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鄉野村夫

    前方忽然投射進一片陰影,光線被盡數遮擋。

    秦淵奕不耐的皺起眉頭,放下手中之物,冷冷的抬眸。

    “關我何事?”不急不慢的吐出這一句后,秦淵奕起身俯視著袁瑾寧,他不喜歡仰視的感覺。

    袁瑾寧一噎,滿臉的憤然:“你不是說到時候讓那個什么,義一幫我清點么?怎么清點清點著,我嫁妝都沒了!?”

    “王府不養閑雜人等,但你是例外……”說到一半,男人的話有些讓人容易誤會,他‘深情’的望著袁瑾寧:“所以要收錢。”

    袁瑾寧:“……”

    我香蕉你個菠蘿皮!袁瑾寧腦海里一堆亂碼,能把私吞說的這么好聽,他也是夠可以的。

    要不是說這話的時候秦淵奕全程面無表情,自己差點就誤會了!

    袁瑾寧恨的咬牙切齒,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沒在袁恕那里跌倒,卻在秦淵奕這里栽了跟頭!

    那些嫁妝折成銀票是多大一比金錢吶,養活一個自己,需要那么多錢么!?

    “我記得你口口聲聲說要替侯爺養活我啊??”袁瑾寧后退一步,與秦淵奕保持距離,仰頭看會脖子酸。

    “是么?本王不記得自己說過這句話了。”

    秦淵奕很是無恥的否認了,高大的男子身著絳紫色的衣裳,襯的他越發神秘俊美。而落在袁瑾寧眼里,他那張無恥的嘴臉卻越發丑陋。

    很好,這很秦淵奕!

    “那養活我,需要這么多錢么?就算我手上沒有清單,但到底有多少嫁妝,我還是很清楚的,那些嫁妝都可以養活一百個我了!”

    袁瑾寧神色轉冷,不愧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攝政王,足夠的不要臉!

    “哦?”秦淵奕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望著她:“可我的命,比你所有的身家都高。”

    這話一出,氣氛瞬間凝固住,袁瑾寧瞳孔劇烈收縮,他還是在懷疑自己。

    若是自己真的是奸細,一旦泄露了些什么出去,那這攝政王的生命確實容易夭折……他在暗示自己,讓自己安安分分的做個閑人,什么都不要去碰?

    袁瑾寧死死拽緊衣袖,陰郁的眸子直勾勾望著秦淵奕,兩人對視良久。

    在現代有這么一句話,男女雙方對視超過三秒,對方就會愛上自己,但這兩人之間卻沒有生出一絲曖昧。

    只有無盡的陰冷。

    “很好,”袁瑾寧淡淡說道,轉身直接離開,走到門檻處時,她停住了腳步:“我最后說一遍,你我都受制于人,希望王爺你…也不要欺人太甚!”

    微側的臉頰沐浴在陽光之下,細膩的肌膚上顯出絨毛,一層層的光暈開在她周身。

    隨后,袁瑾寧邁步離開,背影瀟灑中,卻隱隱透著一股寂涼。

    身后,男人的眸光晦暗不明。

    ……

    離開書房后,袁瑾寧漫無目的的逛起王府,一邊漫無目的瞎走,一邊思考事情。

    現在自己的嫁妝被扣下了,王府給的飯又不是人吃的,只能想辦法自己賺錢了。

    袁瑾寧嘆息一聲,惆悵的扶額。

    可是自己怎么賺錢呢…思慮了半天,最后袁瑾寧還是決定先解決晚飯這個問題,自己傷口還沒徹底愈合,不吃飯絕對好不了。

    袁瑾寧問詢路過的丫鬟后,朝著廚房走去。

    因為她從來沒來過這里,所以廚房里的人看到她,只以為是王府來了客人,不小心誤入了食房。

    “這位小姐,您迷路了?”一位廚娘關切的問。

    袁瑾寧頓了頓,淺笑著搖頭。

    “我肚子有些餓了……”

    聽她這么說,廚娘瞬間明悟,連忙拿了一塊梅花糕遞到她面前:“若是不嫌棄,姑娘便嘗嘗奴婢做的糕點吧。”

    袁瑾寧順勢接過,輕笑著道了謝,然后小小嘗了一口,粉粉的口感,入口甜蜜卻不膩,還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袁瑾寧眼睛瞬間亮了,一口將梅花糕含入嘴里,滿臉的幸福,好吃~

    那廚娘一看袁瑾寧心花怒放的模樣,憨厚的臉上也不自覺的露出笑意,原本有些拘束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她狀著膽子問:“我沒聽說王府今天要來客人吶,姑娘,您是哪家的小姐啊?”

    “唔…”袁瑾寧眼神微閃,擦了擦嘴角的糕漬:“我是秦淵奕的姑奶奶。”

    “哦哦!”廚娘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可眼底的疑惑卻暴露了她的想法:“敢問,這秦淵奕是哪位大人?”

    這下論到袁瑾寧愣住了,雖然世人都知道,鳳靈國有一位戰神攝政王,但卻只有寥寥幾人知道他的名字。

    自己知道他的名字,還是無意間發現的呢。

    “秦淵奕嘛,一個鄉野村夫罷了。”袁瑾寧微笑,在廚娘懵逼的眼神中,端著一整盤糕點離開。

    而暗中跟蹤她的人一個踉蹌,差點沒從黑暗的角落摔下來。等到夜寂時分,袁瑾寧睡去后,那人立刻趕往秦淵奕的臥房。

    裊裊的煙霧繚繞,簡約的布置和書房的輝煌格格不入,秦淵奕倚靠在床沿邊,手上拿著一卷書籍,就著月光閱讀。

    那人一把跪在地上,吞咽了一番口水,斟酌一二后,還是決定說出實情。

    “今日王妃出書房后,在王府閑逛后前往廚房…”黑衣男子沉默下來。

    沐浴在月光下的男人眉頭微擰,衣服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露出一片古銅色的肌膚,無言的魅意令人口干舌燥。

    但這極具沖擊感的一幕卻無人看見,所有暗衛都垂眸頷首,保持著絕對的恭敬。

    “說下去。”

    “廚娘問王妃是哪家的姑娘,但王妃說…”底下的人額頭滲出一滴滴汗水,在頭頂陰郁的目光下,只得繼續開口:“她說,是秦淵奕家的姑,咳咳咳!”

    “說便是,別吞吞吐吐的。”秦淵奕不耐煩了,直接一書砸了過去,書籍堪堪落在那人腳邊。

    嚇得他一個激靈,不再猶豫,一串嗶哩啪啦的說完:“她說自己是秦淵奕家的姑奶奶,還說秦淵奕只是個鄉野村夫!”

    一口氣說完后,黑衣人死死閉上眼睛,等待著死神降臨,他也太苦了,被王爺分配了這個工作。

    那女人也是夠狠的,居然在外面這么說攝政王。

    床邊的人神色微僵,狹長的眸子瞇起,帶著危險的氣息。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永利棋牌游戏平台官方下载 江苏7位数往期开奖号 单机麻将不用流量不用联网 苹果6s怎么下载海南琼崖麻将 买股票主要看什么数 手机麻将软件 规律网 平码 独平一码 股票发行量 网上棋牌游戏网站 上下分李逵劈鱼9900炮 广东闲来麻将精华版 下期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河南朋友局微信群0373 上海天天选4开奖结果 有选择权资产重组股 极速赛车技巧百度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