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蛇蝎美人兒

    其實,袁瑾寧看這人挺不順眼。

    “真正的有趣,是兩人廝殺不留情,而不是像二位一般‘情意綿綿’。”

    說罷,指了指棋盤一空位。

    為什么說這棋情意綿綿呢,因為秦淵奕明明有一步走了便可以贏,但卻遲遲不落子,這不是情深深是什么?

    “你!”

    藍衣女子似乎不怎么會吵架,被這么一說便氣紅了臉,她求助似的望向秦淵奕。

    只見男子動作不停,將就要落下的棋子一轉,放在了袁瑾寧指的位置。

    他贏了。

    藍衣女子眼眶一紅,好不可憐,望著袁瑾寧氣憤道:“有本事,我們來一局!”

    她還不信了,自己如此棋藝,斗不過這女人!

    “來就來!”

    誰怕誰。

    袁瑾寧一擼袖子,滿滿的糙漢氣息,白皙的玉臂露出,在光束照耀下,仿佛散發著光芒。

    秦淵奕眸子一深,心里莫名的煩躁。

    她這一舉動,讓藍衣女子更是嫌惡了,自己干嘛要和她比,簡直拉低身份。

    也不管幾人神色各異,袁瑾寧與藍衣開始了對弈。

    一開始,袁瑾寧落子非常的溫柔被動,任由藍衣一點一點將自己逼入絕境。

    看著棋盤朝著自己預料的方向發展,只剩最后一顆便能圍住黑子,獲得勝利,千曲嗤笑一聲:“還以為姑娘是什么厲害人物,原來也不過如此。”

    千曲是藍衣女子的名字。

    說罷,便眨著水眸對秦淵奕羞澀一笑。

    秦淵奕看著棋盤沉默,心里多少有些失望的,看來是他高估了袁瑾寧。

    袁瑾寧且笑不語,下一秒,手中的位置一挪,白子被圍住……

    千曲是白子,她是黑子。

    全場陷入一陣死一般的寂靜,圍棋便是誰最先被圍住,那人便輸了。

    “你輸了。”清冽的聲音響起,將幾人思緒拉回。

    千曲表情難看至極,望著棋盤怔怔呢喃:“怎么可能?”

    明明是黑子必死的局,為何她簡單一子便扭轉了整個局面?這失敗來的措不及防,藍衣不能接受。

    “所以我才說,無趣至極。”

    花里胡哨的,直女·袁瑾寧嫌棄,這種貓溜老鼠般的戰略,簡直不要太好玩了。

    ‘砰!’巨響聲驚擾起亭上的雀兒,紛紛撲騰著翅膀飛遠。

    散落的棋子顆顆晶瑩剔透,表面散發出淡淡的光輝,一看便是價值不菲,敲擊地面發出一陣的脆響,氣氛一瞬間凝固下來,秦淵奕面色下沉。

    千曲這才猛然意識起,秦淵奕還在場…

    她忍不住身子一顫,小心翼翼的望向他:“我、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時候,你能在本王面前自稱‘我’了?”沙啞磁性的聲音幽異。

    女子猛的退后一步,劇烈的踹息,努力讓自己保持呼吸順暢。她頷首卑微,極其不情愿的回答:“奴婢,知錯。”

    “下去領罰。”

    袁瑾寧詫異,這千曲不是秦淵奕的愛人么?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打是親罵是愛,愛的太深用腳踹?

    雖然她不知道這罰是多重,可要真心歡喜之人,定是不舍得讓她受傷的。

    “她只是個奴婢?”袁瑾寧沒忍住的問出聲,得到秦淵奕點頭回答。

    這下袁瑾寧笑了,一個奴婢,居然這么猖狂,難怪第一次見面,她看自己眼里都是厭惡,看來又是一個喜歡秦淵奕的妹子。

    可那眼神里的不屑,袁瑾寧還真不明白了,一個小小奴婢,有什么資格在自己面前不屑?

    “呵!王府的奴婢這么神氣的嗎?”袁瑾寧陰陽怪氣,將千曲氣的不行,但又不敢出聲。

    她只是因為棋藝不錯,才被秦淵奕青睞了那么一會兒,若不是靠著這棋藝,自己連見他一面都難,更何況靠秦淵奕如此近?

    但自己唯一靠近王爺的籌碼,卻被這女人搶走了,實在是可恨!千曲眼眶猩紅,死死低著頭,不讓人發現自己的情緒。

    秦淵奕沒回應袁瑾寧,只是對千曲冷冷出聲:“退下。”

    “是…”千曲不甘心的握緊拳頭,不情不愿的離去。

    亭子內一片安靜,氣氛卻不尷尬,落京識趣的退下,將空間留給兩人。

    懶洋洋的望了眼高大的男人,袁瑾寧斜靠在座椅上,美人兒哪怕隨意的一個姿勢,都格外的養眼。

    “袁恕那邊有什么情況?”秦淵奕詢問。

    “沒動靜。”袁瑾寧聲音有些冷淡,倒是有些好奇,秦淵奕不詢問上次紅棠那件事嗎?

    其實秦淵奕如她所料,早從落京那里聽了全部內容,很聰明的推斷出了整件事的經過和她的計劃。但他并沒有選擇出來阻擋,而是任由其作為,并不干涉。

    她好似一顆蒙塵的明珠,是時候擦去灰塵,綻放她的光輝了……

    “昨日宴會后,你可知外面傳些什么?”

    聞言,袁瑾寧提起了興趣,聽這話題,肯定和自己有關。

    “傳甚?”

    “攝政王妃,蛇蝎美人,因為其妹妹讓之作畫,便將她毆打至殘。”毫無感情的聲線像是機器發出的。

    袁瑾寧臉色一僵,隨之眼神沉冷下來。

    至殘?她昨天就打了她一巴掌,就殘疾了?這袁靈舞是花兒嗎,這么容易折斷??

    若她真是花兒,也是那黑心的白蓮花!

    簡直氣的牙癢癢,袁瑾寧嘴角忽然勾起弧度,腦海中開始計劃怎么弄死袁靈舞了。

    既然這樣抹黑自己的名聲,那就不要怪她了……

    “這件事,我自會解決,先走了。”

    袁瑾寧不再多待,和一個總是散發冷氣的人待在一起,其感受,真的不好。

    ……

    得到允許后,袁瑾寧來到了皇宮內。

    自從那次見了太后,好像她就沒有來過皇宮,那次走的匆忙,自是沒有好好打量這皇宮內景的。

    一座座玉瓊宮殿坐落在此,彎彎繞繞的路徑曲折離奇,簡直比電視上的還壯觀宏偉。

    袁瑾寧心里連連稱奇。

    前面帶路的太監催促,聲音里隱隱約約透著不耐煩之意:“王妃娘娘,還請您快些。”

    袁瑾寧裝作聽不見,依舊慢悠悠的走著,她進來沒有步輦就算了,一個奴才還狗眼看人低起來了,古人真是奇葩。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网游赚钱项目 信誉好的棋牌游戏有哪些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股票代码查询网站 星悦内蒙麻将官网下载 天地人和棋牌? 广东11选5规则说明 辉煌棋牌在哪里下载 甘肃体彩11选5一定牛 36选7复式投注说明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四方河南麻将官方 江西多乐彩机选 股市网站模拟 黑龙江36选7玩法介绍 信誉棋牌游戏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