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書房密談

    路人議論的聲音越發刺耳,袁恕一張老臉黑沉不已,肖玫霜眼球一轉,現在正是她表現的時候。

    “哎呀,妾身也算是寧兒你半個娘親了,所以舞兒自然是你的妹妹了。”

    袁瑾寧眼底一片譏誚之意,這是湊過來給她打臉啊,現成的臉打,不到白不打!

    “那有你說話的份?不過一個賤妾,還想當我半個娘?你是我娘的話,那為何總是打罵于我?”

    前半段她說的確實刻薄,但后半句袁瑾寧立刻改了語氣,單手掩面,盈盈目光中一片哀傷屈辱。

    眾人嘩然,沒想到肖氏一小小妾室,居然敢虐待嫡女。

    “早就聽聞了袁候極其寵愛那肖氏,如今看來確實是,居然放縱她虐待嫡女。”

    “就是就是,可以想象這大小姐這些年是怎么生活的。”

    議論的聲音宛若一柄匕首,一刀一刀刺進袁恕和肖玫霜的心里。

    輿論是一種利器,足以殺人奪魂。

    而身居高位,最忌憚的便是外界的言論,袁恕眉心緊擰,老練的黑眸帶著一股森森的冷意,回首狠狠抽了肖玫霜一巴掌。

    “好呀你,居然敢虐待寧兒!”

    他這一舉動讓袁瑾寧怔愣了幾秒,然后忍不住嘴角勾起,哎呀呀,袁恕這是打算將輿論全推到肖玫霜身上,將自己摘的干干凈凈,像極了拔那啥無情的渣男。

    哦不,他本來就是渣男,有一個深愛他的妻子不珍惜,居然還背著原主娘親去養小三,最后還光明正大的將肖氏接了回去。

    袁瑾寧很懷疑,說不定原主娘親就是被活活氣死的。

    說來自己這天煞孤星的名稱,還和原主娘親的死有關。原主娘去世后沒幾天,在葬禮上忽然蹦出一個有名的道士,直言袁瑾寧便是那克死娘親的天煞孤星。

    于是從那時開始,身邊一有什么喪事,全都被推到了袁瑾寧身上。

    可笑。

    收回思緒,袁瑾寧津津有味的看著這一出好戲。

    肖玫霜也明白了袁恕的意思,心里涼了半截,之前當著攝政王打自己的事她還一直記著,現在又當著眾人的臉甩鍋,自己的名聲算是毀了一半了。

    “好了,別在外面丟人顯眼了,快快進府吧。”

    袁靈舞伸手搭在肖玫霜手上,輕輕拍了拍算作安撫,這動作讓肖玫霜的心里有了些暖意。

    這個男人她早就不指望了,幸好自己還有袁靈舞這么個優秀的女兒。

    等到了大堂會客室內,四人落座,一排婢女端著茶盞上來,茶香味四溢,袁瑾寧撫了撫茶蓋,發出輕微的磕碰聲。

    袁恕、肖玫霜和袁靈舞三人其樂融融的說著話,而自己則坐在一角不曾言語,好似他們才是一家人,而自己只是個看客。

    這樣也好,省得自己費腦子懟他們。

    但沒安生多久,那邊的話題便引到這邊來了,袁靈舞巧笑嫣然:“聽說姐姐前些日子向父親要回了嫁妝…”

    說到一半,點到為止,示意著她接話。

    但袁瑾寧會如她所愿嗎?當然不會!

    就讓她自個尷尬著去吧。

    堂內一片寂靜,只余下袁瑾寧手中時不時磕碰的脆響。

    袁靈舞尷尬的笑了笑,眼里含著憎意瞪向袁瑾寧,但袁瑾寧仿若老僧入定,懶得抬眸。

    那嫁妝當然不可能從袁靈舞那邊拿回來,所以余下的錢都是從府中摳出來的,導致這陣時間內府里拮據了不少。

    “哼!”

    袁恕狠狠一拍桌,打破尬境,他瞇起老練的黑眸:“是啊,你姐姐出息了,嫁人后翅膀硬了,你可知因為你無理的要求,侯府有多虧空嗎?”

    “父親說笑了,這本就是我應有的嫁妝,怎么落在父親嘴里,就是整個侯府的了?”袁瑾寧不咸不淡的堵回去。

    “俗話說的好,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還真的不顧及侯府了?這也是你的家啊!”肖玫霜痛心疾首的捶胸,滿臉的悲哀。

    看看那表情,要多真有多真,這女人放在現代,絕對桿桿的影后好吧。

    袁瑾寧喝了一口茶水,唇齒內一片醇香:“家?你說這里,是我的家?”

    可為什么原主和自己都感受不到一點暖意?

    “這偌大的侯府,那里有我的容身之地?”袁瑾寧面無表情,只是話語中的蒼涼令人心中不舒服。

    “至于之前住的那破茅草屋,呵!”搖了搖頭,袁瑾寧放下茶盞,優雅的倚靠在座椅上。

    這一頓的軟刀子,扎的人心肝疼,袁恕的臉是一陣青一陣白。

    等談話結束后,袁恕帶著袁瑾寧去書房單獨商談。

    “將那些嫁妝交回來!”袁恕直接開門見山,緊閉的房門隔絕了落京的探尋目光。

    袁瑾寧嘴角勾起弧度,伸出柔荑彈了彈身上的灰塵:“父親,看來你不太明白,我要想在王府生活的好些,不得打點打點?”

    “我管你生活的好不好,你只要取得秦淵奕的信任便好,不要動其它心思!”

    這是警告她?

    轉了轉身子,袁瑾寧瞌眸,掩下眼底的暗光。

    真替原主可憐,原主當初不和那情郎私奔,很大部分的原因是袁恕。她那時還對父親抱有一絲絲的期待,可惜得來的卻是死亡。

    原主恨嗎?恨的!

    恨渣爹對她疏忽漠視,恨他任由別人欺負自己。

    但袁瑾寧可不是那個小可憐,現在她體內的,是一個強大的靈魂!

    “父親啊,你要知道,只有打點好那些下人,我才能接近王爺吶。”袁瑾寧頷首,似對他有些害怕。

    “還有之前那些事情…父親萬萬要原諒我,只有那樣做,我才能取得王爺的信任。”低眉順眼的模樣為這話加了些真實度。

    眼前的男人瞇起眼眸,也不知道是信了,還是不信。

    管他呢,她的說辭就擺在這里了,愛信不信。袁瑾寧望著自己的腳尖,腦海中立刻擬出了一份計劃。

    “那現在他信你多少了?”

    廢話,我哪里會知道。

    袁瑾寧心里罵人,面上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這,我不知。”

    她確實不知道秦淵奕是否信任自己。

    “皇上已經下令了,讓你快點取得秦淵奕的信任,好進行下一步。”袁恕開始運用最經典的手段,打一棒子再給一顆糖。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山西麻将 上海福彩4d选四走势图 河南22选5计划 股票牛股推荐 福彩开机号近300期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意甲视频直播哪里能看 分享赚钱项目的博客 陕西星悦麻将 秒速赛车9码平台 欧冠积分榜最新积分表 新手网赚项目 哈灵浙江麻将怎么下载不了 幸运赛车人工计划 股城网模拟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