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的嫁妝呢?

    兩桿長槍交叉,攔在眼前,鋒利的尖刃反射出森森的冷光。

    袁瑾寧忍不住瞇起眼睛,侍衛眼里的鄙夷不屑,可沒逃過她的眼。

    “告訴你家王爺,我有要事相告。”袁瑾寧雙手抱胸,不急不慢的說著,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淺笑。

    她的眼球微微轉動,觀察著書房附近的景色。

    話說,她好像還沒摸清整個王府的格局,看來得找個時間逛一逛,免得到時候出事情,自己跟個無頭蒼蠅似的找不到出口。

    “抱歉,王爺正在忙。”左邊的侍衛眼睛都不帶眨的,直接否決。

    袁瑾寧嘴角的笑意逐漸消失,狹長的鳳眸輕瞌,濃密的睫羽遮住了眼里的危險風暴。

    看來自己的名聲很是難聽呢,都快人見人喊打的地步了。

    “我不管他忙不忙,作為一個小小看門的侍衛,你確定不稟報一下?”

    輕緩的說出這一句后,袁瑾寧臉上已經沒了絲毫暖意,她雖然沒有倆侍衛高,但那高傲清冷的神清,卻有著睥睨的意味。

    “你…”右邊的侍衛臉一黑,什么叫看門的!?這是在形容狗吧?

    不等他說完,袁瑾寧抬手,利落干脆的落下一掌。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響徹整個書房前院,周邊路過的奴婢直接震驚了。

    “你敢打我?!”

    那侍衛半響才反應過來,捂著臉神情錯愕,隨后怒火充斥心頭,所有的理智都被拋之腦后。

    “打的就是你!一個小小侍衛,居然敢攔我,我再不濟也是你們的半個主子!”袁瑾寧甩了甩手,清冷的嗓音含著警告:“以下犯上,只打你一巴掌已經算輕了!”

    “賤人,我弄死你!”

    那侍衛徹底怒了,雖然他只是個小小的守衛,但許多人看到他,那個不是殷勤無比,包括那些想見王爺的大臣們,還不是對自己這個小人物恭恭敬敬的。

    這天煞孤星,居然敢打他!

    一看這情形,袁瑾寧心里暗道不好。

    立刻一個閃身,堪堪躲過橫劈下來的銀槍,尖銳的頂端極速劃過空氣,帶來了一陣空鳴之音。

    隨著‘砰’的一聲,剛剛袁瑾寧身處之地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刻痕。

    “靠!”袁瑾寧低咒,要是放在現代,他這樣的,自己一個人能打十個!

    但現在是在古代,自己根本沒有內力這種玄幻的東西,可這個侍衛有。

    另一個侍衛眼看事情發展不妙,立刻閃身躲開,但卻不是去告知秦淵奕。

    袁瑾寧心里罵娘,只見她眼神一溜,彎腰一個扭身,以一種極其刁鉆的角度躲開了掃槍,

    無人看見她纖細的右手微動,瑩白的指尖閃過一陣詭異的光。

    “唔!”那暴怒中的侍衛猛的停下所有動作,捂著脖子,不可思議的看著對面女人。

    袁瑾寧穩住身形后,淡定的拍了拍手掌,掃去一身的灰塵。

    身著一身白色羽裳,風輕云淡的動作中透著優雅氣質,那張美艷驚人的臉上一片淡漠無情。

    她的眼里滿是漠然,不將一切放在眼里。

    “戲好看嗎?”

    一片鴉雀無聲,那些個丫鬟早已經跑走了,現場只有三人。

    但袁瑾寧的目光卻看向空無一人的草叢,那里立著一顆蒼郁的銀杏樹。

    那被定身的侍衛一愣,眼前的樹木微微搖晃,白金色的落葉紛紛擾擾,飄揚而下。

    樹上跳下來一黑衣男子。

    他便是之前秦淵奕身邊的手下,義一。

    “王妃好。”義一很是自然的抱胸頷首,面癱著一張臉,動作恭敬之中透著一股漠然。

    剛剛那么久的時間,他都沒有出手幫忙,足以看得出這人內心真實的想法。嘴角的弧度有些諷刺,袁瑾寧理都不帶理他的。

    她算是看明白了,這王府之內,沒有一人是對她一視同仁的。哪怕是落京,那看似恭敬的態度,卻透著濃濃的疏離。

    隨后,袁瑾寧狠狠踹了那被自己點穴的侍衛,蹲下身子,伸手一掌一掌輕輕拍在他的臉上。

    “小兄弟,我奉勸你一句,做人吶,不要那么驕傲,不過是一侍衛,真把自己當成這王府的主人了不成?”

    站起來后嫌棄的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掌,不再看那人嫉恨的目光。

    “我現在,可以去見你家王爺了么?”袁瑾寧淡淡出聲。

    義一抬眸,如枯井般的眼神沒有一絲波瀾。

    “當然可以。”暗啞的聲音帶著一股死寂,聽的人渾身不舒服。

    信步跨入房間內,袁瑾寧大刀闊斧的抬腿,一腳踹開了緊閉的房門。脆弱的木門,因承受不住力道,發出可憐的吱呀聲。

    房門左側擺放著一排排紫檀書架,各種書籍整齊劃一的擺放在架上,奇形怪狀的玉雕裝飾著古板的書架。

    房間角落點著裊裊的熏香,聞著是一陣的沁人心脾,顆顆晶瑩的珍珠串成一束束吊墜,形成了一扇墜簾,將里面物件遮擋的若隱若現。

    房間正中央便擺著一張紅木矮案,幾卷竹木書堆在案角處。

    男人就坐在這書案之后,袁瑾寧一垂眸便與之對視。

    那雙黑眸蔓延出無限的冷意,刺得袁瑾寧一個激靈。

    “不就踹個門嗎?生什么氣。”她還沒氣秦淵奕故意裝無知呢。

    “呵!”秦淵奕冷冷一笑,暴虐的眸光如刃般掃視而過:“你可知這門是何物所做?”

    袁瑾寧眨巴了兩下眼睛,回眸看向那搖搖欲墜的破木板:“恕我眼拙,這不就是一木板么?”

    秦淵奕一時無言,看袁瑾寧的目光好似在看一鄉巴佬:“沉香木,價值千金。”

    氣氛瞬間安靜了下來,袁瑾寧臉上依舊冷漠,還甚是無辜的歪了歪頭。

    “就當是我剛剛被欺負的補償了唄~”

    身后的義一嘴角猛地一抽,抬眸瞥了女人一眼,然后默默低頭無語,被欺負??

    他怎么覺得是她在欺負別人呢。

    “好了,不廢話了。”袁瑾寧擺了擺手,直接跳過這個話題,她可沒有閑錢來賠一塊木板:“姑奶奶我的嫁妝呢?!”

    桌案后的男人漫不經心的閱著書籍,菲薄的唇輕啟:“什么嫁妝?”

    “安平候給我的嫁妝啊,他不是說這幾日送來么,怎的現在還沒見著一絲影子?”

    袁瑾寧大步上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网上棋牌娱乐 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北京pk拾开奖视频 捕鱼大亨老版本哪里可以下载 快速赛车游戏 北京快3三形态走势图 英足总杯赛程 用手机网上赚钱 星悦陕西皮皮麻将下载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管家婆六肖期期中 熊猫四川麻将* 快3开奖走势图贵州 上海天天彩选4今开奖 两码中特开奖现场 下载大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