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明目張膽的威脅

    領路的太監見此,袁瑾寧明顯和他杠上了,縱然心里再不爽,也只能忍著,誰叫他只是個奴隸呢?

    走了許久,才到了太子的東宮,等到了門口,太監便丟下袁瑾寧離去。

    “敢問是攝政王妃么?”一宮女裝奴婢眼帶清傲,但基本的禮儀還是有的,比那帶路的太監好多了。

    袁瑾寧揚了揚下巴。

    “請隨奴婢來。”

    隨后,兩人七拐八拐的來到主殿,遠遠看去朱紅的大門緊閉,連個宮女都看不到。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套路,又是太后搞的那一招,袁瑾寧目露譏諷,這袁靈舞還想給自己個閉門羹吃?

    看來,鳳裴炎應該是不在,否則袁靈舞怎么敢自作主張。

    “太子妃讓你在此等候。”宮女抬著下巴。

    “我等她?”

    袁瑾寧嘴角的笑逐漸消失,神色開始轉冷,帶著一股冷人的駭氣:“作為妹妹卻讓姐姐等她?要是如今來的是太后娘娘,我這好妹妹敢讓她在此等候么?”

    陰郁的眼神落在宮女身上,讓她忍不住顫了下身子,后退一步,悻悻然:“奴婢前去稟……”

    “閉嘴!”

    話還沒說完,被袁瑾寧打斷,走近了大門,抬腳狠狠一踹,伴隨著劇烈的響聲,緊閉的大門被踹開。

    突兀的巨響回蕩整個東宮,驚起枝頭的鳥兒競相飛走。

    里面的景象顯露,一群宮女眾星捧月般圍繞著袁靈舞,她舒舒服服的倚躺在軟榻上。宮女們捶背的捶背,捏肩的捏肩,手中還捏著蜜餞,好不快活。

    她驚疑不定的望著那滿身冷意的女子,袁瑾寧周身的氣質讓一眾宮女忍不住后退幾步,將主子暴露在她眼前。

    “你干嘛?如此不知禮儀,這里是東宮,那里容得你如此放肆!”袁靈舞高聲大喊,因憤怒微微扭曲的面龐早不復純情。

    “禮儀?”袁瑾寧神色有些古怪,眼底的譏諷好似利刃刺入袁靈舞的心中:“究竟是誰不知禮儀?皇嫂來見,你卻將我涼之門外,像對待一個奴隸般,想怎么處置就怎么處置?”

    “可你別忘了,我不僅是你皇嫂,還是你姐姐!怎的,成了太子妃后,你連尊卑之事都忘的一干二凈了?”

    “肖玫霜教你的是不是都喂狗去了?還給我甩臉子?我告訴你,就算你真的成了后宮之主,你見我也得低頭恭恭敬敬!”

    咄咄逼人,步步靠近。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搶得話語權,一頓訓斥,將要說的話全說完,讓對手無話可說!

    袁靈舞被懟的啞口無聲,整張臉都漲成了豬肝色,憤怒的目光像是要將袁瑾寧給吃了般恐怖。

    靠近了軟榻,袁瑾寧一屁股坐在邊緣,伸手撫上之前袁靈舞被她所打的那側臉頰,好似滑膩的蛇信子黏舔著她,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袁瑾寧抬起黑沉眸子,瞥了一眾想搞事情的宮女一眼,只這一眼,眸底瑰麗的嗜血之意,帶著駭人的殺意,讓人遍體生寒。

    一瞬間,與其目光相觸,皆是一股涼氣從腳底蔓延,直沖天靈蓋。

    宮女們連連后退,眼底的恐懼展露無疑,她們也是人,會害怕,更怕死。

    毫無疑問,如果她們有所動作,這個女人絕對會殺了她們……

    “我警告你別亂來,小心我告訴殿下!”

    袁靈舞嘴里嚷嚷著威脅的話,可身體卻一動不動。

    整個人都僵硬了,維持著一只手趁著下巴的姿勢,另一只執著蜜餞的指尖微微顫抖,暴露了主人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懶得理會袁靈舞這一句沒有絲毫威懾力的廢話,袁瑾寧忽然靠近,一張麗顏猛地放大,一把捏住了袁靈舞的臉。

    近距離撞入她那雙詭異的黑眸中,袁靈舞渾身血液凝固住。

    眸底毫無波瀾,似是一片沼澤,看似平靜安全,實際上危險重重,她的眼神似乎有些空洞,又帶著看破世間的漠然。

    這種眼神,反而讓人更加恐懼害怕,一股窒息感撲面而來,無形捂住了袁靈舞的口鼻。

    “你敢動我?!”袁靈舞尖叫,望著袁瑾寧精致的面容,心中的邪念迅速抽枝發芽。

    她手指微動,蜜餞悄無聲息的落地,在地上滾了幾圈。

    猛地伸出一雙手朝著袁瑾寧的脖子處襲去,看這架勢,袁靈舞想讓她死。

    眸子一深,袁瑾寧憑借多年經驗輕松躲開,反身單手掐住袁靈舞的脖子,將她放倒在軟榻上,一雙透凈的眸子倒映著女人掙扎扭曲的面容。

    “聽說妹妹被人打殘了,作為姐姐,我自是要來看望的。”

    “可姐姐我看來,妹妹好像并沒有受傷呢…”說著打量了一遍袁靈舞婀娜的身姿,笑的詭異:“姐姐怎忍心妹妹欺騙世人?不如,讓姐姐坐實了外面的謠言吧?”

    她這話說的已經很明顯了,便是真的要打殘了袁靈舞。

    袁靈舞睜大眼睛,整個人氣到發抖,窒息的感覺越發強烈,心底充斥著恐懼之意。

    “這就害怕了?”意味不明的輕呢響起。

    望著袁靈舞那逐漸青紫的面色,袁瑾寧淡定的松開了手,拿出帕子仔仔細細的將手指擦干凈,然后扔在了腳下,輕飄飄的在空中蕩了一會兒,便不甘的落地。

    捂著脖子狂咳嗽的袁靈舞,望著被踩在腳底的方帕,眼眶充血,一片的猩紅。

    那眼底的憎恨與瘋狂令人驚悚不已,究竟是要有多大的仇,才會讓人有如此的恨意?

    甚至令袁靈舞快要入魔…不,袁靈舞本來就是惡魔!

    對原主來說,這個抽她筋扒她皮飲她血的人,就是惡鬼!

    這個憎恨著自己的人,在整整十七年不間斷的欺負著那個女孩兒。

    袁瑾寧眸中的諷刺一閃而過,居高臨下的望著那張丑陋無比的臉:“姐姐我呢,自是不舍得讓妹妹如此為難的,畢竟你我二人姐妹情深,斷是不會如外界傳聞那樣的,不是嗎?”

    此話一出,袁靈舞臉色再度變了,她猛地抬起頭望著袁瑾寧。

    這話的意思便是,讓她去澄清之前抹黑她的謠言,不然就真的打殘她……

    “當然…”

    袁靈舞顫抖著身子,一字一句極其的不甘:“外界自是傳聞,姐姐對我可是極好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股票什么开盘 七肖王中特 琼崖海南麻将安卓版官方网 西甲足球 网上的棋牌是真的吗 股票短线牛人 江苏7位数每晚几点开奖 辽宁35选7好运彩规则 欢乐斗棋牌捕鱼技巧 老北京麻将下载安装 股票怎么开户 qq分分彩计划是什么 浙江6 1开奖结果走势图 街机电玩捕鱼安装 心悦辽宁麻将 股票初学者入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