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原江船宴

    這是怕自己質疑她們的能力?

    袁瑾寧挑眉,動作間滿是英氣:“你確定?萬一又遇上硬茬,隱閣就真的沒有崛起的希望了。”

    美麗妖嬈的女子嘴角狠狠一抽,顯然是想到了秦淵奕,那次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任務的具體內容是什么?”信紙上只寫了有任務,沒有其它內容。

    袁瑾寧湊近,相比于內容,她更好奇的是另一個:“酬勞呢?”

    這才是重點吧?

    紅棠心里吐槽。

    乖乖拿出一個袋子放在桌子上,袁瑾寧面上雖然一片冷清,但拿起袋子的速度,完全暴露了她真實的內心想法。

    拿在手里的重量挺足,但……怎么感覺手感有些不對?元寶或銀子不應該是圓圓的,立體的?

    為什么手里的觸感扁扁的?

    袁瑾寧心里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抬頭滿臉認真的看著紅棠:“如果里面是銅錢,我就宰了你。”

    紅棠:“……”

    完了,吾命休矣!

    猛然打開,里面白花花的…銅錢成功亮瞎了袁瑾寧的眼。

    她嘴角勾起了弧度,每次她生氣時,就會露出這樣的**微笑,越生氣則笑的越歡。

    還沒有人能讓她哈哈大笑,倒是有一個,袁瑾寧剛入組織便欺負她的人,你問那人的后果是什么。

    哦,現在墳頭已經成了一片茂盛的草叢。

    紅棠被她駭人的眼神嚇的一愣一愣,原本只以為是個靠秦淵奕的女人。沒想到她居然有如此氣勢,將心底的輕視之意藏的更深,紅棠嬌笑。

    “哎呀,不要生氣嘛~好歹是這么久才來一單,能賺就不錯了~”

    “賺你妹!”

    袁瑾寧罵人,臉上嫌棄,手上卻將袋子塞入懷里,還掩飾性的咳了咳:“要殺誰?”

    袁瑾寧這一頓騷操作,成功讓紅棠沉默了下來,捻著艷紅的絲巾擦拭額上不知何時滲出的冷汗。

    “對方只是窮小子,因為父母得罪了京都第一富商大賈被亂棍打死。他拼死拼活也才賺這么點兒錢,我看他實在可憐,也就接了,我一人便能完成。”

    袁瑾寧淡淡點頭,手上拿起銅鏡前的鳳鸞珠釵,插在紅棠發鬢間:“什么時候行動?”

    “那小子之前讓別人刺殺過一次富商,只怕沒那么容易接近。不過,下午的時候,富商的寵妾成年禮,舉辦了一場原江船宴。”

    “等等!”袁瑾寧打斷,扣了扣自己耳朵,是她聽錯了嗎?!

    “寵妾的成年禮?”古時的成年禮是十六歲,這富商這么禽獸的嗎?

    還是她太年輕了,袁瑾寧重塑了下三觀。

    紅棠對銅鏡里的袁瑾寧投以嫌棄一眼,撫著耳墜媚眼如絲:“對啊,那富商的小老婆就一堆了,夸張一點來說,他的女人估計快比得上如今皇帝的后宮了。”

    袁瑾寧連連咂舌,這古代吧,說封建,它又能取這么多老婆,而且未成年都行。那說它開放吧,男女連牽個手都要被唾沫星子淹死。

    “你要如何下手?”

    話音剛落,紅棠對著鏡子妖嬈一笑,眼角紅色紋路襯的她越發美艷:“那富商不是好色么?那便以色為誘。”

    此話一出,袁瑾寧便陷入了思考,雖然紅棠的計劃很好,但保不定又出什么意外,不如她也去,關鍵時刻也能助力一二。

    告知紅棠后,她自是不肯,但袁瑾寧認定的事無人能忤逆,只好任由她去了。

    袁瑾寧回去收拾一番,換成了一身的淺粉紗衣,這還是她第一次穿這個顏色的服裝。然后再配上一副同色系面紗,將她的容貌盡數遮掩,但卻有一種朦朦朧朧的美感,讓人更加有探尋的欲望。

    等紅棠看到她一身的著裝,臉上出現了幾道裂痕,她扶著胸口假笑:“閣主啊,要不這任務給你?”

    比她還漂亮,自己還怎么去**!

    到時候全部人視線估計都在袁瑾寧身上了,到時候自己還怎么接近富商!!紅棠氣的咬牙切齒,卻不敢擼起袖子罵她,畢竟她是閣主,惹不起惹不起。

    袁瑾寧不自知,還拎著裙擺轉了一圈:“不好看嗎?”

    就是太好看了!

    紅棠心里咆哮,扶著額頭語重心長:“閣主啊,你這樣,我根本執行不了任務。”

    這時,袁瑾寧才明白了她的意思,尷尬的笑了笑,默默換成了簡單款式的白色衣裳。

    紅棠看著這似月光的美人兒沉默了,認命的點頭:“走吧。”

    反正無論如何,這人兒都能美出天際,自己還是別多啰嗦了。

    這宴會,雖然說是誰都能進,但那些百姓還沒靠近船只就會被驅趕。

    袁瑾寧兩人憑著美貌直接入場了,守衛心里默默可惜,估計這兩人進去后,就再也出不了那深庭院宅了。

    兩人一踏上甲板,便吸引了一大片目光,紅衣女子妖嬈多情,白衣女子皎潔如月,兩人都是不可多得的極品。

    但誰人不知道這宴會的東道主是何等人物,京都第一富賈可是出了名的好色,而且背景實力深不可測。

    這兩人,絕對會被盯上。

    無視了周圍人晦暗的眼神,紅棠狀似欣賞江面風景,實際上其眼神尋找著目標。

    而袁瑾寧早已經混進了人群,將氣息收斂了些許,隱匿自己的存在感這件事,還是很容易做到的。

    宴會很快開始了,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上臺,手上帶著拇指大小的綠寶石戒指,看不見的脖子上面帶著一串暴發富標配的大金鏈子。

    這第一富賈是靠著打仗時賣糧發國難財,起家致富的,一次戰爭賺下來的錢便讓他一躍成了首富。

    而且這么幾年過去了,依舊富的流油。

    從他外貌上就能看得出,這人的生活究竟是多么優渥。

    “龔某感謝各位來賓,今日是麗兒的生辰,大家玩的愉快。”富賈笑的眼睛都不見了,懷里摟著個嬌小的女子,她滿臉羞澀,只是眼底的厭惡沒有逃過袁瑾寧的銳眼。

    也是,任由一個人面對這種情況都會惡心,既惡心那人,又惡心自己。

    臺下一片奉承聲,各種夸獎絡繹不絕,似是恨不得夸出一朵花兒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天津11选5 购彩 广东26选5开奖查询 nba冠军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双彩走势图 足球手抄报 哈尔滨兴动麻将官网 捕鱼游戏上下分换现金 富贵乐园最新官方版下载 赛车有哪些种 网络棋牌平台 大连娱网棋牌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投注方法稳赚 英超冠军利物浦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福州体育彩票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