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可憐之人

    雖說兩個雞蛋并不算貴,但就今天送出去的就以百計數,真的不會虧?

    袁瑾寧靈巧翻身落下,猶如一只翩翩藍蝶,悠然起舞,她輕笑一聲。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一次送了之后,那些人就會告知別人,有的人一聽自然想來看看,一些有錢的路人看到客滿的情景,肯定會認為菜式美味,自然會入閣品嘗一二。”

    伸手將梅花糕捻入唇間,袁瑾寧微瞇眼:

    “不過一些小惠小利就能全面打一波廣告,它不香嗎?”

    雖然聽不懂袁瑾寧后面話的意思,可其大致的概念,張管事還是明白了,連連點頭稱是。

    隨后,袁瑾寧又教了一些簡單家常菜,再讓廚師們取個充滿詩意的名字,成功包裝了出去。

    告知紫藤要暗中盯梢著,便甩手離開,十足的瀟灑。

    ……

    夜色漸濃,圓月悄悄攀上半空,繁星點綴這片星空,袁瑾寧忽然起興,想去侯府一探。

    據說,自從那件綠帽事件的主人公從昏迷中醒來后,立刻打罵了肖玫霜,那充滿憤怒的大嗓門讓路過之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足以說明袁恕是如何的憤怒,也是,肖玫霜雖然只是個小妾,可那老東西是真心寵愛肖玫霜的,不然也不會在自己母親死后立刻迎娶肖玫霜。

    只不過再寵愛,袁恕最愛的也不過是自己罷了。

    袁瑾寧來到安平候府后門,望著熟悉的小門,沐浴在月光下的女子,嘴角的笑意滿含諷刺。

    原主之前出行都只能走這一扇后門,好似她是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一般,只因為一個莫須有的名號,便痛苦生活了那么多年。

    袁瑾寧光明正大的推門而入,反正這扇門幾乎沒人看守,等回到了原主居住的小院內,入目果然一片荒涼,比人還高的雜草橫生肆意。

    看來自己嫁出去的這幾個月,整個府院都無人記得呢。

    一步踏入屋內,灰塵繚繞,遍布著蜘蛛網纏繞破敗小屋,撫過臟兮兮的銅鏡,里面倒影著模糊的面容。

    袁瑾寧的另一只手捂住心臟,眼底一片迷茫。

    不知為什么,心底一片的悲涼,腦海中回蕩著的模糊記憶,好似她原本就是鳳靈國的袁瑾寧,對過去的憤怒屈辱如此的刻骨銘心。

    甩了甩頭,袁瑾寧將銅鏡放下,眼底寒意加重。看來得加快速度了,欠袁瑾寧不止有肖玫霜袁恕等人,還有鳳靈國的皇帝!

    這樣的皇帝,心思險惡且懦弱無能,若不是五年前有秦淵奕戰敗了蠻夷,鳳靈舞國早就不復存在。

    而據說皇帝還想著如何與之攜手,簡直好笑!

    不如……就讓她覆了這國!顛了世道!

    讓世人知道,自己不是勞什子的天煞孤星!

    袁瑾寧離開破屋,飛速來到袁恕的房間,還沒靠近便聽見了怒吼聲。袁瑾寧瞇起眼眸,靈巧翻上屋頂,小心翼翼的拿開一塊瓦片向下探去。

    入眼之處都是血腥,被打成血人的肖玫霜奄奄一息,被綁在木架上不得動彈。袁恕原本儒雅英俊的臉。因為憤怒而扭曲,似惡鬼般猙獰可怖。

    “說!你為何背叛我!?”

    看這血的顏色深淺不同,看來肖玫霜從那天后就一直被關在這里受罪,這一幕看的袁瑾寧連連咂舌。

    渾身是血的人兒聽聞此話,猛然爆發出凄厲的笑聲:“哈哈哈…咳咳!”

    又是幾口鮮色噴灑,肖玫霜虛弱的聲音里滿是譏諷:“為何?你還有臉問我為何?”

    “我倒是要問問你,為何這么多年我盡心盡力的伺候,你就是不明媒正娶,讓我成為正妻?咳咳!”

    肖玫霜眼里含著滔天怨意,眼睛睜得老大,死死盯著袁恕,那眼神駭人的不行:“是不是嫌我身份低微?!”

    “如果你真的有心待我!為何從來不為我著想?!”

    “如若你不向著那賤人生的女兒,我怎會走到如今這一步!?”

    她將所有的怨恨和不甘發泄,嘶吼著,哭泣絕望。

    袁瑾寧漠然望著這一幕,就算肖玫霜聲聲泣血又如何?終究改變不了她的本性,或許此刻她是可憐可悲,可原主呢?

    原主多么無辜?

    所以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她不值得被原諒。

    袁恕沉默片刻,從袁瑾寧這個角度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見他拿過紙張寫下大大的一個休字,扔在肖玫霜的腳邊,沒一會人,血便將白紙吞噬。

    肖玫霜死死望著那個大字,此時身上的疼算什么?心里才是真正的痛!

    往日愛至深切的男人背過身,聲音里依舊威嚴薄涼:“你我從此,再無瓜葛,你走吧。”

    接下來也沒什么好看的了,袁瑾寧心情微微復雜,將瓦片放回,側身翻下,腳下一點兒聲音未發出。

    等里面的人一出來,袁瑾寧悄然跟上。

    肖玫霜一瘸一拐好不狼狽,但至少身上的衣著還算干凈。

    不出所料,肖玫霜直奔皇宮尋找袁靈舞,得到應允后肖玫霜消失在眼前。

    袁瑾寧略微皺眉,她可不敢貿然進去,皇宮內高手一堆,她賭不起。

    忽然想到什么,袁瑾寧小聲朝黑暗角落道:“兄臺,能幫個忙不?”

    別人見她對著空氣自言自語,估計會將袁瑾寧當成傻子吧?

    可袁瑾寧知道,一直有人潛于暗處保護自己,反正只要自己沒帶落京,秦淵奕的暗衛就會自動跟隨她。

    也慶幸自己直覺敏銳,袁瑾寧靜候片刻,一片的安靜。

    揉了揉額角,袁瑾寧微有些頭疼,放緩了語氣:“我知道你是秦淵奕的手下,做為王妃,我是有資格命令你們的吧?”

    然后……

    鴉雀無聲!

    袁瑾寧咬牙,只得放棄了,氣的她跺了跺腳,不甘心的望了一眼皇宮方向,沒有武功真是氣死人!

    她要想辦法學武!

    含著怨氣回到王府后,路過大廳時忽然聽見女人嬌媚的嗓音,而且不止一個!

    袁瑾寧神色莫名,立刻轉了方向朝著那邊走去,一進門便見了一排的鶯鶯燕燕。

    秦淵奕坐在位上,臉上皆是不耐之意,而那些女子在看到袁瑾寧后齊齊住了嘴,嘰嘰喳喳擾人的聲音立刻停止。

    袁瑾寧把玩著摘下的木制面具,嘴角含笑:“喲~王爺好福氣!”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股票入门分析 2020欧冠8分之一决赛赛程 血战到底麻将基本原则 道氏技术股票趋势 最新南粤36选7走势图 深圳风采官网 海王捕鱼 作弊器 宝博大厅下载安卓版 股票啥时候开盘 上海天天彩选4今开奖 好运彩app 彩金捕鱼游戏下载 熊猫大厅棋牌 上海11选5开奖公告 手机网络赚钱项目 加拿大西部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