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奔向更好的人

    刀光閃過,馬車被劈成了兩半,但地面上只有木板碎片,沒有任何的人影。

    “你在找我嗎?”

    猶如鬼魅的聲音響起,殺手抬頭一看,猛然對上一雙空洞詭譎的眸子。

    一股涼意漫上頭頂,驚悚的令他汗毛豎立,冷艷的臉龐晦暗森冷。

    殺手瞳孔睜大,緩緩倒地。

    收回握著劍的手,袁瑾寧頓覺無趣。雖然吧,她沒有內力,但趁人之危這種事,不是信手拈來的嘛~

    女人胸脯鼓起,性感姣好的身材展露無疑,殺手們眼里有些疑惑,這袁瑾寧的身材什么時候這么好了,難道被滋潤太多次?

    他們也沒多想,繼續逼近。

    秦淵奕很是淡定的遠離了袁瑾寧一步,能把偷襲這種事干的那么順暢,這女人果然無恥。

    其余的手下心里一驚,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侯爺不是說她只是個弱女子嗎?不是說她只負責擋刀嗎??

    袁瑾寧一看,自己好像有些暴露了,立刻沖他們眨了下眼睛,故意張嘴無聲說道:假的。

    那些殺手驚疑不定的望著她,最后那劍上綁著灰色緞帶的殺手一狠心,對同伴使了個眼色。殺手們猛的發力,將護衛們通通擊殺,只余下義一和秦淵奕袁瑾寧三人。

    喲,有點實力。

    袁瑾寧神色微暗,看來那渣爹出了不少血,勢必要讓自己這顆棋子發揮作用。那自己要是不好好對待,豈不是辜負了渣爹的信任?

    嘴角勾起詭異的弧度,袁瑾寧瞥了秦淵奕一眼。

    所有殺手涌了上去,三人纏住義一,其余五人都撲向了秦淵奕。看這架勢,好像不是讓自己擋刀,而是真的想殺了秦淵奕!

    秦淵奕一人對五人,還要顧慮著自己,為了計劃進行,秦淵奕慢慢漸弱力度,裝出一幅體力消耗太快,有些不支的模樣。

    那帶頭的殺手一看,立刻抓住秦淵奕的‘破綻’刺了上來!

    袁瑾寧立刻撲了上去,撲上去前空氣詭異的波動了一刻,秦淵奕不動聲色的收回手,劍刃刺入肉里,灰帶殺手一愣,手上的感覺好像有些不對。

    不等他思量,下一秒整個人被擊飛出去,臨死前,灰帶殺手努力瞪大眼睛:“有詐……”

    袁瑾寧余光瞥見,袖口一動,銀光閃過,那殺手永遠的閉上了眼。

    胸口呲呲往外冒血,秦淵奕怒紅了眼,一把掀翻所有的殺手。那些殺手也演到即止,紛紛躺在地上裝死。

    袁瑾寧捂住胸口,鮮血緩緩從嘴角流下。

    她眼含悲哀之意,顫顫巍巍的伸手撫上秦淵奕的臉頰,蒼白染血的唇瓣輕啟:“王…王爺,臣妾…有話要對您說…咳咳!”

    秦淵奕睜大眼睛,望著眼前的一幕回不過神來,她眼里刻骨的愛意混著痛苦,晶瑩的淚珠順著雪肌落下,與血染紅了秦淵奕的雙眼。

    “或許王爺不相信臣妾,但臣妾…真的好愛您。”

    “真的…好愛好愛。”

    斷斷續續的聲音滿是虛弱,好似下一秒便會消逝而去。

    袁瑾寧笑著,凄美的臉上露出滿足。

    義一并不知那晚上兩人的密謀,看著這一幕,面癱臉上罕見的露出了憐憫和不忍。

    或許這袁氏,是真的愛王爺。

    只不過也是身不由己,被袁恕控制罷了。

    “別說了,你一定要活著!”秦淵奕忍不住大喊,也不知他究竟有沒有陷入這場戲之中。

    飄蕩的落葉倔強的在空中輪轉一圈,念念不舍的離開樹枝,落入泥塵之中。風也蒼涼,記錄下這一幕,連鳥兒叫聲都顯得極其悲哀絕望。

    “娘娘……”義一不忍出聲。

    被摟著的女子沒回應,只是癡癡望著男人,好似他是她的全世界。

    “王爺啊,臣妾只是您生命中的過路人,您忘了臣妾吧,去奔向更好的人……”

    女人清冽沙啞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后消失,伏在他臉上的手無力掉下。

    “不……”秦淵奕瞳孔縮緊,將懷里的人抱的越來越緊,無措的低語:“不要離開我。”

    鮮血染紅了這片天地,風開始刮大,將落葉吹起,沾血的枯葉飛向天空旋轉,飄向更遠的地方。

    義一震驚的望著自家王爺,莫非王爺他…其實也是愛著王妃的!?

    早知道在她生前,自己就不那般態度了。

    ……

    消息很快傳出去,王妃為攝政王擋刀,生命垂危。

    外界一片噓唏聲,原來那侯府大小姐對這攝政王如此情深,拿命相救。最后,感人肺腑的話更是讓無數閨秀垂淚,實在是太感人了。

    而此時的王府,原本應該如世人預料躺在床上的女人,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啃梨子。

    “嗯嗯~好吃,皮薄汁甜,不錯不錯。”袁瑾寧很認真的點評著水果。

    而秦淵奕黑著一張臉,看著文件,自動無視了袁瑾寧的聲音。

    吃完梨子后,袁瑾寧凈手,搓了搓裸露在外的皮膚,為什么忽然感覺這么冷,外面陽光挺大的呀。

    瞥了眼秦淵奕的臉色,袁瑾寧忍不住勾唇,眼里含著笑意:“不錯嘛,演技挺好的,演的我差點都以為你對我有意了。”

    男人不語。

    袁瑾寧秀眉微挑,有些不明白秦淵奕鬧什么,不就是半途中睜開眼故意嚇了他一下嘛?也沒見他被嚇著啊!

    嗯,加上自己很出戲的掏出了那塊假豬肉,準確來說,是兩塊。為了讓自己的身材看起來沒那么奇怪,袁瑾寧只好墊上兩塊不薄不厚的假肉。

    然后還很淡定的擦擦嘴上的鮮血而已,為什么秦淵奕會露出那么奇怪的表情?

    之后,一回來就開始沉默不語。

    男人真是個奇怪的生物。袁瑾寧捏了串葡萄,然后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亮了起來。

    她沖著秦淵奕詢問:“唉,你說要是我忽然出現在義一面前,會不會把他嚇死啊?”

    “滾!”秦淵奕只扔了下這一句,隨后便離開了房間。

    等出了門后,秦淵奕閉上了眼,他差點就真的信了那小騙子,自己的情緒在演戲時都被帶動了。

    自己真的喜歡她么?

    這倒沒有,只是在她的帶戲下順著劇情走罷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长沙麻将实战技巧100例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捕鱼游戏规则和技巧 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炒股哪里开户 欢乐斗牛下架原因 股票软件k线图 网上赚钱平台 浙江6+1奖池还有多少 海王捕鱼 打鱼赢话费 吉林市微乐麻将小鸡飞蛋 永久性出特公式 pk10官网开奖直播 快乐彩12选5手机版 麻将来了坐下失败 意甲连续进球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