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來日方長

    熱鬧的攬月閣安靜下來,只余下物什碰撞的聲音。

    或沉重或清脆的聲音敲擊心頭,兩人站在對立面,互相凝望著。

    對上那雙仿佛能看穿人心的冷眸,袁靈舞率先挪開了視線,手指間的力度讓衣裳變了形。

    “你究竟要怎樣才能離殿下遠點?!”

    或許之前,她費勁心思嫁給太子,確實是為了榮華富貴。可這些天的相處,鳳裴炎的情意猶如滔滔不絕的江水,一點一點將她湮滅淪陷。

    她想,自己是真的愛上鳳裴炎了,盡管他花心,他風流,可自己愛的,不就是這樣的鳳裴炎么?

    同時袁靈舞也堅信,鳳裴炎也是絕對愛她的!

    似是看穿了袁靈舞天真的想法,袁瑾寧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后轉為大笑。

    “你笑什么!!”袁靈舞理所當然的認為袁瑾寧這是嘲笑自己,尖利的嗓音沖破閣樓。

    聞言,袁瑾寧立刻收斂了笑容,臉上所有的情緒瞬間無影無蹤,只余下一片的冷漠。

    “因為你很好笑啊。”

    袁靈舞確實很好笑,一個心思如此歹毒之人,今日居然站在自己面前說她有了喜歡的人,讓她離那喜歡之人遠點……

    呵!原主曾經也是豆蔻年華的少女,也曾心心念念于某個公子,可還不是被袁靈舞搶走?

    仗著柔弱、面帶微笑,將她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奪走。

    原來的袁瑾寧也卑微懇請她放過自己,可袁靈舞做了什么?

    她居然笑的暢快笑的得意,然后惡狠狠的告訴袁瑾寧:

    “我想離他遠點啊?可他自己非要貼上來,我能怎么樣呢?”

    思及至此,袁瑾寧原話奉還,清冽的聲音里沒有一絲情緒,聽在袁靈舞耳力卻是滿滿的諷刺。

    她睜大眼睛,猙獰的面容扭曲似惡鬼:“狐貍精,你說什么?!如果不是你勾引裴炎,他怎么會……”

    話還沒說完,‘啪’‘砰’的數聲,袁瑾寧居高臨下的望著被自己扇倒在地的女人,神情依舊冷淡,足足的藐視。

    “看來你是忘了,這話在三年前,你可是親口和‘我’說過呢。”

    “因果報應,”

    袁瑾寧從始至終都沒有泄露一絲情緒,好似對她來說,袁靈舞只是個陌生人:“我說過的,你曾經落在我身上的傷,我必以百倍奉還!”

    原本清冷的聲音壓低,暗沉嘶啞著抽出荊棘,將之纏繞縮緊,眼中的冷意像是荊棘之上的倒刺,深深扎進袁靈舞的身體里。

    吸她的血,食她的肉,讓她遍體鱗傷。

    袁靈舞倒吸一口涼氣,這才猛然反應過來,袁瑾寧已經不是那個任她宰割的軟包子了……

    “你是不是覺得,只要我不靠近鳳裴炎,他便會全心全意的愛你?”袁瑾寧跳開話題,重新扯上鳳裴炎。

    看袁靈舞那面上的情緒,便知她果真是這么想的。

    袁瑾寧眸含嘲諷:“該說你天真呢,還是弱智呢?何必自欺欺人呢?鳳裴炎當然愛你,但他也愛我,愛那窯子里的姐兒,愛這世上每個頗有姿色之人!”

    “你閉嘴!”袁靈舞失聲尖叫,胸口劇烈的起伏踹息,那雙眸子睜得老大,密密麻麻的紅血絲蔓延在眼球上。

    “袁靈舞啊袁靈舞,你就別活在夢里了,認清這個現實吧!”

    袁瑾寧直接無視她,殺人償命,所以她選擇了這種不見血的殺人方式。

    字字誅心,鮮血淋漓。

    “我叫你閉嘴!!”那人一下子從地上站起來,搖搖晃晃的朝她撲來,扭曲的面容不復清純:“閉嘴閉嘴閉嘴!!”

    “啊啊啊!我殺了你!”

    “殺了你!”

    凄厲的聲音自是引起了小廝的注意,但他們可不敢輕易上前。

    掐過來的雙手卻只穿過了空氣,袁靈舞睜大眼睛,怎么一瞬間袁瑾寧就消失在自己眼前了?

    還不等她想明白,那猶如鬼魅的聲音呢喃在耳邊:“這就受不了了?當初我受的痛,可比這重的多。”

    袁靈舞瞳孔縮緊,甩手猛地撲向旁邊,但依舊撲空,整個人摔倒在地:“啊——”

    含著痛苦的慘叫傳來,背對著袁靈舞的白衣女子神情漠然,連頭也不回的離去,空中緩緩傳來一句:

    “這只是開始。”

    我們,來日方長。

    狹長的鳳眸滿是寒霜。

    ……

    等回到王府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袁瑾寧靈巧的跳下馬車,抬首望了望嵌在半空的月牙兒,腦海中忽然浮現了一張俊美冷酷的面容,說來好久沒見秦淵奕了。

    最好一輩子也不見,相比自己之前利用他收復虹衣坊的事,他已經知道了。

    要是見面了,估計又是一頓警告加諷刺。

    提起虹衣坊,袁瑾寧準備推門的動作一頓,不然趁著現在去一趟撫芩樓,已經過了好幾日,也不知那幾人跑路了沒。

    她轉身朝著車夫吩咐:“去撫芩樓。”

    那車夫一臉懵逼,大晚上的,王妃去撫芩樓作甚?

    那撫芩樓也有小館……車夫面色詭異,忽然覺得攝政王腦袋上有點綠。

    心里活動很是精彩,但依舊兢兢戰戰的將之送去。

    一來到樓中,又是那熟悉的老鴇,又是那熟悉的臺詞:“小姐,您是來看羽聆公子撫奏的么?快快里邊請。”

    袁瑾寧挑眉,這羽聆可是撫芩樓的排面,撫芩樓又分為兩個館,一個主女姬,另一個便是男姬。

    兩館都有頭牌,而這羽聆公子,便是凌駕于這兩頭牌之上的招牌。

    因為傳聞此人的樣貌俊逸無雙,清冷優雅,雖無人見過他的真實面容,但僅露出那撫琴的手,便讓人癡狂著迷。

    “不了,我是來找……”忽然想起,她好像沒問過那四人名諱。

    袁瑾寧頭疼的揉了揉額:“便是那消息最靈通,穿著不同顏色衣服的四姐妹。”

    老鴇了然點頭,帶著她來到三樓,靠近中央小河的一間房,窗外便是一池的蓮花,中央有著露臺,一艘船正朝著那邊慢悠悠的劃去。

    “這里是最好觀看表演的位置,請姑娘稍等,我很快便去叫那四姐兒。”

    對于她的自作主張,袁瑾寧也沒有表現出不滿。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姚记棋牌官网版下载 赛车基本走势图 互联网是靠什么赚钱 幸运28怎么看走势图 pc蛋蛋人工计划 浙江6+1中奖规则图标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 捕鱼来了核弹老不来银甲虎鲨 吉林长春微乐麻将 微信捕鱼可以赚 四川麻将* 股票走趋势是什么意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 急速赛车开奖软件 游戏币赚钱的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