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知死活的奴隸

    皇帝的名字為鳳乾遠,他與秦淵奕并不是同胞出身,秦淵奕隨母姓。

    對于葉峮‘已死’之事,鳳乾遠自是知道的,據說是有人發現了三具尸體,還有葉峮沾滿鮮血的配飾落在地面,再加上如此之久沒出現,定是已經沒了。

    “朕定會全力協助愛卿尋到兇手,愛卿,莫要著急。”上首之人看不清神色,冠下墜著的玉珠遮擋面容。

    葉老爺子連連點頭,其余官員神色各異。

    秦淵奕不言,眼神卻觀察著每個朝廷大臣,有的人暗喜,有的人惶恐,有的人平淡無波。

    “不知皇兄,是如何想的?”這時,鳳乾遠將話頭丟給秦淵奕,那雙微濁的眸子晦暗不明,讓人心里莫名發寒。

    但秦淵奕只是抱拳低了低頭,神色冷然而又沉靜:“自是要揪出那兇手,臣有一辦法。”

    “哦?”鳳乾遠挑眉,伸手示意:“如何?”

    “想要找出兇手,當然要從現場那幾人找起,微臣雖不知為何那幾人被殺,但說不定,那幾人身上有線索。”

    此話一出,下面某人臉色一變,立刻低頭急急掩下情緒。

    “嗯,說得有理。”皇上點頭,大手一揮:“那此事,便交與大理寺辦吧。”

    “葉將軍與微臣形如手足,這事兒,不如交與本王?”這樣,他就可以明目張膽的搜查那要害葉峮之人了。

    但顯然,皇上的表情有些不悅,對于秦淵奕這么強勢的要求,他能不應嗎?

    望著鳳乾遠莫名的神情,秦淵奕緩緩垂眸,將眼底的情緒盡數藏起。

    他可是知道,大理寺那邊都是皇上的人,如果這鳳乾遠有意包庇某人,此事肯定就這么草草了事了。而且對于他調查那些人背后之主的事,也很不利。

    宮殿內金輝普遍,氣氛有些許詭異,大臣們紛紛放緩呼吸,生怕那天子將在攝政王那邊受的氣撒到自己身上。

    “那便交與皇兄了,退朝!”說罷,繡著龍紋的袍子一甩,恍如真龍現世,鳳乾遠黑著臉離去。

    ……

    此后,秦淵奕便開始著手調查,那三人在左臂處都有著一個形似鳥兒的圖案。

    這圖案正是史部尚書孫安的手下,秦淵奕也是靠著臥底那邊的情報才知的,但沒有證據,就算知道是他做的也沒法。

    至于為何孫安要對葉峮下手,一是因為少了葉峮,秦淵奕便少了一大幫手。二便是他依附太子,這事怕也是太子出的主意。

    聽了秦淵奕的分析,袁瑾寧杵著下巴沉思片刻:“人越慌張越容易做錯事,所以,你可以試著將這事散播出去,看看那孫什么的,會不會有所動作。”

    聽了她的話,秦淵奕闔眸,在腦海中思慮起來。

    袁瑾寧見此,悄聲離開,反正她的建議已經說了,接下來秦淵奕這么聰明的人,肯定知道該怎么做的。

    剛走出府門,一女子便撞了上來,袁瑾寧伸手扶住她:“你沒事吧。”

    那女子抵著頭,翁聲翁氣:“沒事。”

    袁瑾寧忽的臉色一沉,望著女子匆忙離去的背影無言。

    落京疑惑的望著袁瑾寧:“娘娘,她是有什么問題嗎?”

    “沒有,我想自己逛逛,你回去吧。”袁瑾寧搖了搖頭,打發走了落京。

    等走到一片無人之地時,袁瑾寧才慢悠悠打開手中出現的紙條。

    這是剛剛那女人塞的,只見上面寫著:速來原江。

    瞇起眸子,看來是袁恕那老家伙又要搞事情了。

    袁瑾寧拿出一個小瓶子,往紙上滴了那么一滴,下一秒紙條便化成了灰燼。

    她自然不會那么早就去原江等著,好歹現在是袁恕有事找她,袁瑾寧拿個喬,他又能耐自己如何?

    若不是因為身體里的毒實在研究不出來,自己何必任人擺布。

    一想到這兒,袁瑾寧就氣的牙癢癢,更是堅定了要晾一會兒袁老頭的念頭。

    路過一小攤時,袁瑾寧被其中一支發簪吸引。

    那發簪并不是很華貴,只有簡單的半圓鏤空,其中墜著一水滴。至于為何會吸引住她,因為這紋路和自己前世組織的標記很像,不如,就拿它作為閣印。

    見此釵如見閣主,所有成員必須聽令于此。

    上前很快買下此物,袁瑾寧將之收好。

    邊逛邊思考著如何將隱閣的名聲打出去,等到夕陽斜下之時,袁瑾寧才悠哉悠哉的來到原江。

    原江自是一片偌大的湖泊,上面蕩著一只只小船,一小廝打扮的人看到她,不耐煩極了:“為何袁小姐如此慢?你可知侯爺有多生氣!?”

    正在朝袁家專屬的船只走去的女子,忽然停住腳步,微微側眸望著那小廝,聲音薄涼如雪:“你叫我什么?”

    小廝一愣,被她的氣勢唬到,稍微收斂了一下情緒:“…袁小姐?”

    轉過臉,正眼望向那小廝,袁瑾寧面無表情,眼里全是森冷:“小姐?你應該尊我王妃娘娘!”

    “怎的,袁家的一個侍從都能爬到我頭上了?嗯?”

    后面這句話,袁瑾寧故意提高了聲音。

    原本袁恕是通知她秘密前往,結果這一聲,直接讓許多人都看了過來。

    袁瑾寧伸手狠狠在小廝臉上甩了一巴掌:“不知尊卑的東西!”

    吃瓜群眾一臉懵逼,這大小姐怎和自家發生沖突了?忽然又想起之前肖氏虐待嫡女事件,那就說的通了,袁瑾寧怨恨侯府也是應該的。

    停泊在岸邊的船只,從里走出一中年女子,雖人已上中年,可臉上保養得體,身姿豐卓,走起路來那后臀一扭一扭的,好不勾人。

    “喲~大小姐嫁了個好夫君,便對自家人發難了?”陰陽怪氣的嘲諷聲遠遠傳來,肖玫霜執著丫鬟的手。

    “自家人?”

    袁瑾寧冷笑一聲:“一個不知死活的奴隸,誰要跟他自家人?倒是你,和他確實很像一家人呢,都一樣的不知禮儀。”

    倒不是袁瑾寧對奴婢有什么意見,而是這小廝太過囂張。

    袁瑾寧挑高了眉頭,雙眸一瞇冷光乍泄,猛地拔高了音量:“見到我,為何不行禮?!”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多乐彩正规吗 龙王捕鱼游戏下载 2018黄大仙六肖必中特 熊猫棋牌安卓版下载 腾讯分分彩0369规律计划方法 河南11选五5历史开奖 下载海龙王捕鱼 极速飙车破解版 四方河南麻将最新版 股票 大盘 03113王中王精准四码 辉煌棋牌05566安卓版 浙江6+1基本走势图 在哪里可以看德甲实时直播 有什么网赚项目 我爱南京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