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接王妃回家

    忽視了秦淵奕那嫌棄的眼神,袁瑾寧如小鳥般飛入他懷里。

    隨后,果然被擋住,袁瑾寧也不尬,依舊笑意盈盈。

    望著秦淵奕的眼里全是‘情意’,他今日穿著一身紫袍,寬袖上繡著金紋流云,長長的黑絲用玉冠挽上,俊美的面容中透著一股神秘氣息,引人想要靠近。

    鳳裴炎長的也算是俊逸,但秦淵奕往他身邊一站,簡直將他比成了渣渣。

    不愧是整個京都都想嫁的男人,帥炸天際,可惜因為那暴虐森冷的名聲,許多人選擇了遙遙觀望。

    袁瑾寧今日還是一身紫,和他的衣服剛好撞色了,兩人站一起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而女人眼里的深刻情意讓秦淵奕微晃神,然后立刻收回視線,狹長的眸子晦暗不明。

    這女人還真是厲害,連情意都能裝出來,他差點就信了。

    “配合我一些。”袁瑾寧有些不滿秦淵奕的冷淡,只能小聲提醒。

    之前不是說好合作的么,自己眼睛都快眨爛了,他怎么還沒意會?!

    秦淵奕劍眉微挑,半響,在眾人的注視下薄唇輕言:“嗯。”

    袁瑾寧嘴角狠狠一抽,強行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沖動,幸好自己沒有抱太大的期望。

    雖然他態度較冷,但至少回應了自己,這一舉動倒是讓在場的幾人陷入了思量。袁恕對袁瑾寧的話又信了幾分,也更加堅定了自己之前的計劃。

    “寧兒,你就別搗亂了,王爺,這茶可是南方那邊進貢的上好茶。”袁恕和氣的說道,看那模樣,似全然忘了之前的不愉快。

    “不了,本王只是來接我的王妃回家的。”

    他神色冷漠,微風拂過,將這幾字拂入空中,飄散開來。

    袁瑾寧怔住,羽睫一顫,抬眸怔怔望著秦淵奕。

    回家……這個詞啊,好久沒有聽到過了呢……

    袁恕老臉一僵,這秦淵奕是不給他面子啊。

    說罷,秦淵奕伸手拉過還在發愣的袁瑾寧,大步朝著門口走去。

    義一和落京連忙跟上。

    眼看幾人就要消失在眼前,袁恕連忙大喊:“寧兒,在王府要好好照顧自己。”

    袁瑾寧回眸瞥了眼袁恕,眼里一片黑暗深沉,這老東西還帶這樣暗示的,真有意思。

    “還看什么,舍不得?”兩人上了馬車,柔軟羊毛毯奢侈的鋪滿整個馬車,車內還點著裊裊的熏香。

    那氣味好聞極了,袁瑾寧嗤笑一聲,望著窗外的景色:“那里又不是我的家,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前世,她打小就是一個孤兒,流浪過乞討過,從來沒有一個地方能讓她稱之為‘家’,至于那個訓練她們這些殺手的組織……不值一提。

    那里是地獄,人間地獄。

    之前秦淵奕簡單的一句話觸動了她,因為‘家’字一詞,是她一直向往奢望的地方。

    袁瑾寧說這話時,垂眸微闔,微涼的風拂過她的發梢,這幅畫面是那樣的唯美,秦淵奕卻覺得無端壓抑。

    想起之前外界對侯府大小姐的映像,再對比如今這個冷若冰霜的女人,秦淵奕再次起了疑心。

    “你和從前很不一樣,就好像,是兩個人一般。”微涼的聲音意味不明。

    “是嗎?”袁瑾寧心里微微一緊,但面上卻依舊風輕云淡。

    莫非他發現了什么?

    轉念一想,袁瑾寧覺得也是,原主和自己的性格可是天差地別呢,再加上自己從不曾掩飾,被懷疑也是很正常的。

    想通這點后,袁瑾寧反倒不慌了,反正任他們想破腦海,也想不到自己是魂穿過來的新世紀靈魂吧?

    秦淵奕坐姿很是端正,倒襯得袁瑾寧那隨性的姿勢有些不雅。

    “你不是袁瑾寧。”此話一出,馬車內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住了,他說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女人沐浴在光芒之下,馬車時不時顛簸一瞬,她面容背光,秦淵奕看不清她的神色。

    只知道她好看的唇瓣勾起,飄渺清冽的聲音含笑:“我不是袁瑾寧的話,那我是誰呢?”

    從她重生那一刻,她就是袁瑾寧!

    對面的人動了動身子,躲開了灼人的光芒,那張冷艷的面容半隱在暗處。

    “我只是壓抑的太久了,王爺應該知道,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消亡。”

    袁瑾寧抬手撫了撫精致的發鬢,顧盼流轉:“臣妾不想隕滅于世間,只得奮起反抗,為自己博得一線生機了。”

    說罷,兩人都不出聲了。袁瑾寧躲開那詭譎的眸光,望著窗外熱鬧的景色,沉眸。

    也不知秦淵奕究竟信沒信,但自己不在乎,反正她的話就撂在這里了,愛信不信。

    回了王府,秦淵奕始終沒等到袁瑾寧和他坦白在書房內與袁恕的談話,直到夜半時刻,所有人都進入了沉睡,也不見袁瑾寧那邊有一絲消息。

    此時,秦淵奕已經在腦海中模擬出了一萬種讓袁瑾寧‘意外’死亡的場景,心里難免有些惋惜,好久沒遇到這么有趣的人了,可惜不能為他所用。

    不能為他所用之人,還是除去為好。

    皎潔柔光下,男人眼底的殺意凜然,周身恐怖詭異的氣息使得氣溫都變低了不少,秦淵奕面不改色的收回不小心外泄的內力,溫度逐漸回暖。

    忽然,窗邊傳來細微的呼吸聲,秦淵奕眼眸瞇起,抬手示意隱進來的義一不動。

    義一立刻停住,任由窗戶顫動。

    不一會兒,那窗戶便被打開,一雙清冷的眸子望進來,與秦淵奕的視線對了個正著。

    一看屋內還有義一,袁瑾寧干脆直接將窗戶全打開,手臂一撐,干脆利落的翻近屋內,抬起蔥指抵在唇上:“噓~”

    屋內兩男人同時沉默,直勾勾的望著袁瑾寧,秦淵奕抿唇壓下心底的殺意。

    “你來做甚?”

    袁瑾寧大搖大擺的沖他們走去,只是腳底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她靠近了秦淵奕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來劫色。”

    義一:“……”

    這位姑娘看起來沒有睡醒啊,想劫王爺的色,怕是不要命了。

    被袁瑾寧的回答惡寒了,秦淵奕嫌棄的皺眉,倒是沒想到袁瑾寧骨子里這么的……嗯,套用她的形容詞,有病。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 江西丫丫奉新麻将2019版本 精准一尾中特公式 吉林长春麻将 股票数据分析 信誉好的棋牌平台 福建快3下载 gpk钱龙捕鱼技巧规律 血流麻将是哪个软件 股票买入规则 三分彩下载什么软件 福建36选7开奖视频 和佳股份股票 南粤36选7综合走势图 英超赛程积分榜 快乐8压大小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