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計劃進行

    兩人沒有出聲,導致氣氛有些尷尬。

    袁瑾寧摸了摸鼻子,抱胸倚靠在床邊,白色的紗衣要是放在平時便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子。可放在這大晚上的,看起來就像一個白衣女鬼,驚悚的很。

    “我有點事和你說,”

    袁瑾寧懶得廢話,瞥了眼義一,義一示意的望向秦淵奕,接收到眼神后悄然退下。

    “義一是我最忠心的部下。”

    秦淵奕只著了一身白褻衣,不是說古人都很保守的嘛,也沒見這攝政王有多保守,大刺啦啦的坐在那里,也不見他遮掩一二。

    袁瑾寧了然,清了清嗓子繼續:“至于為什么要支開義一,因為你身邊有內鬼。”

    將袁恕的計劃講了一遍后,袁瑾寧假笑著補充:“他讓我到時候為你擋刀,以取得你的信任。”

    不想秦淵奕聽到她的話,再結合她的苦逼表情,沒忍住,嗤笑出聲。

    袁瑾寧的臉豎下一排黑線,這絕對是嘲諷吧?

    男人低沉的笑聲回蕩在屋內,俊美的臉上猛然綻放出笑容。

    別說,還挺好看,袁瑾寧眨巴了下眼睛。

    “如果你身邊沒有內鬼的話,袁恕怎么可能知道的這么清楚,連你去清緲寺走的哪一條道,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秦淵奕眸底暗沉,望著窗外螢火蟲發出的微光思慮,半響才抬眸回應:“我知曉了。”

    “就這樣?”袁瑾寧皺眉,指了指自己:“你還真讓我去擋刀??”

    讓她去給秦淵奕擋刀,還不如殺了自己。

    冷峻的男子輕飄飄扔出一句:“為了增加真實度,只能委屈王妃了。”

    “我謝謝你啊。”袁瑾寧氣笑了,一屁股坐在床上,兩人的距離猛地縮減。

    然后袁瑾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趴在床上,露出一只眼睛瞪他。

    “我憑什么受這委屈?!”袁瑾寧聲音雖然很輕,但其中強烈的控訴讓人不得忽視。

    “那你倒是說說?”秦淵奕眉心擰緊,決定等下叫義一送一套新被子來:“用什么辦法才能讓你不受傷,又不會被發現作假?”

    床上的女人聞言,緩緩露出了一個狡詐的笑容。

    “我可是差點成為影后的女人。”

    一個專業的殺手,演技當然要了得。

    “影后?”

    ……

    那天晚上秦淵奕是提著袁瑾寧,將她扔回王妃院的,因為袁瑾寧說什么不肯離開他的床,實在是因為他的床太軟了。

    那松軟富有彈性的墊子,簡直像是躺在一片羽毛上一般舒服,讓人一沾便不想離開。雖然他的臥房只有寥寥幾件家具,可每件都是世間精品吶!

    而自己的看似奢華,可那張床遠遠不如秦淵奕的舒服。

    歲月如沙,般握在手心,流逝與指縫間。

    很快到了祈福之日,這一天家家要掛上籠燈,攀上山頂寺廟為上天祈福。求天神庇佑,保鳳靈國秋收順利。

    所有的皇親子弟,也要前往最有名的清緲寺祈福,包括皇帝。

    這一日一大早,落京便喚醒了袁瑾寧,因為祈福之前是要沐浴洗塵,穿上最肅穆的衣著,以顯示自己對神明的尊重。

    袁瑾寧回想到這里,不屑一笑,古人就是喜歡將所謂的信仰寄托于那些虛無之物,無聊。

    等一切收拾好后,袁瑾寧與秦淵奕出發,向著陵山前進。

    這陵山位于京都郊外,要穿過一大片樹林才能到山腳下,離的倒是有些距離。再加上泥濘山路坑坑洼洼的,袁瑾寧感到一陣頭疼。

    好想念飛機火車啊,平穩又快速。不像如今這馬車,距秦淵奕的估計,到陵山腳下都得兩天,更何況到時候還得按照規矩,一步一步走上山頂。

    嗯,也是為了顯示自己對神明的尊敬。

    去他星星的規矩!袁瑾寧心里罵娘,幸好這世界沒有像小說里走一步跪一步那樣,要不然自己肯定得瘋。

    一路上,兩人無言。

    袁瑾寧臉上有些蒼白,許是看出她的不適,秦淵奕從沉木箱底拿出了布袋,從里面倒了些茶出來,然后修長的手開始沖泡茶水。

    微顛的馬車卻絲毫沒有影響他,連桌面上的茶盞都沒有晃動,只是水面闊開了波瀾。行云流水的動作令人賞心悅目,想不到秦淵奕還會泡茶。

    不一會兒,清雅的香味飄散出來,有著茶的苦澀又不缺醇香。袁瑾寧眼睛微亮,這茶香聞著便令人腦袋清醒了不少。

    等幾分鐘泡好后,秦淵奕倒了一杯推向袁瑾寧,眼神示意她喝了。

    袁瑾寧也不客氣,端起吹了下氣,然后輕輕抿了一口。原本昏沉的腦袋瞬洗混沌,袁瑾寧頓時覺得空氣都清新了不少。

    然后眼角瞥到秦淵奕將剩下的茶包起,輕放在沉木箱內,相比這茶肯定很珍貴吧,袁瑾寧忽然覺得秦淵奕沒那么混蛋了。

    之前,新婚之夜的斷臂之仇,看在這一盞茶的份上就算……

    還不等她想完,秦淵奕執起另一杯茶,對她舉了舉:“看你的表演,實在不行,你就擋刀吧,我有上好的金瘡藥。”

    袁瑾寧:“……”

    她收回之前的想法。

    馬車很快駛入袁恕指定的區域,一條小河,還有那樹上不明顯的印記。

    袁瑾寧立刻低聲:“來了。”

    將手中小小類似膠囊的東西含入嘴里,這可是她精心制作的血包呢,抬手摸了摸胸部的血包和豬肉,袁瑾寧眼里劃過勢在必得。

    而她這不雅的動作實在辣眼睛,秦淵奕默默撇開了眼,望著窗外神色冷凜。

    果然,一到那標志地點,空中忽然傳出劃破虛空的聲音。

    ‘咻’的一聲,一只箭羽飛向華貴的馬車,義一及時反應過來,一劍將箭格擋開。

    緊接著,幾十支箭夾雜著黑衣人出現,箭雨飛速逼近,所有人立刻抽出劍,將馬車保護的嚴嚴實實。

    袁瑾寧望著那群黑衣人,鳳眸含霜,特別是其中一個人的劍上綁著根灰色飄帶。

    她嘴角一抽,好明顯哦。

    老遠就看到了那隨風飄揚的帶子,怎么說呢,滿滿的違和感。

    箭雨被秦淵奕的手下盡數攔下,那群黑衣人二話不說直接撲上來,人數上的壓制,導致護衛們應付起來很是費勁。

    一人躲過護衛的攔截,直接一刀朝著馬車劈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山东德州明德普惠外汇配资 股票资配公司? 小说投稿赚钱的网站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微信小程序捕鱼 永利官方棋牌网投 甘肃快3一定牛 电玩城街机ios下载 富贵庄园官网下载 极速赛车10码刷水 捕鱼来了微信礼包领取 斗牛棋牌规则讲解 神测网幸运28公认最准 大圣闹海手机版捕鱼 韩国快乐8开奖官网 上海天天彩选4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