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煞孤星?

    弦月如鉤,璀璨的流星在夜空中一閃而逝,給原本寧靜的夜空,增添了一份神秘。

    此時鳳靈國安平侯府后院……

    “來人!將這煞星給我潑醒!”格局單調的房間內,發出一陣怒不可及的女聲。

    袁瑾寧迷迷糊糊的,瞬覺臉上一陣冰涼,刺骨的寒意迫使她強行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見她醒來,肖玟霜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喲!醒了?你好大的膽子,放走那野男人不說,竟然敢抗旨尋死,你這個煞星,想害整個侯府為你陪葬嗎?”

    腦袋暈乎乎的,一連串的陌生畫面在腦袋一閃而過,驚的袁瑾寧那清水似的瞳孔,露出一絲惆悵與憤怒。

    她居然穿越了!

    沒錯,此時的‘袁瑾寧’已經不是以前的袁瑾寧了,原主早就死在了那冰冷的湖泊之中,而自己…是來自現代隱閣第一殺手,因為意外死亡,沒想到一睜眼,自己居然又‘活’了過來。

    抬眸,便看到一位靚麗光鮮的女人站在自己跟前,手,下意識的撫上火辣的臉頰,柳眉微微蹙起。

    被親生父親強行灌下毒藥的原主,心灰意冷,投河自盡,可惜……終究是沒能“死掉”。

    “怎么?不理我?既然這樣,就讓我來教教你什么叫規矩!”肖玟霜見她不語,上前就抬手。

    卻在指尖即將觸碰到袁瑾寧蒼白的臉頰瞬間,手腕瞬間“咔嚓”一聲響。

    “啊!”肖玟霜淬不及防的一陣痛呼。

    緊接著“咚”的一聲,肖玟霜雙腳離地,身子飛出去老遠,四腳朝天的倒在地上。

    袁瑾寧目光如炬,一雙剪水的寒眸迸射出一股殺意。

    她好歹是侯府嫡女,一個從妾室上位的女人,竟敢這般折辱自己,她以為自己還是之前那個懦弱的原主嗎?

    肖玟霜震驚的被人扶起來,拖著脫臼的手腕,一雙充血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袁瑾寧罵道:“反了反了,你這賤人,竟然動手打我?”

    聞言,袁瑾寧秀眉一挑,動了動干裂的唇角,而后聲音沙啞道:“以下犯上,這是對你的教訓,我再不濟,也是侯府嫡長女,還輪不到你這個妾室對我指手畫腳。”

    肖玟霜何時見過這般神態的袁瑾寧,那渾身散發的寒意,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她是侯府當家女主,怎能被這樣一個賤人如此對待,當即對著身邊的人吼道:“你們都是死的嗎?大小姐無規無矩,還不好好教教她侯府規矩,免得嫁到王府,丟了侯府的面子。”

    語畢,房內的幾個丫鬟得令,跨步上前將袁瑾寧按住。

    怎料,那幾個丫鬟還沒近的了袁瑾寧的身,瞬間被踹飛。

    冷眸當即打量房里的所有人,殺意顯而易見。

    “不想死就給我滾。”她可不是那個草包原主,任人欺壓。

    “你……”

    肖玟霜見狀,氣的渾身顫抖,連帶著頭上的珠釵都隨之搖晃起來。

    “圣旨已下,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若敢再次尋死,我定會讓你那個賤丫頭生不如死。”

    聞言,袁瑾寧剔透的瞳孔閃過一絲輕微的波瀾。

    “若想我乖乖出嫁,現在就給我滾,不然我敢保證,你們的目的永遠達不到。”袁瑾寧渾身無力,此刻她只想趕緊將這些人打發走。

    “死丫頭,你懂不懂什么叫尊敬!?”肖玟霜那叫一個氣的。

    “你是個什么東西?一個小三上位的女人,有什么資格在這跟我大呼小叫?再不滾,我不介意卸了你另一只手。”袁瑾寧一臉不耐煩。

    見狀,肖玟霜咬牙,恨恨的瞪著她。

    “你們給我好好看著這個賤人,明日她若不乖乖穿上嫁衣,就先砍了那賤丫頭的手。”語畢,肖玟霜轉身跨出房門。

    房門被鎖上,袁瑾寧得了片刻安靜,坐在房里沉思。

    這原主是鳳靈侯府嫡女,原本是跟當今太子有婚約在身,奈何因為自小被冠上天煞孤星的罵名,皇帝便將自己賜婚給如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不近女色的攝政王。

    而她那個妹妹,也就是肖玟霜的女兒,就順利了成為了太子妃的人選,在明日與自己一同出嫁。

    而原主的生父為了讓原主成為聽話的棋子,強行灌藥,意圖暗中監視攝政王。

    思至此,袁瑾寧忍不住苦澀的勾起唇角,他們搶了原主的未婚夫不算,如今還逼迫原主嫁給一個被當今皇帝針對的攝政王,這不是存心要她不得安生么?

    沒關系,她既然來了,定會要曾經那些欺壓原主的人,一一償還。

    不就是嫁人么,又不是去見閻王,生命誠可貴,這一世,她定會好好的活著,至于體內的毒……對她來說小意思。

    翌日,袁瑾寧梳妝完畢,與袁靈舞同時從侯府出嫁。

    ……

    攝政王內院暖雪閣,一對大紅喜聯掛在新房兩邊的門框上,房內,無一處不是喜氣洋溢,搖曳的紅燭,繡著鸞鳳的錦被,貼滿大喜剪紙的桌案,將婚房照的如夢如幻……

    袁瑾寧披著紅蓋頭,端然的坐在房間里,心中盤算著,如何面對即將到來的素未謀面的丈夫。

    “王爺到!”

    門外,忽然響起一道清亮的聲音,袁瑾寧深吸一口氣,安然坐穩。

    聽著越漸逼近的腳步,喜帕下的容顏微微一動。

    秦淵奕身著喜服,居高臨下的望著眼前蓋著喜帕的身軀,深邃的黑眸涌上一層寒冰。袁恕那個老東西,想用一個女人牽制自己,未免太過天真了。

    大手一揮,袁瑾寧頭上的喜帕便落在了地上。

    袁瑾寧微愣,抬眸,入眼的便是一張美艷絕倫的五官,令人不禁心生思慕,還好,她不是花癡。

    四目相對,均是清冷無比,毫無感情。

    “看什么看?”袁瑾寧被看的有點不自然,主要是瞪的眼睛疼,最終轉移視線。

    新婚之夜大眼瞪小眼?閑的蛋疼?裝什么高冷!

    秦淵奕聞言,俊眉蹙起,望著那張天下幾乎少有的容顏,有那么一瞬間替她惋惜,惋惜她生在了侯府,惋惜她成為政治聯姻的工具。

    “跟本王玩欲擒故縱?”秦淵奕勾起袁瑾寧的下巴,一臉的厭惡。

    “一個被侯府遺棄,克死生母的天煞孤星,不知廉恥,妄想嫁進這攝政王府,當本王的王妃,你配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手机遥控麻将机 河北11选5玩法 王者归来捕鱼游戏 吉祥棋牌长春麻将下 …? 澳洲快乐8官方开奖 中通快递股票代码 香港免费平特四连肖 富狗棋牌? 黑龙江22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股票价格一下子暴跌 最准三半波中特料 姚记棋牌app下载可提现 河南22选5开奖第352期 炒股入门app 单双20码中特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