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姑娘可有婚配?

    人群散開,眾人有序的向富賈攀談,因為心情好的原因,富賈也都笑呵呵應了。

    有的人投其所好送上嬌女,那小妾一看,立刻對著富賈撒嬌,隨后橫了一眼那人。這不是擺明了不將她放在眼里嘛,要是富賈應下了,她還要不要在一群妻妾中立足了?

    那人悻悻一笑,富賈也罕見的拒絕了,那義正言辭差點讓人忘了他真實的性格。

    “唉,我是那種人嘛?今天是麗兒的生辰,再這樣就別怪我翻臉了……”話還沒說完,富賈的眼睛睜大,仿若被掐住脖子的鴨子。

    他滿是驚艷的望著眼前那一幕,紅衣女子身段婀娜,一步一步向他走來,簡直就是妖精般,迷人心弦。

    富賈忽然覺得懷里的麗兒不香了,直接棄下寵妾朝著紅棠走去,抬手連忙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哈喇子。

    笑的異常殷勤獻媚:“這位姑娘,可有婚配?”

    紅棠捂唇嬌笑,顧盼流轉之間媚意橫飛,將富賈的魂兒都勾飛了。身后小妾氣的直跺腳,瞪著紅棠的眼里似有火光噴射。

    “公子~奴家自是未嫁,唉,可惜無人懂奴家。”說罷,紅棠擺出傷春感秋之姿,話語間十足的暗示,嬌嬌軟軟的嗓音讓周圍男人聽的皆是心情澎湃。

    她這一聲公子更是讓富賈心花怒放,畢竟這么文縐縐的稱呼很少聽見別人這么叫他。

    “哈哈哈!怎么會無人懂姑娘呢?”富賈伸手執起紅棠的纖手,大庭廣眾之下毫不避偉,咸豬手游移:“你看在下,可有那機會了解姑娘?”

    紅棠不語,只是笑的更加歡了,小妾麗兒自是不甘心,貼上來挽住富賈,白嫩的胸膛緊貼中年男子。

    “老爺~今日是我生日,你怎么能轉身將人家忘了呢?”

    這麗兒雖然也美,但和紅棠站一起相比起來,簡直沒法看,富賈一揮手推開距離,眉宇間皆是不耐煩:“別鬧了,你好好招待大家。”

    說罷,便攬著紅棠轉身往屋內走去,結果一轉身就與袁瑾寧對上視線。

    正在看戲的袁瑾寧后背猛地一涼,心里忽的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富賈亮起的眼神坐實了她的預感。

    富賈一把松開放在紅棠腰間的手,快步朝著袁瑾寧走去,滿臉震驚的望著袁瑾寧。

    她雖然未曾露面,但身上清冷似仙的氣質比紅棠身上的妖嬈還要吸引人。

    一襲簡單白衣,卻硬生生被穿出了羽霓仙緲衫的感覺,身上沒有配飾,只在頭上簡單帶了個玉釵,通體的碧玉。

    此時正值傍晚,月牙兒才露尖尖角,夾雜殘輝的月色鋪散滿地,她發鬢間泛著銀色光輝。

    這滿江的春色好似是為此人量身打造,風光再美不及美人兒一半傾城。

    如果說紅棠是人間妖精,那袁瑾寧便是天上之仙。

    富賈回過神來,急急忙忙道:“姑娘可有婚配??”

    紅棠&袁瑾寧:“……”

    這熟悉的的臺詞熟悉的場景,怎么聽在她心里就這么憋屈呢?紅棠臉上的笑意有些維持不住,她就知道會這樣,可沒想到這一幕來的太快。

    臭男人怎么這么沒節操,前一秒還要和紅棠風花水月,下一秒便丟下她奔向袁瑾寧。

    袁瑾寧臉上出現一道裂痕,被這么油膩的男人火熱盯著,胃部都開始翻滾了。

    “有!”

    袁瑾寧直接出聲,不同尋常女子嬌軟的聲音,而是清冽充滿涼意的嗓音。

    聽她說話,仿佛有一道河流緩緩流淌進心里,冰涼清爽。

    富賈臉上一僵,但下一秒又恢復了熱情的笑意,搓著雙手,笑的眼睛都消失了:“不如,姑娘考慮下改嫁?”

    全場一片安靜,幾只烏鴉飛過,眾人紛紛刷新了自己的三觀。

    牛批牛批,原來一個人真的能無恥到這種程度……

    袁瑾寧眉頭立刻擰緊,眼底漸漸有了不耐之意,這人怎么如此的啰嗦?要不是從一進船,便感受到了許多不尋常的氣息,她早就動手,干脆利落解決這個色鬼了。

    紅棠一看急了,袁瑾寧這是來幫倒忙的吧?要是她忽然想不開,要強殺這富商,那自己救還是不救……

    紅棠眼眸一深,連忙暗示的瞪向袁瑾寧。

    紅棠顯然想多了,袁瑾寧并不是那種無腦沖動之人,她依舊冷清如雪,步步生蓮走向屋內:“不改嫁,但……”

    說到一半忽然回眸,眼尾傾斜媚意,直擊在場所有人的心臟。

    “可以考慮一齊賞花。”

    這話看似沒什么毛病,但配上富賈之前的話,眾人紛紛了然,又是一個攀附富貴的,可憐這姑娘的夫君了,平白頭上發綠。

    富賈癡了眼,急不可耐的走上前,紅棠連忙追上,對富賈拋了個媚眼:“公子,可別忘了人家~”

    “好好好。”富賈連連點頭,似是想到了接下來的情景,**的表情讓人惡心不已。

    小妾也不甘心的追上,四人齊齊來到富賈專門的休息室。

    一推門,各種金飾瓷器差點亮瞎紅棠和袁瑾寧的眼,不愧是第一首富,袁瑾寧心思復雜,這簡直比秦淵奕的書房還要壕。

    簡直是壕無人性,羨慕不來啊。

    小妾一見兩人停在門口,啟唇便是嘲諷:“怎么,鄉下來的野丫頭沒見過世面?”

    說罷,轉身朝著富賈撒嬌:“老爺,您可別忘了人家~”

    雖然她的動作足夠放蕩,但富賈此時眼里全是這兩人,哪里還有她的一席之地,不耐煩的應付過后,男人急不可耐的上前動手。

    “嘿嘿,我們且來好生談談春花之事,如何?”

    袁瑾寧與紅棠對視兩眼,自從步入這房間附近,暗地里的氣息便消失了。只能說明兩種情況,一種是此地沒人守衛,這樣她們下手就方便了。

    二便是富賈請的守衛高深莫測,紅棠這個級別的人都探不到,為了以防萬一,兩人還是沒有動手。

    一看袁瑾寧就不愿意與之做戲,紅棠立刻上前裝羞澀推開富賈,再加上麗兒急著表現自己,主動往上撲,富賈又是個來者不拒的……

    辣眼睛的一幕上演,男人還讓兩人也加入。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广东好彩1一组多少钱 江西11选5官方开奖结果 私募基金培训课程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天津11选5玩法 上海天天彩3d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专家精准计划 22选5一等奖奖金多少 快乐双彩走势图综合 四海龙王捕鱼游戏机 广东麻将打法 彩金捕鱼鱼币换红包 贵阳微乐麻将下载苹果手机 哪个炒股平台好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博彩公司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