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不知禮數的村姑

    雖然,攝政王名義上是沒有皇帝那么尊貴的,可實際上眾人都知,這攝政王的勢力與之不相上下,甚至壓過天子。

    所以,她這個王妃也跟著水漲船高,身份自然是尊貴的不行。

    身上沒有職位的肖玫霜見她不僅沒有行禮,還沖撞自己,逮著這個把柄,袁瑾寧自是要好好發作一番。

    銳利的眸子猶如實質,盯得肖玫霜心慌不已,抬手擦了擦額頭滲出的冷汗。

    袁瑾寧心里不屑,說到底也只是沒見過世面的妾罷了,若不是原主母親生下自己后便撒手人寰,估計這肖氏早被斗的渣渣都沒了。

    “就算你是袁恕的女人,但也只是個妾,別不知好歹。”

    那肖玫霜定是不愿意低頭的,袁瑾寧要做的,就是摁下她揚起的頭!

    肖玫霜氣的不行,但對上袁瑾寧陰郁的視線,心里又沒底,只能悻悻低頭:“妾身,見過王妃。”

    袁瑾寧嘴角揚起弧度,優雅的撫了撫水袖,眼尾波光流轉:“這才像話啊,罷了,之前的事兒我便不再計較,走罷。”

    袁瑾寧直接略過她,走至岸邊,輕巧躍上華貴的船板上,移動間清紗飄動。墜在女子腰間的鈴鐺發出清脆響聲,煞是好聽。

    門口的侍衛不敢再造次,連忙掀開簾子讓她進去,里面別有洞天,相當于一個蝸居的客廳那么大。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地板上鋪著一層厚厚的絨毛地毯,鑲金的燈盞散發著微微光輝,卻足以照亮整個室內。

    圓潤光澤的珍珠串成一串掛成一排,顆顆晶瑩雪白,還有那書案上的裝飾品,紫礁、珊瑚……

    之前她要嫁妝還好意思說沒錢了,真是好笑!袁瑾寧嘴角弧度若隱若現,將眼底的諷刺藏在深處。

    袁恕站起身來,望向袁瑾寧身后:“肖氏呢?為何這么晚來?”

    壓抑的氣氛透著詭異,袁瑾寧撫了撫耳邊的發鬢,不慌不忙道:“王爺找我有點事兒,便耽誤了。”

    “什么事?”袁恕直接詢問,整張臉黑沉黑沉的,看來氣的不輕。

    聞言,袁瑾寧嬌羞掩面,含著笑意的聲音傳來:“這…夫妻之間能有什么事啊。”

    沉吟片刻,袁恕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收斂了幾分不滿,只是那暗色的眸子含著警告之意:“你心系于他?”

    說罷拿出一瓶青瓷,袁恕沉沉警告:“解藥在我這兒,你莫反了心。”

    袁瑾寧放下袖子,臉上滿是笑意:“女兒不是那等拎不清之人,還請父親放心,如今這攝政王已經全然歡喜于我。”

    伸手接過解藥,袁瑾寧卻沒急著吃,只是見瓶子放在袖口,每月底那毒藥都會復發,痛到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及時服下解藥,死之前還要承受難以抗拒的痛苦。

    這么算來,再過幾天便是月底了,距離她穿越到這個世界已經快一個月了。

    “嗯。”袁恕點點頭,也看不出他臉上的意味:“你莫要和你妹妹作對,再過幾天便是太后壽辰,你要幫襯一下舞兒。”

    聽此話,袁瑾寧愣了幾秒,才明白其中的暗示。

    說的好聽一些,是幫襯,其實就是想讓她那天不要太過亮眼,搶了袁靈舞的風光!

    袁瑾寧皺眉,直接表達不滿:“你應知道的,我不喜歡那兩人!”

    “舞兒是你妹妹!”袁恕加重語氣,哪知袁瑾寧猛地站起來,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父親,還是不要總是給我壓力為好,不然魚死網破,大家一起下地獄相見!”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kitty啊?

    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她,就算暫時牽制于他,但袁瑾寧可不會讓自己受委屈,適當的反抗并不過分。

    “你敢!”

    袁恕拍案而起,滿是憤怒的望著袁瑾寧,看那模樣,像是恨不得掐死她。

    袁瑾寧冷笑,諷刺的目光刺痛袁恕的眼。

    “你看我敢不敢!她是你女兒,我就不是了?事事都由我讓著她,難道在父親眼里,我只能是棋子嗎?”

    袁瑾寧憤怒的同時,很是‘悲傷’。

    “您就不能看看我?我也是你女兒啊!”

    成功演繹出了一個因為父親偏心而受傷爆炸的孩子,袁瑾寧眼含淚水,哽咽著跑掉。

    身后袁恕的面色微微動容,那一刻他好似看到了袁瑾寧的母親,那個傾城傾國的佳人。

    一到甲板上,袁瑾寧臉上依舊悲哀,正好撞見了肖玫霜,她一看這情形,以為袁瑾寧是被訓斥,笑的花枝招展。

    “娘娘,你這是怎么了?怎么哭的慘兮兮的。”

    誰知袁瑾寧居然破涕為笑,美人兒眼含水潤,卻笑的極其美麗:

    “因為啊,父親說您就是個村姑,不知禮數是正常的,讓我多擔待點兒。”

    “你胡說!”肖玫霜尖叫,原本艷麗的面容猙獰如惡鬼,她最討厭別人說她是村姑!

    雖然她的身份是很卑賤,可還沒低到這種地步!

    懶得和她多說,袁瑾寧直接離開,走之前還丟下一句:“不信你就去問,父親只會沉默。”

    肖玫霜自是不信的,大步走進去,直接將袁瑾寧的話轉達。

    但袁瑾寧早就設定了自己其實很仰慕父親,但無奈得不到寵愛的小女人形象。

    所以袁恕只是不耐煩的扔下一句“你胡說什么”,但他這句話無異于心虛默認了事情。

    肖玫霜不敢置信的望著男人離去背影,滿心的諷刺。

    雖然她身份卑賤,可卻是真心愛過這個男人,所以才不惜一切也要嫁進侯府,費勁心思取代袁瑾寧母親在袁恕心中的地位。

    一點一點謀劃,手上沾的鮮血讓她整夜都睡不著。

    做了這么多,只為光明正大做他的妻子…可那賤人過世這么多年,別說取她為正妻了!連側妻都不肯!!

    她只能頂著個小妾的身份,被人看不起,被那些貴圈婦人嘲笑羞辱!!

    袁恕的所作所為,一點點擊垮她對之的愛意,如今只剩下怨恨。肖玫霜握緊拳頭,長長的指甲深陷肉里,絲絲鮮血順著掌心滴落于地毯上,艷麗的色彩沖擊人眼球。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北京pk10预测专家 江西多乐彩视频开奖 单机急速赛车游戏 双色球关系码怎么算出 白城52麻将免费开挂下载 意甲最新积分榜 江西多乐彩走势 双彩网排列三论坛 捕鱼下分平台 下载天津麻将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 北京麻将技巧顺口溜 最近有什么股票大跌 棋牌软件开发需要多 快中彩玩法 移动电玩城手机版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