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討要富春樓

    袁瑾寧很是貼心的關上門,隨著‘咯吱’一聲,安靜的室內響起男女的歡音。

    袁瑾寧垂眸,望著檀木門,身后忽然傳來短促的聲音:“你!”

    伴隨著利器入肉的悶聲,隱約的血腥味飄散開來,但又被之前就點燃的熏香覆蓋。

    袁瑾寧回身,懶得看那慘烈的一幕,直接對收刀的紅棠道:“你裝正常樣出門,然后我跳窗逃離。”

    袁瑾寧這是打算將罪名擔在自己身上?紅棠一愣,似有些不明白。

    “這樣,外人都知有一神秘女子殺了富賈。”袁瑾寧瞥了眼昏迷的麗兒,收回目光。

    掏出一匕首狀石雕,上面刻著隱閣二字。

    將石刻丟到富賈身上,袁瑾寧還將列舉此人罪行的紙條釘在石頭上,回身沖紅棠靈動一笑。

    “懂了嗎?”

    紅棠愣愣點頭,這下明白了。

    她說袁瑾寧為什么會收下銀錢,原來她的本意不是金錢,而是為了打出名聲。

    “好,現在可以出去了。”袁瑾寧推開窗戶,一望無際的江河蕩漾。

    “還是我來,畢竟你沒有武功。”跳河也要面對那些暗衛的追捕,紅棠知她沒有內力,而且離案如此遠,普通人是無法做到的。

    “你是不是傻?”

    袁瑾寧敲了敲紅棠的腦袋:“你露臉了,人家順藤摸瓜一搜,不就涼了?而我只要以后不穿這身就好了,相信我,我水性很不錯的。”

    紅棠一愣,眸光忽然有些暖,袁瑾寧這是在為她考慮嗎?她還以為袁瑾寧和秦淵奕一個樣,視人命為草芥,只是將她們當成一個卑賤的手下。

    沒想到……她竟會如此對待自己。

    或許之前的偏見,是時候放下了,紅棠垂下眸子。

    袁瑾寧打了身招呼,縱身一躍入江。

    ‘噗通’一聲,所有暗衛猛然發覺不對,此時紅棠抓亂衣裳,掐了幾下手臂,捂著臉尖叫:“救命啊,殺人了!!”

    ……

    此事圓滿解決,京都商界轟動。

    袁瑾寧回去后,立刻將這事大致和秦淵奕說了一遍,讓他做好收割富商財產的準備。

    富賈確認死亡后,沒一個人對此惋惜,所有人想的都是,如何從這遺產中撈一筆出來。

    包括昔日他那無數的鶯鶯燕燕。

    就在皇帝想借此撈到這筆錢填充金庫時,卻忽然有個神秘人繼承了富賈的財產,大家紛紛惋惜不已。

    這‘繼承’了財產的人,自然是秦淵奕。

    等秦淵奕一回去,袁瑾寧立刻堵住了他,星河滿目的望著他。

    讓秦淵奕有些晃神,然后垂眸,壓下視線:“做什么?”

    話說,秦淵奕這段時間好像對自己越來越冷漠了,之前還有一兩句話說,現在說話都是只言片語的,著實讓人難猜心思。

    “我知曉你收下了那富豪的家產。”

    袁瑾寧眼神暗示,顯然,秦淵奕并不懂,她只好直言:“這其中是有我的功勞吧?你就不…表示表示?”

    秦淵奕:“……”

    無言片刻,秦淵奕居高臨下的凝眸:“你想要什么?”

    這么好說話的嗎?

    袁瑾寧眨巴了下眼睛,面無表情的臉上,做這個嬌俏的動作顯得有些可愛。

    “你只要不再克扣我奉祿,然后將富春樓交給我就好了!”富春樓是比攬月閣低一級的酒樓,雖名氣不如攬月閣,但好歹也是日入千斗。

    袁瑾寧選這個,當然有她的意圖。

    意圖很簡單,富春樓是富賈所有家產里最吸金的一個產業。

    顯然,秦淵奕也明白她的意思,淡淡瞧了袁瑾寧那么一眼。

    但袁瑾寧卻莫名覺得自己被嫌棄了。

    “好,不過一個酒樓。”秦淵奕點頭。

    袁瑾寧心里一喜,終于不用愁幾人怎么活下去了!

    而且富春樓也可以做為隱閣的根據地,讓紅棠將客源引向樓內,不僅賺了錢,還省下一筆建基地的費用。

    由于太過激動,袁瑾寧條件反射的用手握拳,錘了下秦淵奕的肩膀,嘴角含笑:“夠意思。”

    剛說完,她便收回手,急匆匆的跑向外面,現在她就要去給富春樓改名,太難聽了。

    不如…就叫香遷居。

    等拿到地契后,袁瑾寧直接帶著紫藤來到酒樓,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她早已經摸透幾人擅長的。

    不用說,紅棠肯定是魅惑技術滿分,這紫藤平時很少說話,只有在關于記賬此等事的時候才微微活躍一點兒。

    她也是四人里唯一一個有自己小金庫的人。

    看的出來,是個財迷。

    現在酒樓依舊大門敞開,換了東家,他們也照樣營業。

    袁瑾寧走上前,店小二立刻迎了過來:

    “姑娘,快快這邊請。”

    袁瑾寧今日穿的深藍簡單衣裳,這次臉上沒帶面紗,而是選擇了木制面具,遮住了那雙似星河的眸子。

    對這里的服務態度還算滿意,袁瑾寧粉唇輕啟:“將你們店里上好的菜都端出來。”

    此話一處,店小二笑的更歡了,立刻將兩人迎到類似于現代包間的地方,壞境還算不錯。

    袁瑾寧是越看越滿意,只要是能賺錢的地方,她看任何東西都很順眼。

    等菜的過程中,紫藤還是沒忍住,詢問道:“閣主,我們這是?”

    她可沒蠢到認為袁瑾寧帶她出來一趟,只是為了吃一頓。

    聽了此言,袁瑾寧才反應過來,自己還沒將目的告訴她。

    “這家店即將成為我的,你以后,就在這里擔任管事。”袁瑾寧簡言描述。

    紫藤明了的點頭,前不久富賈剛死,看來那繼承了財產的人便是攝政王。

    否則,袁瑾寧怎么可能搞到如此大的酒樓。

    等菜上好后,袁瑾寧招呼著都嘗了嘗,有些菜還是口感不夠,烹飪的花樣也少,比起攬月閣確實差的不止一星兒半點。

    等用完餐后,袁瑾寧領著紫藤兩人來柜臺處結賬,袁瑾寧直接對看賬本的中年男子詢問:“你家掌柜的呢?”

    男子頭也不抬,不耐的開口:“有何事?直接告訴我就行了。”

    那囂張的態度,還有目中無人的樣子讓袁瑾寧眸光微寒,原本以為可以順利接下酒樓呢,看來得收拾收拾某些人。

    袁瑾寧一拍桌子,臉色含霜:“怎么?你是管事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网上赚钱正规平台 在线购买刮刮乐在线开奖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中奖规则 永利棋牌官网手机版 平安银行股票行情走 广西手机棋牌开发公 今天股票开盘吗 棋牌信誉 买一千块股票亏了两千 天天麻将 上证指数查询 永利皇宫网站wynn 黑11选5走势图 澳洲幸运8番摊 幸运赛车10号稳赚技巧 25选5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