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殿下,請自重

    “殿下,我與王妃一同來請安,怎料,王妃一上來就對我有敵意,還弄傷了妾身。”

    “哦?”聞言,鳳裴炎看向一邊的袁瑾寧,只此一眼,便是移不開視線。

    早聽聞皇叔那個素未謀面的未婚妻,侯府大小姐有傾城之姿,卻是因為天煞孤星的命格,一直被養在深閨之中,今日一見,果然是絕美姿色。

    袁瑾寧將鳳裴炎眼中的神情,捕捉的一清二楚,隨即莞爾勾唇道:“殿下怕是誤會了,本宮只不過是與妹妹開了句玩笑話罷了,再說了,也不算是玩笑話,哪知道妹妹還當真了。”

    切,顛倒黑白?誰怕誰?

    “哦?本宮倒是想知道是什么玩笑話。”鳳裴炎饒有興致的看著她,確切的說,視線一刻都不曾離開袁瑾寧身上。

    “我也是無心之話,隨口一說,不過說的卻也是事實。我命不好,不像妹妹一樣,能嫁給太子這樣的人中龍鳳,難道還不許人家抱怨一句嗎?”

    袁瑾寧故意捏低了嗓音,惹得人渾身輕顫,連自己都忍不住惡寒了一把。

    對于袁瑾寧的話,鳳裴炎很是受用,尤其那酥酥軟軟的聲音,讓鳳裴炎心房之處,掀起一層柔軟的漣漪。

    這樣一個女子,嫁給皇叔真是糟蹋了。

    若不是她天煞孤星的命格,這樣的女人只能配得上自己。

    “你可是在怪你父親將你嫁給了我皇叔?”鳳裴炎上前一步,視線灼熱的看著她。

    袁靈舞感覺自己被冷落了,再次靠上去,還不忘嬌嗔一聲:“殿下,人家身上好疼。”

    鳳裴炎似乎沒聽到袁靈舞的話,一雙多情的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盯著袁瑾寧嬌羞的小臉。

    “父母之命,我又豈敢怪,只能認命罷了。”袁瑾寧小臉上可憐巴巴的望著鳳裴炎,表情甚是委屈惹人憐。

    一邊的袁靈舞眸子都快噴火了。

    “你放心,等除掉秦淵奕,本宮許你一世榮華。”鳳裴炎將兩人距離又拉進了一步。

    聞言,袁瑾寧心中一愣,除掉秦淵奕?這么狠?可是面色卻是做出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身子一個不穩,假裝要跌倒,鳳裴炎眼疾手快,將她扶住。

    “殿下~”袁瑾寧輕聲嬌嗔一聲,嬌滴滴的聲音聽得鳳裴炎心都酥了。

    袁靈舞在一邊嘔的那叫一個窩火,這個袁瑾寧,竟然敢當著她的面勾引太子?

    “傳言皇叔不近女色,你?”鳳裴炎欲言又止道,想問昨晚她跟秦淵奕可曾行閨房之樂。

    “這…外界都傳言,王爺喜歡男人,與我自然未曾……”聞言,袁瑾寧故作嬌羞的點點頭,給他一個定心丸。

    這下,鳳裴炎徹底心花怒放,放著這么好的美色在王府,卻是不能用,簡直暴殄天物。

    “殿下,請自重,她可是攝政王妃。”

    袁靈舞終于忍不住了,一把將袁瑾寧推開,袁瑾寧也不躲,順勢倒在地上。

    “你這是做什么,她可是你親姐姐,怎么說也是為我們辦事,別人不清楚,難道你也不清楚嗎。”見狀,鳳裴炎有點不悅的看向袁靈舞。

    “我……”

    袁靈舞當即語塞,卻又無處反駁,心中怒火中燒,即是知道袁瑾寧如今也算是為太子跟父親辦事,那就能公然的當著她的面勾引太子嗎?

    “殿下,莫要責怪妹妹了,是我自己沒站穩,殿下切莫跟妹妹生氣。”

    袁瑾寧徑自從地上起來,一臉愧疚道。

    這鳳裴炎對袁瑾寧的好感再度加深,人美心善,當初怎么就沒娶她呢。

    袁靈舞實在是一刻都不想多待,以皇后為借口,將太子拉走了。她真不敢保證,再這樣下去,自己會做出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來,袁瑾寧,你給我等著。

    袁瑾寧收起虛偽的笑臉,狠狠的惡寒了一把,呸,誰稀罕你。

    雖然自己討厭秦淵奕,但是要我幫你對付秦淵奕,做夢呢。

    不過能刺激袁靈舞,也不虧,她就喜歡看袁靈舞那一副看不慣自己,又拿自己無可奈何的樣子。

    御花園,秦淵奕望著袁瑾寧的背影,黑眸瞇成一條線,腦海里不斷回應著她方才的話。

    “王爺喜歡男人。”

    還真是恬不知恥,剛新婚,就與太子勾三搭四,還敗壞他的名聲,這侯府的家教簡直不堪入目。

    袁瑾寧來到宮門口的時候,便看到秦淵奕站在宮門口,修長的背影,襯的他地上的影子看上去惹人憐憫。

    也是,他那么高高在上的一個人,上要防一國之君,下要防奸佞小人,他的人生也好不到哪兒去。

    “王爺,我們走吧。”袁瑾寧走近道。

    秦淵奕頭也不回的鉆入馬車,不等袁瑾寧上車,馬車直接走了。

    什么情況?袁瑾寧腦袋瞬間出現三個問號。

    “喂,秦淵奕,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再不受待見,也不至于不帶她回去吧。

    “我不認識王府的路,走丟了,王爺可別來找我哦。”袁瑾寧對著馬車大喊一句。

    果然,馬車瞬間停住。

    “上車。”很快,馬車里便傳來秦淵奕的聲音。

    見狀,袁瑾寧得瑟的搖擺著頭鉆入馬車。

    車內,秦淵奕閉目養神,而袁瑾寧,就跟看傻子一樣看著邊上的人。

    晶亮的眸子不斷的轉動著,忽的,她湊近秦淵奕道:“王爺,你三十歲,怎么還不娶妻啊?”

    不是她八卦,而是外界傳言,他不近女色,她得確定一下,如果真的不近女色,有斷袖之癖,那她以后的日子就好過了。

    “本王不是在等你嗎?”聞言,秦淵奕猛然睜開黑眸,對上一抹俏皮的眸子。

    袁瑾寧沒有料到他會突然睜眼,這么近距離的與他對視,心“突突”的跳了兩下。

    “呵呵……”

    袁瑾寧尷尬的笑了一聲,回到座位坐好,斷袖就斷袖唄,有啥不好意思承認的,這年頭男男才是真愛。

    回到王府的時候已經是午時了,一進門就聞到了美味,當即快步走過去,準備開吃,早上到現在可是滴水未進呢。

    “誰允許你與本王同桌了?”剛坐下,身后便響起很不和諧的聲音。

    袁瑾寧剛拿起的筷子,碰的一聲,摔回桌上,滿臉不情愿道:“怎么,王府難道不管飯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qq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哈灵麻将斗地主下载 无网络单机捕鱼 免费 好彩1开出结果 猪猪游戏李逵劈鱼 武汉麻将必胜绝技 网上炒股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安微11选5直选走试图 喜乐彩开奖号码结果 急速赛车官网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 乐禧白城麻将下载苹果 欧冠视频 沈阳娱网棋牌官方下载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