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王爺與葉峮更配

    那一腳力度極大,連牙齒都被踢飛了出去,連忙避開灑來的鮮血。

    袁瑾寧眸光一暗,甩手一根銀針,飛擊另一個大漢。

    那大漢眼疾手快接住,朝著袁瑾寧冷冷一笑:“雕蟲小技。”

    “是嗎?”袁瑾寧左眉挑起,嘴角含笑,靈巧躲開身后襲來的一拳。

    接針的大漢被她的反應弄的有些糊涂,低頭一看,只見針的全身泛著紫色光澤,而他整條手臂表皮都蔓延上了一連串詭異的紫色紋路。

    “你……”

    大漢瞳孔縮緊,下一秒便倒了下去,另一個同伴震驚,還沒回神便被袁瑾寧干脆利落的干掉。

    她站在兩具尸體前,蹲下身,隔布拿起毒針,愛惜的包裹在自己的內袖中。

    這些帶毒的銀針,都是自己閑來無事弄出來的,沒想到誤打誤撞,居然做出了如此厲害的毒。

    “唉~”袁瑾寧悠悠嘆息一聲,眸光冷的凍人:“要怪就怪在,你們太輕敵了。”

    一看她只是個‘柔弱’的女人,就半戲弄的和自己打起來,看來他們并不是專業的殺手。

    因為在殺手界,這種現象是不可能發生的。

    這幾人更加偏向于個人勢力,而且是那人的身份不簡單,至于為什么袁瑾寧不懷疑他們只是趁火打劫。

    是因為從交手中,袁瑾寧看出兩人的招式相似,并且經過了專業的訓練。

    余光觀望落京那邊的狀況,女子的一招一式讓袁瑾寧更加篤定這一猜想。

    “娘娘,人解決了。”落京的聲音喚回袁瑾寧的思緒,她轉身朝著那邊走去。

    “留了活口嗎?”

    信步走至前,女子被落京鉗制跪在地上,瞪著袁瑾寧的眼里全是不甘心。

    蹲下身,拍了拍女子的臉頰,袁瑾寧歪頭:“你是誰的人?”

    女子瞳孔微縮,面色卻沒有任何變化:“我只是想從中撈點好處…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袁瑾寧笑了,站起來居高臨下的望著女子,眼底的沉色讓人心驚膽戰,瞥了眼落京:

    “做了吧。”

    此話一出,女子猛地掙扎起來,但卻被落京死死摁在地上。

    她嘶聲尖叫:“我都說了我只是個普通女子,你還想怎樣?你不能殺我。”

    “你當我是二百五?以為我們會放虎歸山?”袁瑾寧扶額,求個饒也這么的理直氣壯,誰給她的臉?

    反正她也不會說實話,不如斬草除根,這樣便無人能知是她們主仆兩人做的。

    遞給落京一個眼神,落京秒懂,抽出匕首。

    反射的光透著寒意,女子心知逃不過一死,不再掙扎,只是那陰翳的眼神恐怖至極。

    “殿下遲早會找到你的……”

    話還沒說完,落京直接了當的下手,一擊斃命。

    袁瑾寧:“……落京??”

    落京淺淺一笑:“聽著鬧心,反正也沒人知道是我們干的。”

    此話與袁瑾寧的想法不謀而合,袁瑾寧嘆息一聲,立刻熟練的上手處理現場。

    很快,所有兩人存在的證據全部被抹除。

    葉峮那么五大三粗的一個人,她肯定是背不動的,所以背葉峮的這個艱巨任務,就交給了落京。

    別看她身材嬌小,但力氣和她的外表完全不符,輕輕松松就拎起了那大老爺們兒。

    兩人盡量找人煙稀少之地,連著那匹葉峮的馬也被牽了回來。

    回到王府門口,便碰見了剛從外面回來的秦淵奕一行人,那男人紫冠束發,廣袖袍子上一圈圈紫色紋路,襯得他越發神秘俊美,菲薄唇瓣下光潔的下巴。

    男人眉頭微擰,連忙上前將葉峮接過來,最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他接過來后抱起了葉峮。

    抱就抱唄,但他偏偏要用公主抱。

    腦海中再次回想起外面另一個傳言,據說葉峮不顧生命安危救出秦淵奕,是因為心中別樣的情愫。

    但秦淵奕卻心系華謙,三人之間各種狗血的劇情奇葩不已。

    袁瑾寧嘴角狂抽,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她個人覺得秦淵奕與葉峮更配,畢竟他可沒對華謙進行過公主抱。

    將葉峮交出去后,接下來都不關袁瑾寧的事了,至于事情經過,落京自會去報告。

    袁瑾寧徑直回到臥房,立刻前往她自己開的一個小浴池內,每次完成任務后,袁瑾寧都會將自己里里外外清洗一遍,只為了去除那難聞的血腥味兒。

    泡在舒適的浴池內,袁瑾寧執起一枚花瓣沉思。

    現在自己已經建立隱閣,也讓四姐妹認真去接客…啊呸,接單了。

    不過距那邊的消息,因為四人出了名的懶,導致很多人都忘了還有這幾人的存在……也得虧第一次見面,四人大肆吹捧自己,不然袁瑾寧估計也不會認識她們。

    幾個不靠譜的。

    袁瑾寧頭疼,自己的嫁妝雖多,但也經不起她這么消耗,得快點找個收入來源。

    還有閣內其余四人,袁瑾寧覺得頭更疼,那幾人估計還不知道這虹衣坊已經易主了。

    要是招人的話,太不現實了,這古代的殺手大多數都單干,比如那名聲在外的青瀾劍道,不知男女,標志性的東西便是那柄名為‘青瀾’的利劍。

    袁靈舞那邊已經壓下了那些匿論,但自己了解那個白蓮花,她絕對不會就這樣放棄對付自己,所以還得一直提防著被她發現自己的蹤跡。

    一邊防著這個,一邊防著那個,還得自己壯大勢力,袁瑾寧疲憊不已。

    思來想去,就是沒有一個好的解決方案。

    倦意的閉眸,不知不覺中,袁瑾寧就這么靠著池璧逐漸睡去。

    睡夢中,忽然感覺臉上有些冰涼,袁瑾寧羽睫顫動,下一秒便睜開了眼。

    卻對上了一雙死寂幽冷的眸子,袁瑾寧瞳孔縮緊,條件反射的伸手襲向對方的脖子,纖手卻被人鉗住。

    “是我。”熟悉的嗓音安撫了袁瑾寧,她怔愣幾秒,睫毛顫動的厲害。

    這一系列動作讓秦淵奕皺眉,這女人,究竟是多么沒安全感,不然反應怎么如此之大。

    調整好情緒,袁瑾寧心里有些惱火:“你干嘛?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啊?!”

    秦淵奕抿唇,微微松開手中滑膩的觸感,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他的動作帶來一陣風,身上感受到了涼意,袁瑾寧這才發現自己在浴池里睡著了,所以她現在…并沒有穿衣服。

    一把捂住胸,袁瑾寧清冷的臉上裂開幾道縫隙,眼神怪異的斜著秦淵奕:“沒想到,王爺還有偷窺人的癖好。”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星力平台捕鱼 山西扣点点手机版官网 意甲比赛直播 追光娱乐最新版下载 如何炒短线股票 棋牌乐 今天的股市行情及走 大嘴棋牌app免费下载 广西体彩11选5 35图库图大全彩图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血战到底麻将代理 免费资料一起中奖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 广西快3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