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本王會替侯爺養著

    “我會當好我的王妃,但是請你將嫁妝還給我。”

    袁瑾寧鎮定自若,冷眼看向這個任由肖玟霜辱罵自己的生父,一副今日不還就魚死網破的架勢。

    “逆女,我生你養你,為你尋得好人家,你就如此恩將仇報,你個白眼狼。”

    “生我養我?哼,別說的那么好聽,你養我什么了?這些年,若不是因為有我母親的嫁妝維持,你會留著我這個所謂的天煞孤星?”

    “你不過是一個耕田的農夫罷了,都說吃水不忘挖井人,我看恩將仇報的是你。”

    別以為她不知道,母親的嫁妝有多豐厚,他私吞不說,還一本正經的不要臉。

    “你……逆女,來人,上家法。”袁恕氣的不輕,被自己的女兒當著全府下人的面侮辱,豈能不火。

    還說自己是農夫!

    當即,十幾個家丁上前,將袁瑾寧摁住,袁瑾寧沒有任何的反駁,任由家丁將自己摁在了板凳上。

    她倒要看看,要么今天打死她,要么將她完好無損的放走。

    肖玟霜捂著臉,心情大好的看著被按在板凳上的袁瑾寧。

    “給我打!”袁恕毫不猶豫道。

    秦淵奕坐在馬車內,閉目養神聽著暗衛的來報,片刻后緩緩睜眼。

    “爺,王妃此刻正在被用刑,要不要……”暗衛的話還沒說完,便見秦淵奕下了馬車。

    “袁恕,今日你若不打死我,來日我定要千倍萬倍的償還于你。”袁瑾寧咬牙,任憑身上的板子一下一下的落下,今日這些痛,她定會加倍奉還。

    “侯爺,差不多了吧,再打就出人命了,留著她還有用呢。”

    一邊的肖玟霜雖然恨不得扒了她的皮,但是總感覺不對勁,出嫁前,還一副唯唯諾諾,畢恭畢敬的樣子,今日怎么如此判若兩人?

    “攝政王到!”

    一道清朗的嗓音打斷了正在用刑的人,秦淵奕進門就聽到了袁瑾寧的話,眸中閃過一絲亮光。

    她的心思似乎達到了,不過本王不出場,她今日恐怕難逃一死。

    面對突來的秦淵奕,袁恕心中一緊,眼神示意,立馬讓人將袁瑾寧扶起來。

    聽到聲音,袁瑾寧總算松了一口氣,她果然堵對了,他真的來了。

    “見過攝政王!”袁恕上前參禮。

    秦淵奕沒有看他,而是看向一邊渾身是血的袁瑾寧,俊眉微蹙道:“這是本王的王妃?”

    虛弱的袁瑾寧當即一個激靈,惡狠狠的瞪著秦淵奕,瞎啊,不是老娘還能是誰!

    “這……”袁恕一愣,不知如何作答。

    “不知本王的王妃犯了何事,竟讓侯爺動用如此重的刑法。”秦淵奕挑眉,視線依舊落在一邊的袁瑾寧身上,用捉摸不定的眼神打量著她。

    “回王爺……”

    “既然侯府如此不待見本王的王妃,那么今日起,王妃日后便不用再回侯府了,至于王妃,本王會替侯爺養著。”

    秦淵奕哪里有閑心聽他廢話,袁瑾寧的心思,他猜到了,也配合她完成了,那便沒有留下來的目的了。

    聞言,袁瑾寧一愣,明知道他說的話是有意的,可是她卻聽出了一絲小小的期望?

    不過用養這個詞是不是有點太那啥了,她又不是被人包養的情婦。

    “什么?”袁恕瞬間愣住,總有一種被人下套的感覺。

    秦淵奕走到袁瑾寧跟前,將她扶住。

    “煩請父親將母親留給我的嫁妝折成銀票,速速給我。”她要拿的東西,誰也別想奪走。

    “哎呀,寧兒,你看你,父女之間哪還有記仇的……”

    “滾!沒跟你說話。”袁瑾寧直接打斷肖玟霜的話,看向袁恕。

    肖玟霜瞬間覺得顏面全無,她好歹也是侯府如今的女主人,這個賤人,仗著秦淵奕在,一點顏面都不給。

    “如若父親不肯給,那么那些嫁妝便送與父親便是,從此你我父女恩斷義絕。”

    袁瑾寧的話讓秦淵奕一愣,斷絕父女關系?

    是真的斷了?還是在演戲給自己看?

    “逆女!你在說什么?”袁恕身體輕顫,誰給她的膽子說出這樣的話?她還想不想活命了?

    而旁邊的肖玟霜眼睛瞬間亮了,若是這賤人真的和袁恕斷絕了關心,那自己…或許能一躍成為侯府夫人?!

    那這樣,自己再也不用頂著妾室這個名號了!

    她面上的情緒被袁瑾寧盡數收入眼底,袁瑾寧嘴角勾起細微的弧度,眼神微暗。

    肖氏的心思她如何不知?可她注定要失望了,因為自己可是袁恕手中最大的‘棋子’呢。

    “看來父親日漸年老了,我說,若是你不給嫁妝,我便與您斷絕父女關系!”袁瑾寧絲毫不虛,對上袁恕那雙暗含警告的眼神。

    袁恕心里一震,隨之而來的便是滔天的憤怒。

    她真是不想活了!自己手中可是有解藥的!

    看袁瑾寧那認真的模樣,秦淵奕有些詫異的挑眉。

    “你!”袁恕怒不可竭,但一收到秦淵奕那平淡無波的視線,立刻將怒火壓制下去。

    “我給便是了,何必說出這么傷感情的話呢?”袁恕不愧是老狐貍,上一秒臉上的表情還黑沉無比,下一秒便堆起了笑臉。

    他這幅虛偽的模樣落在袁瑾寧眼里,簡直令她反胃不已。

    若是今日秦淵奕不在此,這老不死的肯定怎么也不會給,還好自己賭對了!

    只不過這代價有些重,感受著身后的疼痛,袁瑾寧眼里霜意加重。

    袁瑾寧嘴角的笑意加深,滿是善意的提醒:“當初母親來時的嫁妝是多少,父親就得還多少哦~”

    “什么!?”還不等袁恕有所反應,倒是旁邊的肖玫霜尖叫出聲了。

    那余下的嫁妝,可全都給袁靈舞去了,他們怎么可能拿的回來?再加上前些年袁恕需要升官,肯定少不了打點賄賂一二,那些真金白銀早就花沒了。

    那尖利的嗓音簡直摧人心神,秦淵奕冷冷瞥了肖玫霜一眼。

    就這么簡簡單單的一眼,便讓肖玫霜止住了尖聲,那哽住的模樣,像極了被人掐住脖頸的鴨子,難看的很。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e球彩助手 中超联赛赛程表 富豪乐园棋牌游戏中心 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亅 大众扎鸟麻将规则 车联网有必要吗 福彩刮刮乐的秘密 高手网免费预测资料 麻将单机版闯关 网上赚钱的软件 股票短线怎么做 网络上如何赚钱 安徽地方麻将下载 2018香港一码开中奖100特 游戏成都麻将血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