要恨死我了!”大風吹忍不住哀嚎起來。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大風吹和大樹都呆住了。

    只見大鳥抓著葉青的身體,全身上下,都是青筋暴起。

    他想將葉青給摔出去,可不管他如何用力,葉青就是紋絲不動。

    這個烏雞,簡直就像是雙腳旱在了地上一般,讓人根本就挪不起來!

    大鳥含怒出手,嘗試了三四次之后,便是大汗淋漓了,“這不可能!”

    大風吹與大樹互相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摸一伙。

    這個烏雞,他做了什么?居然讓大鳥的過肩摔失效了,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一些吧?

    在大鳥繼續用力的時候。

    葉青伸出兩只手,輕輕的放在了大鳥的兩條胳膊上,隨后用力一抓,淡淡的道:“看來你這個過肩摔,也不怎么樣呢。”

    旋即,葉青雙手一用力。

    “啊啊啊!”

    日向大鳥的表情立刻變得面無血色,然后疼的哇哇大叫了起來。

    大風吹和大樹,都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所以哪怕大鳥臉色難看的痛苦嚎叫,他們一個作為其父親,一個作為其哥哥,都是忘了說點什么,反而在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鳥痛苦之下,極力的掙扎,想要擺脫這個烏雞。

    葉青松手了。

    大鳥直接因為用力過大,身體超前一沖,然后直挺挺的就趴在了地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這……”

    大風吹一臉不可思議。

    明明是大鳥要教訓烏雞,怎么到頭來,反倒是他兒子倒在地上啦?

    雖然一時之間,還沒想明白其中的道道,但至少有一點,不管是他,還是大叔,都想明白了,那就是這個烏雞……看來遠沒有想象的那么弱啊!這家伙,至少也得是初窺巔峰,而不是初窺中期。

    這然大樹臉上有些發燒,因為他居然看走眼了!

    雖然察覺到了葉青的不凡,不過日向大風吹和日向大樹,卻是滅有把葉青往更強的實力去想。

    一來葉青太年輕,二來也沒聽過這號天才,三來則是因為,大鳥雖然是個入道初期,身體素質要比烏雞強很多,但這并不代表大鳥的力氣就很大啊!

    如果這個葉青天生神力,那么未必就不能在角力上,贏了大鳥!

    何況,剛才的一切,都屬于突然襲擊,而大鳥一開始顯然也沒把烏雞放在心上,自然也不可能全力出手。

    在這樣的情況下,烏雞面對比自己強的大鳥,肯定會全力出手。

    初窺巔峰的力量,也不容小覷啊!

    于是,就造成了現在的情況,烏雞毫發無損,反而是大鳥很狼狽的摔在了地上。

    不過,就算烏雞是初窺巔峰,那也沒資格參加武士大會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至尊狂兵》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好彩1复式 正版蓝月亮二四六精选 追光娱乐3.9.2 广东26选5计划 山东11选5任五遗漏 带财神捕鱼的平台有哪些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免费电脑炒股软件 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多乐彩正规吗 上海哈灵麻将有规律 11选5任三神号配组 nba免费直播 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娱网棋牌大厅? 零基础学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