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此人高深莫測

    前一秒,她還對其一番羞辱謾罵。

    下一秒,袁靈舞居然還能面不改色的與自己演起姐妹情深,牛批牛批。

    看到她那么順從,袁瑾寧倒是有些意外,她還以為袁靈舞會再掙扎一番呢。看來,這段時間在東宮的斗爭生活讓她更加成熟了。

    太子自是不止袁靈舞這一個女人,還有一個側妃,兩名小妾,那側妃可是丞相府中的二小姐。

    如此的身份,為何甘愿做鳳裴炎的側妃,自是對那極品大渣男一往情深了。

    而袁靈舞不過是安平候府的一個小庶女,身份上便落了人家一大截,足以想象,袁靈舞在東宮內究竟過的是怎樣的生活了。

    看來她得找機會兒去見識見識那丞相府的二小姐,說不定兩人還能聯手,惡心惡心袁靈舞這個白蓮花呢。

    眼看事兒也算解決了,袁瑾寧面上重新掛上淺淺笑意,提高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能聽見:

    “妹妹呢,也不用操心了,今天這事兒,除了我們,誰都不會知道。”

    此話一出,袁靈舞懵逼了,怔愣了幾秒后立刻回想起了第一次在皇宮見面,自己在她身上栽的大跟頭。

    袁靈舞立刻拿起銅鏡,往自己脖子處照去。

    那里肌膚雪白光潔,別說什么掐痕了,連個頸紋都沒有!

    明明是應該高興的事兒,袁靈舞的臉色卻一瞬間白了下來。

    她這么快的順從,就指望著脖頸間痕跡當物證,給袁瑾寧扣上一個更大的罪名呢!

    結果,竹籃打水一場空,就算有這么多宮女在場,又有何用?

    依著鳳裴炎那偏心的層度,和空口無憑的白話毫無區別,他估計會認為這一宮的主仆都失心瘋了!

    “你怎么做到的!?”袁靈舞終于繃不住情緒,將銅鏡狠狠砸在地面。

    袁瑾寧自是懶得回答她,轉身朝著后邊擺了擺手,那背影極其的瀟灑淡漠,悠悠的聲音傳來:

    “我不想再來第二次,妹妹也是這么想的吧。”

    這是威脅,**裸的威脅!

    沒走出多遠,女人不甘的怒吼,夾雜著物件破碎的聲音,伴隨著宮女一陣陣凄厲的慘叫。

    袁瑾寧嘆息一聲,往前走去,女人吶,毒蝎般的存在。

    來到宮門口,遠遠的便看到落京朝著這邊跑來,抓住她一陣打量,似是生怕她有個什么閃失。

    “我沒事。”袁瑾寧笑著解釋。

    抬眸之間,卻忽然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一襲白衣,公子溫潤如玉,魅惑的狐貍眼細長好看。

    還有那白紗蒙住下半張臉,身邊跟著個小小書童模樣的人。

    這不是羽聆么?

    袁瑾寧眼底劃過詫異,與之對視一秒后,對方沖她禮貌點點頭,隨后便上了那華貴的步輦,朝著宮內走去。

    似是瞧出袁瑾寧一直望著那身影,落京臉上有些猶豫。

    思來想去,還是低聲出口解釋:“這人是京都赫赫有名的才子,也是太子的夫子,人稱宇翎公子。”

    宇翎…羽聆?

    袁瑾寧勾唇,艷麗的面容因這一笑越發動人,估計任誰也想不到,這有名的才子人物,其另一個身份是那青樓兒賣藝的招牌兒!

    “根據內部情報,這公子,也是太子的軍師,此人高深莫測。”

    此話一出,袁瑾寧詫異了,卻不是對羽聆身份的詫異,而是對落京就這么說出來而詫異。

    就這么將情報告訴了她,不怕自己泄露出去嗎?

    袁瑾寧望向落京。

    清秀的面容上依舊掛著大方得體的微笑,眼底的信任展露無疑。

    袁瑾寧挑眉,面色微暖,心底默默的將落京劃進自己的包圍圈內。

    她這個人就是這么奇怪,只要別人一個微小卻帶著真心的舉動,便能輕易讓她接納于人,但如果他人對自己做出一件壞事……

    袁瑾寧必定十倍奉還!

    沒辦法,她就是這么個眥牙必報之人。

    大手攬過落京,另一只手狠狠在她臉上掐了一下,袁瑾寧笑容燦爛:“走,爺帶你去攬月閣吃頓好的!”

    “好啊好啊。”一說到吃的,落京眼睛便亮了起來。

    認真說起,落京好像被自己帶成吃貨了……沒事沒事,能吃是福嘛~

    ……

    一來到攬月閣,袁瑾寧大肆揮霍,一口氣點了好幾道菜,特別是它家那個招牌酸菜魚,簡直好吃到不行,是袁瑾寧的最愛。

    等吃飽喝足了,袁瑾寧毫無形象的倚靠在凳上消化,另一邊的落京,姿勢一模一樣。

    此處是個靠窗的位置,攬月閣正對著街道,這里自是能夠看清外邊熱鬧的景象。

    原本和平的街道忽然開始沸騰起來,猶如一滴水墜入油鍋內,直接炸開了鍋。

    袁瑾寧視線被吸引過去,只見一群人圍著成了一個圈,中間似乎躺著個男子,外圍一匹棗紅馬焦躁的不已。

    瞇起眸子看過去,想要看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兒,卻被人群涌動的頭遮擋。

    “那不是……”落京低呼,滿臉的焦急:“娘娘,那是王爺的副將!”

    袁瑾寧面色一緊,秦淵奕的副將也是位猛人,當年鳳靈國與蠻夷一戰中,對方利用下作計謀困住了秦淵奕等人,那副將二話不說,直接帶人闖入營中救下秦淵奕。

    隨后斬下敵軍首領頂上人頭。

    擒賊先擒王,沒了主心骨,很快蠻夷大軍便連連衰敗,最后只能遞與一份投降書。

    此事很快流出,獲得了百姓的好評與贊美。

    看似思慮了很久,其實不過也才幾秒,袁瑾寧很是利落干脆的翻窗跳下閣樓,落京緊隨其后。

    雖不知,為何那副將葉峮會倒在路邊,再這樣下去,秦淵奕那邊必定會受到波及。

    而且這等大英雄,絕對要救!

    靈巧落地,袁瑾寧沖進人群中蹲下,地上的男子面色蒼白,沒有呈現灰白或青紫之色,還算好,袁瑾寧松了口氣。

    伸手便要探向葉峮的手掌,一婦人立刻拉住她,滿臉的不贊同:“小姑娘家家的,怎么不知害燥?”

    莫不是將自己誤會成那要趁人之危的女色狼了?

    婦人臉上的表情告訴袁瑾寧,她真相了。

    關鍵時刻,袁瑾寧可沒那么多耐心與她解釋,直接甩手凝眸:“我正在救他的命,別在這里礙事!”

    “唉,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nba全明星 上海选4彩票走势图 河南11选5任5走势图 快速赛车的技巧视频 东方6十1历史开奖 平特一肖计算公式 麻将基本规则 捕鱼大师现金版破解版下载 温州茶苑app 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 申城棋牌四人斗地主 股票大盘指数怎么来 qq分分彩网址推荐 安徽快3 推倒胡13张麻将技巧口诀 刘伯温六肖选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