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這個仇,她記下了

    華謙這個人,袁瑾寧還是有一點耳聞的,他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攝政王的專屬大夫。

    傳聞他的醫術極其高超,死人都能被治活。

    這個專屬的意思,便是他只為攝政王醫治,其余的人就算跪在他面前奉上千金萬兩,他也不會出手救治。

    甚至外人懷疑,那攝政王不是喜歡男子么,這兩人或許……

    袁瑾寧眼底微光閃爍,秦淵奕居然叫他來為自己醫治。

    看來他也不是那么冷心的一個人嘛…猛地想起新婚之夜的經歷,原本心里升起的好感瞬間降下來。

    她可沒忘記那個混蛋是如何對待自己的!

    “王妃好。”華謙淺笑著,很有禮貌的打招呼,修長的手指敲擊在桌面上。

    袁瑾寧勉強扯出笑意,自己實在是疼的不行,也餓的不行。

    她靠近了一點落京,輕聲道:“能給我弄一點吃的來么?”

    落京微愣,然后猛地反應了過來,連忙點了點頭:“好的。”

    兩人對話一字不落的落在華謙耳里,想起眼前這位王妃,因為伙食不好便去侯府鬧,最后還成功將了人家一把,拿回了嫁妝。

    還順帶讓侯爺的臉面丟盡,也真是厲害。

    嘴角溫和的弧度越發溫和,帶著一股莫名危險的氣息。

    等將袁瑾寧安置好在床榻上后,落京頷首退了下去,只余下兩人獨自相處,袁瑾寧很是自然的將后背露了出來,大片的血跡染紅了衣裳。

    華謙有些詫異的看了袁瑾寧一眼,眼前女子臉色蒼白無比,隨時都能夭折一般。但她居然沒有痛吟出聲,要是別的女子,怕是早就哭爹喊娘了吧。

    “王妃,我需要為您包扎傷口,你看這……”

    “包唄。”袁瑾寧滿不在意的揮手,眼睛卻時不時的看向門外。

    小丫鬟怎么還沒回來。

    身后的男子嘴角微抽,遲疑了片刻:“可你我之間男女有別,更何況你還是王爺的妃子,我可不敢貿然行動,不如這樣吧,我讓落京來給你包扎。”

    經過他的提醒,袁瑾寧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不在現代了,這是在封建的古代。

    不耐煩的皺起峨眉,袁瑾寧干脆起身,扶著床沿堪堪穩住了身形:“這樣吧,你留下藥,我自己來。”

    自己以前可是殺手,殺手嘛,總是會受一點傷的,自己當然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去醫院治療,也只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

    慢慢的,也就學會了基礎的治療。

    所以這點傷在袁瑾寧看來,簡直不值一提,只不過這副身子骨實在是太弱了,看來自己得加緊鍛煉了。

    “你行嗎?”華謙滿臉的不信任,但起身的動作出賣了他所有的情緒。

    “廢話!快走!”

    袁瑾寧徹底不耐煩了,她當然不是那種無緣無故沖著別人發脾氣的人,只是對方對她什么態度。

    自己當然就以什么態度回敬。

    這男人看似溫和無比,實則一些不經意的小動作出賣了他,敲擊桌面的頻率極其凌亂。還有她一提走字,男人嘴上說著不行不行,結果身體卻做出了最直接的表達。

    華謙一癟嘴,對袁瑾寧的映像更加差了。

    就像秦淵奕說的,誰不知道袁瑾寧的‘意圖’?

    對于秦淵奕讓他來為袁瑾寧療傷,自己確實很不滿,不過是一枚奸細,何必對她這么好。

    不如讓這女子自生自滅罷了。

    沒想到,自己的隱藏那么深的情緒被她如此輕易的識破了。

    華謙臉色微冷,伸手行了一禮:“那我便恭敬不如從命。”

    他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便是袁瑾寧讓他出去的,要是后面出了什么事,可不關他一點事了。

    袁瑾寧懶的理他,這樣的冷眼她早就見識過了,心里沒有一絲波瀾,只覺得諷刺好笑。

    輕車熟路的打開藥盒,對著模糊不清的銅鏡艱難的為自己后背上著藥。看著原本光滑脊背上那幾道猙獰的傷痕,袁瑾寧眼里含冰,周身的氣息森冷無比。

    等她處理好傷口后,敲門聲也適時響起:“王妃,我來給您送吃食了。”

    “進。”袁瑾寧束好腰帶,將手中沾血的方帕扔進水盆里。

    濺射出的血珠滾落在地板上,在燭光的照耀下散發出幾縷妖異的光芒。

    落京捧著托盤走進,看到滿地的鮮血怔愣了一兩秒后,立刻反應過來,面不改色的將托盤放在桌上。

    袁瑾寧立刻坐好,望著眼前清淡的小菜沉默了,抬眸望向落京,似乎在求一個解釋。

    落京連忙頷首,眼觀鼻鼻觀嘴:“本來奴婢是上了一些肉食的,但半路上華謙先生截住了我,說夫人受傷,忌用過于油膩的食物……”

    袁瑾寧:“……”

    很好,這個仇她記下了。

    袁瑾寧保持著嘴角的笑容,然后將飯菜吃了個精光,好歹也是能吃的,總比之前的好些。

    ……

    因為受傷的原因,袁瑾寧只得安生的在院子里養傷,因為落京成了她的丫鬟,廚房那邊終于改善了些許伙食。

    但好景不長,等袁瑾寧的傷好的差不多后,伙食瞬間差到了極致。

    望著眼前給豬都不愿意吃的飯菜,袁瑾寧忍不住了,一把掀翻了桌子:“秦淵奕,你好樣的!”

    自從那天兩人回來后,她就再也沒見過秦淵奕的面,但她的直覺告訴自己,這件事絕對是秦淵奕在搞鬼。

    不就是利用了他一下么,至于這么記仇么!?

    氣得袁瑾寧想暴揍秦淵奕一頓,但她還不至于喪失理智,自己肯定是打不過他的。

    只能曲線救國,想辦法自己改善伙食了,侯府那邊怎么還不把嫁妝送還回來?

    難道那老家伙真不畏秦淵奕?

    袁瑾寧眉頭擰緊,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一出門,路過的奴婢便白了她一眼,正巧袁瑾寧心情爆炸,她直接不客氣的瞥回去。

    那森冷的一眼,直接將那奴婢的血液凍至凝結。

    淡淡收回視線,袁瑾寧掠過她往書房走去,她剛剛問了落京,秦淵奕一般都在書房內處理公務。

    等到了書房外,袁瑾寧剛上前一步,守衛立刻攔住了她:“閑雜人等不可靠近!”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北京快中彩号码统计器 星悦福州麻将 大数据股票 网赚联盟兼职 贵州省快3开奖结果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官网 广西悠玩棋牌规律 浙江20选5开奖软件 欧冠冠军排行榜图 上海天天彩选四和值走势图 南宁十三幺有几种牌型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丶 千炮捕鱼微信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网址多少 微信红包麻将手机版 11选5中奖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