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渣男太子

    雖說袁靈舞聽不懂袁瑾寧的話,可直覺告訴她,袁瑾寧絕對沒說什么好話!

    “怎么了?”袁瑾寧出聲,便被熟悉的男聲打斷。

    俊逸的面容出現,嘴角帶著痞壞的笑,那雙極具風流之意的桃花眼含笑,看到袁瑾寧后,笑意更是擴大。

    一看兩人對視,袁靈舞心里一個咯噔,立刻擋在兩人面前,清秀的小臉上滿是慌張。

    她發現鳳裴炎一遇到袁瑾寧就開始不理智,所有心神都放在了她身上……

    不行!自己一定要守住鳳裴炎的心!

    “殿下~你怎么不陪母后了?”袁靈舞嬌嬌嗲聲,原本黃鶯般婉轉的聲音,硬是被她弄的陰陽怪氣的。

    果然,鳳裴炎眼里有一絲不悅,伸手粗魯的拂開袁靈舞這只花孔雀。

    那心心念念的麗容倒映在他的眸中,因為傷情而臉色有些蒼白,但卻不減絲毫美麗。

    他的眼神認真卻又晦暗,那里面真真假假的情意,好似一彎曲折的河流,想要流進眼前女子的心中。

    如果不是看出他眼底深處的薄涼,袁瑾寧就真信了。

    嘴角勾起淺淺弧度,伸手微微掩面,一派的‘害羞’,實際是遮擋自己臉上的厭惡。

    “殿下萬安,我們好久不見了。”清冽的聲音微軟,仿佛一朵雪蓮高傲清冷,卻只為你開放。

    這一認知讓鳳裴炎心花怒放,恨不得將如此美人兒擁入懷里。

    “殿下!”袁靈舞大喊,這邊的動靜很快引起了太后那邊的注意。

    “你怎么老是忽略了臣妾?臣妾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袁靈舞眼眶猩紅,盈盈的淚珠倒是讓她看起來有些惹人憐愛,鳳裴炎心一軟,回首牽起她的柔荑。

    “孤自然是知道的,”

    鳳裴炎深情款款的望著袁靈舞,明朗的聲音很是好聽:“舞兒是孤唯一的妻子。”

    身后袁瑾寧無聲笑了,只是那弧度充滿了諷刺,前一秒還和自己情意綿綿,后一秒便與別人深情款款。

    真是有意思。

    還記得這人之前還許她一世繁榮,現在又和袁靈舞說永遠是他的妻子,那自己要是真跟了鳳裴炎,算什么?

    小妾?好笑!

    這鳳裴炎放在現代,那簡直就是個妥妥的大渣男啊,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偏偏袁靈舞還沒感受到什么,滿臉幸福的倚靠在鳳裴炎懷里,望著袁瑾寧,眼里滿是挑釁。

    袁瑾寧眉目清冷,懶得鳥這個自欺欺人的白癡。

    就讓她多享受享受現在的生活吧,等到以后…可就沒這福氣了。

    袁瑾寧抬眸望向袁靈舞,眼里皆是殺意。

    令人窒息的殺意,袁靈舞瞳孔猛地縮緊。

    “這是在干嘛?!”

    蒼老的聲音響起,太后在嬤嬤打扮的扶持下緩步走來,望著太子和袁靈舞相擁的景象很是不滿。

    “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成何體統!”渾濁卻銳利的眸子瞪著袁靈舞,對她有了一絲不喜。

    這女人之前看著還挺貼心的,怎的如此不懂禮節。

    那紅艷艷的衣裳比她這個太后的還要花俏靚麗,一個如此雅致的詩詞歌賦宴會,怎么穿成這樣……

    兩人連忙分開,鳳裴炎低了低頭:“是孫兒的錯,還請皇祖母不要怪罪了舞兒。”

    太后面色微緩,看的出來對這太子很是喜愛,將對袁靈舞的不滿積壓在了心底。

    鳳裴炎立刻上前扶住了她,滿是貼心的輕言:“皇祖母,小心些。”

    眼看時機差不多了,袁瑾寧福了福身子:“妾身見過太后。”

    這時,太后才望向她,布滿皺紋的面容上神色莫名,她抬了抬帶著金甲的手:“嗯,你的傷勢如何?”

    “回太后,好的差不多了。”袁瑾寧低眉順眼,這幅樣子顯得她越發柔弱,有種讓人想將她抱在懷里的沖動。

    鳳裴炎不動聲色的收回眸子,在太后面前他還是知分寸的。

    隨后幾人同時沉默了下來,氣氛一瞬尷尬,老嬤嬤適時提醒:“太后,到開宴時間了。”

    太后昂了昂首,被鳳裴炎攙扶著朝露臺走去,太監立刻高聲吶喊:“太后,太子,太子妃,攝政王妃到——”

    “恭迎太后,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整齊劃一的人聲回蕩在院子內。

    袁瑾寧幾人陸續來到露臺,坐在指定好的位置,隨后太后開始了熟悉的宣告。

    什么什么提高眾人的文采啊,什么什么共同賞花喝茶。

    說的那么好聽,不就是相親嘛。

    袁瑾寧百無聊賴的扶著皓皖處的碧玉鐲子,這是太后第一次見面給的那鐲子,斜眼瞥了袁靈舞手腕一眼,居然沒帶。

    眼里劃過笑意。

    哎喲,這袁靈舞最近是不是過的太滋潤了,連腦子都沒帶?穿成這樣也就算了,居然還不帶太后指定了每次見她都要帶的玉鐲。

    等太后啰哩巴嗦完,詩詞大會立刻開始了。

    有的人作畫,有的人吟詩,有的人更加直接,尋上鐘意的姑娘便開始洽談。

    這時代的民風還算開放,只不過太后為人比較古板,再加上她對鳳裴炎的要求很高,才會對之如此嚴格。

    太后朝著袁瑾寧望去,她今日一身白衣很是符合宴會的主旨,腰背挺的筆直,端茶的姿勢優雅貴氣,手腕處那碧綠通潤的玉鐲襯得她肌膚如凝雪。

    似是感受到她的打量,女子對著她淺淺一笑,一顰一笑中皆是大家閨秀的姿態。

    倒是坐在她旁邊的袁靈舞…那一身亮眼的衣裳不堪入目,還不知規矩的靠在鳳裴炎手臂處,雖說這姿勢很是小鳥依人,可卻顯出了一股小家子氣的感覺。

    太后眸子微暗,果然庶女和嫡女無法相比,可惜了那袁瑾寧是個命不好的,有天煞孤星這一稱。

    等等!

    太后將挪開的視線重新落到袁靈舞皓腕上,臉色一黑,沉沉道:“太子妃,你這個手鐲挺好看的。”

    意味不明的話看似沒什么問題,袁靈舞并沒反應過來什么,還嬌笑著,撫摸難得一見的血鐲:“謝謝太后夸獎。”

    袁瑾寧垂下眼瞼,努力遮掩住自己眼底濃濃的笑意,還真是……

    怎么說呢,袁靈舞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挺可愛的,蠢的可愛。

    自己就要把自己給作死了,居然還不自知。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nba深圳赛 新手网赚项目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 棋牌娱乐注册送28 福建31选7奖金 qq分分彩官方网站 多乐彩开奖结果 怎么才算连码三全中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下 海王捕鱼有输很多钱的吗 福州麻将规则图解 欧冠联赛直播 大地棋牌玩法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大 河南快赢481合并走势图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