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鄙視自己的智商?

    袁靈舞心里氣的不行,卻只能默默吃下這個啞巴虧。

    等獻禮環節結束,一眾人便開始進餐,皇帝的幾個妃子都到了場,鶯鶯燕燕的女子們圍在一起。作為攝政王妃,皇家的人,袁瑾寧自然也得坐在這一桌。

    濃烈的香味兒刺鼻不已,袁瑾寧有些不耐,起身想要離去,此時一妃子出聲叫住她:“寧王妃,這是要去哪兒?”

    管你屁事兒!

    袁瑾寧心里罵著,但面上不顯。

    “我飽了,想去散散步。”袁瑾寧睜著眼睛說瞎話,其實她根本沒有吃幾口,試問,聞著令人作嘔的香水味兒,能吃的下飯?

    再美味的食物,此刻都變得索然無味。

    “寧兒啊,莫非是這御廚做的不好?主廚大人可是馨貴人特地找來的呢。”肖玫霜話里藏針。

    原本她沒有資格坐在這兒,但袁靈舞作為太子妃,調動座位的權利還是有的,袁靈舞并不在席上,而是跟著太子到處敬酒去了。

    袁瑾寧皺眉,有些想不通肖玫霜的意圖,她用這么簡單的激將法,是鄙視自己的智商嗎?

    “是啊,王妃要是覺著不合口,可以和我說說,我讓皇上來評評究竟這吃食好,還是不好。”馨貴人捻著袖帕捂嘴嬌笑,眼里的暗光卻讓人不得小窺。

    看來,袁靈舞待在宮里,也拉攏了不少人吶,這馨貴人就是其一了。

    都抬出皇上了,她還能怎么的,只能老老實實坐下。

    畢竟,袁瑾寧可做不到在皇帝老頭兒的枕邊吹耳邊風。

    “自然是極其合口的。”袁瑾寧冷淡回答,手上卻不曾動筷子。

    幾名妃子互相交換了下眼神,嫻貴妃立刻‘體貼’的為她夾了一筷子魚肉,笑的格外親切:“王妃,快嘗嘗這魚,極好吃。”

    望著碗里那塊滿是油的魚肉,袁瑾寧心底有些嫌棄,纖手執起筷子剛觸到那肉,便立刻停止了下一步。

    夜明珠發出的光束皎潔瑩白,將青花碗底的紋路照的一清二楚,但碗底那反射的光卻隱隱有著別樣的顏色,淡到幾乎看不清的淺綠色鋪在碗底。

    如若不是袁瑾寧視力極好,定是看不見的。

    狹長的鳳眸微瞇,森森冷光絲絲蔓延出來,袁瑾寧戳了戳碗底,淡淡的顏色幾乎與藍底重合。

    她確信,自己的碗底起初是沒有這些的,那究竟是什么時候動的手腳?在自己轉身的那一刻?

    袁瑾寧余光掃視了一圈。

    這么短時間內能悄無聲息的做到,只可能離自己特別近,而自己左邊是嫻貴妃,右邊坐的是肖玫霜。

    這樣看來,肖玫霜的嫌疑最大,但…也說不定呢。

    袁瑾寧神色晦暗不明,剛剛可是嫻貴妃給自己夾的肉,莫非魚肉配著這不知名的東西會有所反應?

    當然,她們不會蠢到直接毒殺她,最多是一些讓人出丑的東西。

    “怎么了,寧王妃?莫非是嫌棄本宮?”嫻貴妃臉色逐漸冷了下來,話音到了最后,已經有威脅的意味了。

    袁瑾寧笑了笑,清冷的氣質因為這一笑而融化,猶如百花盛開,引得幾位妃子心里妒忌不已。

    不過是一個天煞孤星而已,居然生的如此美麗。果然,老天給予了你什么,便會奪走另一樣東西。

    “怎么會呢?我只是覺得,這魚肉得配上這道菜才真正……”袁瑾寧伸手夾向另一道菜,話還沒說完,手肘一動整個碗碟都被掀翻。

    噼里啪啦的一陣聲響,袁瑾寧的碗碟成功犧牲。

    一瞬間,整個坐席都安靜了。

    肖玫霜差點沒將帕子撕爛,好幾位妃子的臉都露出了失落的神情。

    喲!還是集體搞事情呢?袁瑾寧自是樂的看別人被整,但當那個人是自己時,這就有些不愉快了呢?

    袁瑾寧面上一片驚慌,擦拭著被連累到的肖玫霜衣裳:“抱歉抱歉,看我這手賤的,這么如此不小心呢。”

    擦著擦著,袁瑾寧借機扯開她的衣裳,肖玫霜連忙阻止。

    趁著慌亂,袁瑾寧連忙將一件東西塞入她袖口,然后再光明正大將之扯掉。

    袁瑾寧驚呼一聲:“唉呀,抱歉抱歉,不小心將你的貼身物品弄掉了,我來給你撿起來。”

    說罷,不等肖玫霜的反應,直接蹲下身撿起那粉色的荷包,其中半張紙露出來。上面的內容讓袁瑾寧臉色大變,站起身后,不由分說,狠狠甩了肖玫霜一巴掌。

    “啪!!”

    清脆的聲音夾雜著肖玫霜的慘叫:“賤人,你做什么!?”

    袁瑾寧臉色難看,指著肖玫霜便破口大罵:“我做什么你自己不知道!?你居然背著父親與別的男人私通!還不知廉恥的寫淫詩穢詞!”

    為了讓全部人聽到,袁瑾寧特意提高了聲音,一瞬間,整個大堂回蕩著她憤怒的質問:

    “你可對的起父親!?”

    而被指責的某人捂著臉,一臉的懵逼。

    其實,肖玫霜心里是有些慌的,她確實與外有染…但她絕對沒有寫什么淫詩穢詞,更沒有將任何東西放入袖內,這東西是如何從自己口袋掉出來的?

    “你在說些什么?”肖玫霜望著袁瑾寧,滿頭的霧水。

    哪知袁瑾寧直接氣哭了,顫抖著身子,將東西甩在肖玫霜臉上。

    看看那氣憤的面色,看看那悲哀的眼神,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被戴了綠帽子。

    聽到這邊的動靜,袁恕黑著一張臉,大步走過來,搶過荷包后快速瀏覽完整個內容。

    什么吾的思意纏纏綿綿,念君至山前月下……還有那亮眼荷包上繡著的兩只鴛鴦。

    袁恕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指著肖玫霜:“你…你!”

    話未出口,他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就這樣,袁恕被活生生氣暈過去。

    任他如何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頭頂居然會長出一大片青青綠草。

    “不,不是的、我根本沒有……”

    肖玫霜急忙想要解釋,拿過紙條一看,眼前也跟著發昏,差點暈倒在地。這字跡確實是自己的,包括右下角那個署名,清清楚楚寫著自己的名字。

    “怎么會…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封用來調情的信早就被她藏了起來,可為何會出現在自己袖子里?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全球资产配置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出波 雷诺好彩1预测分析 网上兼职赚钱免费 p62走势图 捕鱼又来了红包版 重庆麻将机市场在哪里 微信股票群大全 韩国快乐8官方开奖结果 福建休彩31选7走势图 能赚钱的回合制网游 杭州麻将技巧 足球界最强的11人 个人转让二手麻将机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