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殺我自己

    這臉變的比她還快,學到了學到了。

    袁瑾寧的心滴著血,可想到后期的回利,心里平衡了不少。

    四人不知道的是,在不久的將來,她們辛辛苦苦經營了這么多年的虹衣坊,就這么被這十八錠元寶買去了,還是她們親手奉上的。

    時間回來現在,幾人轉眼間又恢復了剛進來的場景,五名女子圍著袁瑾寧坐成一圈。

    “公子要殺誰?除了親王帝皇,其余的奴家都可辦到。”紅衣嬌笑著,手不安分的在袁瑾寧手心畫圈圈。

    袁瑾寧眉眼含笑,只是那眼里似有著化不開的冰霜,伸手回執女子的手:“我要你殺了攝政王……”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袁瑾寧的視線就像是在看一個白癡。

    攝政王是誰,堂堂鳳靈國的戰神,一身的功夫詭異莫測,居然腦抽讓她們去送死?

    隨后袁瑾寧悠悠補充:“…妃。”

    四人松了口氣,但落京的神色更加奇怪了。

    被她盯的有些心虛,袁瑾寧摸著下巴沉思,這就是傳說中的,我殺我自己?

    “好,這三枚就先做定金,三日后,公子再來此地。”紅衣女點頭,不過一天煞孤星,殺了便殺了,相信那侯府和攝政王也不會怪罪下來。

    “那靜候佳音。”

    ……

    夜晚,天色黯淡,點點光輝閃耀在蒼穹之巔,皎潔的月光無私揮灑世間,給人們指名道路。

    霓虹的燭光將街道照亮,路上行人逛街叫賣,好一副國泰安民的景色。

    當然…這只是表面。

    出了那滿是胭脂味的樓兒,落京沉靜的和袁瑾寧走在路上。

    袁瑾寧出眾的氣質引來了許多閨秀偷看,袁瑾寧捏住落京低著的臉頰,迫使她望向自己:“你都不吃醋么?這么多女子望著我。”

    “吃醋?”落京懵逼。

    “就是生氣嫉妒的意思。”袁瑾寧簡單解釋。

    落京明了,一陣的無語。

    這還演上癮了是吧?難怪之前擋刀那幕戲能將義一騙到,又正好被派去出任務,導致現在義一也不知道王妃和王爺是演的。

    為義一默哀幾秒,落京神色認真:“臨君,你為何要殺自己?”

    這句話乍一聽,奇怪的很。

    “我當然是有自己的計劃啦。”袁瑾寧清冽的嗓音悅耳動聽,大步向前走去。

    望著那人挺拔的背影,落京忍不住撓頭,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袁瑾寧了。

    “你不問一下嗎?”

    “問什么?”她頭也不回,高高的馬尾甩動,帶著一股瀟灑散漫之意。

    落京想,若是這袁瑾寧生而為男子,絕對是天下女子最鐘愛的模樣吧?

    清冷淡漠,幽魅無情。

    袁瑾寧不言,只是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我早知。”

    風將她的發絲吹起,暗紅的緞帶瑰麗灑脫,落京一愣,忽然笑了。

    也是,這人的心思本就無法琢磨,自己只要保護好她便是了,何必想那么多。

    這一刻,落京才真心認同了袁瑾寧。

    兩人回了王府,但夜已深,王府大門早就關閉了,側門也自然沒留,袁瑾寧只好翻墻過去了。

    后退幾步,借用慣性飛快踩上墻壁,兩三下便到了頂處,一個帥氣的翻身落地,然后看了眼還在墻上的落京。

    她微微一笑,足間輕點,輕輕松松便‘飛’了下來。

    袁瑾寧面無表情,她怎么感覺落京在藐視自己??

    “走吧。”

    袁瑾寧熟練的躲開巡邏的人,落京眼眸深深的望著前面之人,看來此番出行是早有預謀,真是深不可測。

    其實不是,袁瑾寧只是記憶力很好而已,看過一遍巡邏方式和時間后便記在了腦海里。

    嗯,一個完美的誤會。

    王妃院很快便出現在了眼前,鈴蘭花在夜空照耀下似是發出了潔白的光輝,但仔細一看,那只是花瓣表面露珠反射的光輝罷了。

    一把推開房門,一個高大的黑影站在正中央,伴隨著陰陰冷氣,兩人同時僵住了腳步。

    這熟悉的身高,這熟悉的氣場,不用說,肯定是秦淵奕了。

    “奴婢告退。”落京直接了當的開口,隨即退下。

    袁瑾寧心累,認命的踏入房間內。

    男子驀然回首,面無表情的臉出現了一抹錯愕,眼前的人沐浴在月光下,清冷淡漠的眉眼讓他一陣恍惚,這是袁瑾寧?

    雖然氣息是她沒錯了,但外貌變化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收回其余思緒,淡淡詢問:“你去那兒了?”

    “我沒有必要回答你吧?”袁瑾寧上前,取下臉上的獸面,挺拔的鼻梁下是朱紅的唇。

    “本王沒有詢問你。”是命令。

    言外之意,兩人都懂。

    袁瑾寧停住手中的動作,所以說,她最討厭別人命令。

    抬眸冷冷望了眼秦淵奕,輕啟重回了女子獨特的嗓音:“我要休息了,王爺。”

    “這里是本王的房間。”

    此話一出,袁瑾寧愣了,是哦,她都忘了,夫妻兩人自是睡同一房的。

    只不過因為一些原因,秦淵奕才居于書房旁的一座院子。

    時間太久了,她自然而然的將這里當成王妃專屬的院子了。

    “那我走。”袁瑾寧不耐煩,直接轉身就走,左肩處猛地下沉,秦淵奕單手鉗制住她。

    巨力壓痛了袁瑾寧,她秀眉一豎,伸手搭在肩膀處的手上一個后肩摔,成功的令他紋絲不動。

    袁瑾寧深吸一口氣,身子前傾后腿猛地一踹,為躲避這一擊秦淵奕只好放手,利落閃身躲開。

    再抬眸看去,那人早已跑遠。

    飛快離開了院子,袁瑾寧確認身后沒人才終于放松了一些,她平息了下氣,百無聊賴的繞著荷池漫步。

    心里氣嗎?

    當然是氣的,這人一言不合就放冷氣,自己又不真是他的妻子,他有什么權利過問?

    而且想知道什么,直接問落京便是了。

    想到這里,袁瑾寧冷笑,她不傻,反而通透的很。

    那些人對自己有所隱瞞,那些人沒有,自己心里可謂是一清二楚。

    巧了,偌大的王府,無人真心對自己。

    坐在河旁石頭上,袁瑾寧褪下靴子,將腳泡入河里,冰涼的河水洗凈靈魂,袁瑾寧舒服的瞇起眼睛。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华东15选5历史开奖 中超26轮直播 弈乐贵州麻将 心水一点必中特什么意思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网络诈骗打鱼游戏赌博 常来海南麻将大鬼 捕鱼大亨现金安卓版 四川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个人心水十码中特2018 qq游戏大厅游戏列表 英超联赛排行榜 宝博棋牌老版本 基金资产配置现金类是什么 心悦吉林麻将官网 中成股份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