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王爺,我們合作吧?

    “你瞎叫喚什么?有沒有點規矩!?果然妾就是妾,沒點氣度!”

    “王爺莫怪罪,我一定好生管教賤內。”一看秦淵奕臉色不好,袁恕立刻沖著肖玫霜呵斥,現在他還不能和秦淵奕撕破臉皮。

    連皇上都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自己這一小小的安平候?

    被袁恕這一罵,肖玫霜臉上紅的和豬肝一般,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給自己一點兒臉……

    只顧著難堪的肖玫霜,卻沒有明白袁恕話語中的另一個意思,他稱呼肖玫霜為‘賤內’,這種詞一般是指自己的正妻……

    她沒有通透其中的意味,但袁瑾寧可聽的一清二楚。

    袁瑾寧忍不住笑了,笑的絕美,笑的諷刺。

    那張沾染了些許鮮血的臉頰,不僅沒有破壞她的美感,反而給她增加了一絲艷麗。

    真是不值得啊……

    這樣的笑容落在秦淵奕眼里,卻莫名的有些凄涼悲哀,想起手下查來的情報,狹長的眸子微深。

    “好了,我也乏了,記得將嫁妝盡數送到王府中哦,我手中可是有母親嫁妝的清單。”袁瑾寧還特意咬重了盡數這兩字。

    隨后抬頭將目光悄咪咪的投到秦淵奕身上,卻不想,竟是與他看來的視線撞了個正著。

    那雙黑沉不帶絲毫感情的眸子,好似一片黑色的漩渦,一個不小心,便能將人拖曳墜入,深陷其中。

    最后還是袁瑾寧挪開了視線,她忍不住心里犯嘀咕。

    這人有毛病吧,怎么老喜歡和別人玩大眼瞪小眼?新婚之夜是這樣,現在站人家門口還這樣。

    “義一,到時候幫王妃清點清楚了。”反正剛剛都幫了,不如好人做到底。

    義一是他的手下。

    “是!”微啞的聲音傳來,身著黑衣的男子頷首。

    而且現在看來,這女人似乎真的和袁恕不和?

    但眼前的這一幕究竟是真是假,自己還無法得知,只能慢慢試探了,畢竟狐貍總會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天。

    人家攝政王都發話了,袁恕只好憋下所有話語,恭恭敬敬的將兩人送走了。

    等一群人離去后,一進院子,袁恕瞬間繃不住了,隨手拿起一個花瓶狠狠砸在地上。

    ‘砰’的一聲,刺耳的破碎聲嚇得一眾仆人們大氣都不敢出。

    肖玫霜也被嚇得渾身一顫。

    “逆女!真是氣死我了!!”袁恕怒吼,整張臉因怒火微微扭曲,顯得猙獰無比。

    “侯爺,您別生氣。”肖玫霜戰戰兢兢的安撫,猶豫了幾瞬后,還是疑問出聲:“侯爺,莫非我們就真的順了那賤種的意,將嫁妝全還給她?”

    “那你說有什么辦法?!攝政王都出面了,我還能怎樣!?”

    “這……”

    肖玫霜啞然,急忙擦了擦額上滲出的冷汗,本來作為庶女能僥幸成為太子妃已經很不容易了,要是再舔著臉去要回嫁妝……只怕外面又會傳些什么。

    ……

    等兩人上了馬車后,袁瑾寧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哈哈哈!你看那老家伙的臉…黑的跟鍋底似的,哈哈!”

    看著眼前的她毫無淑女形象,笑的前仰后合模樣。

    秦淵奕嘴角微抽,袁恕好歹也是她的親生父親…也不擺脫她演戲的意圖。

    “你手上真的有那份清單?”

    秦淵奕黑眸深沉,帶著淡淡的疑惑。

    對面的笑聲戛然而止,袁瑾寧收回笑意,放松的靠在軟墊上,只不過從始至終,她的手都沒有從袖口的銀針處離開罷了。

    她意味不明的輕笑一聲:“當然沒有。”

    這下輪到秦淵奕愣住了,她居然就這么說出了事實,也不怕自己給袁恕告密去?

    似是看出來他的疑慮,袁瑾寧挑起了秀眉:“王爺,我們合作吧?”

    幽幽的聲音充斥在這一片狹小的空間內,對面男人周邊的氣息瞬間冷了下來。

    “合作?你不過是個棄子,沒有任何價值。”他聲音平淡,帶著睥睨的意味。

    袁瑾寧氣笑了,然后又立刻釋然,自己確實沒有作用,畢竟明眼人都知道,她這個攝政王妃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一顆棋子,一顆被親生父親,被天子利用的棋子。

    “你說的對。”

    袁瑾寧很淡然的接受了,她不僅沒有消沉,反而越發斗志昂揚。

    她就不信了,自己現代堂堂第一殺手,這么點小困難都解決不了!

    不過是一個侯府,多費點腦筋還是能斗得過的,只不過那從未聞面的皇帝,倒是個**煩。

    其實自己完全可以逃跑,大不了逃到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安穩度過一生,但她袁瑾寧可不是大氣的人,說好了要為原主報仇,那自己絕對要做到!

    要回嫁妝只是第一步,而接下來的第二步……當然是先買點吃的啦,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等到了王府內后,袁瑾寧直接從馬車上跳下來,結果一個不小心,背部的傷口瞬間撕裂開。

    “靠!”疼的袁瑾寧爆粗,幸好秦淵奕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你怎么這么喜歡作死?”

    先是送上去給人打板子,后面又傻乎乎的扯開自己的傷口。

    對上秦淵奕看智障一樣的眼光,袁瑾寧臉一黑。

    她肚子實在是太餓了,這才忘了自己被打傷。

    自己剛剛那個動作絕對蠢炸了…好氣,居然在這個臭男人面前丟臉了。

    “落京。”

    隨著秦淵奕的呼喚,拐角處走出一名身著丫鬟服飾的女子,長的亭亭玉立,清秀無比。

    “奴婢在。”

    “照顧好王妃,叫華謙給她包扎。”

    簡言吩咐完后,秦淵奕便離開了。

    那名為落京的奴婢立刻扶住袁瑾寧,淺笑著頷首:“奴婢扶您進去。”

    她的態度和外面那些奴婢完全不一樣,算不上有多奉承,但話語中卻不失恭敬。

    袁瑾寧很滿意,在安平侯府中自己根本沒有一個忠心的丫鬟,所有的事情都是原主親力親為的。

    所以嫁過來后,自然也沒有帶一個奴婢。

    現在好了,至少有人能照顧下自己的起居了,只不過這忠心的程度…還得掂量掂量。

    一回到房間,便有一名男子在屋內等候了,想必他就是秦淵奕口中的華謙。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站 788111一点红精选资料 福建11选五走势图500 苹果网赚app 幸运飞艇走势图官网 浙江快乐彩12开奖 北京pk10六码公式教程 四肖期期中准949494 免费单机四川麻将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熊猫棋牌官网安卓 2020赛季中超球队 海南4 1走势图 棋牌斗牛技巧 a股股票代码 广西十三张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