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

    魁斗抖了抖身上寬大的白衣衫,沖鬼頭陀冷笑道:“鬼老頭,你真以為我怕你么?”

    他青灰色的臉上笑容異常陰冷,手中竟然凝起一股詭異的靈力來,幽藍幽藍的忽明忽暗。

    他的手上明明有靈力鎖,為何還能用靈力?熾魚心下不由得有些驚訝。

    但那靈力只是稍微一閃就被戮爺制止了,戮爺的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可怕,冷冷說道:“誰讓你用這個?我沒說清楚嗎?我現在要知道這丫頭的來歷,誰打岔,誰去死。”

    魁斗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戮爺,居然沒被他的氣勢壓回去。

    “還要我再說一遍么?”戮爺瞪著魁斗。

    大概是被戮爺的氣勢震懾著,魁斗終于還是讓了步,冷哼了一聲收起靈力走開了。

    鬼頭陀見他沒有再為難熾魚,也退開了。龍烏卻是皺起了眉頭

    “聽著,丫頭。我不管你是哭魂,還是什么東西。我們要從這里出去,你就得聽我的。”戮爺回頭看向熾魚,聲音仍然是冰冷的:“要是你沒有用處,就給我死在這兒。”

    戮爺忽然瞥見熾魚的肩膀,那上面竟然還有一層細小的鎖鏈,他想扯開衣衫的領口,引得熾魚大叫:“你干嘛?!”

    “還有鎖鏈?”戮爺并沒理會熾魚的抗議,一把抓過了她的肩膀。

    “放開!”熾魚怒道。

    “別慌,戮爺只是看看你身上的東西。”龍烏看出了戮爺的意圖,心知強行阻攔不定鬧出別的事來,忙向熾魚解釋。

    戮爺抓著熾魚的衣衫輕輕一撕,她背后的皮膚裸露了出來。半透明的皮膚上,符印層疊交錯,若隱若現。

    “哈,我可從來沒見過封這么嚴實的,封了一層又一層啊。”魁斗一陣幸災樂禍。

    “你究竟是誰?”戮爺的眉頭皺了起來。

    鬼頭陀見熾魚衣衫不整很是狼狽,脫了自己的白衫遞給她。

    熾魚點頭算是謝了,接過衣衫,她觸到了他的手,這是一雙人的手。

    我記得鬼頭陀的身體……熾魚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剛剛的觸感還留有些微的溫度。

    迷迷糊糊中不知過了多久,熾魚翻了個身,只覺得身體沉重得像注了鉛。

    她勉強睜開了眼睛。鬼頭陀不知為何正盯著她看,見她醒過來,才略微慌忙地移開了眼神。

    熾魚皺了皺眉,這人怎么回事?

    魁斗已經嘲笑起來:“喲,來了個丫頭就是不一樣啊,咱們鬼老頭都魂不守舍的。”

    鬼頭陀沒有理睬他。

    “龍烏呢?”熾魚看了一眼四周,奇道。

    “例行檢查。”鬼頭陀說道。

    魁斗出神地看著自己的手臂,笑得很陰郁:“呵,檢查?我都迫不及待了。”他的手臂上那種詭異的靈力又溢了出來。

    “收起來。”戮爺睜了眼。

    “哼。”魁斗冷笑了一聲,臉上的神情頗為開心。

    門開了,龍烏被推了進來。

    待得房間的門再次關上,龍烏的神情有些異樣。

    “怎么了?今天有什么異常?”戮爺問道。

    龍烏搖搖頭:“冥玉棺出現了。”

    “你是說他們把冥玉棺都弄來了?”戮爺問道。

    龍烏點頭:“正是。鐵水封棺,但我剛剛看到的那個,似乎已經被打開了。”

    “喲,那我們這屋子又要來新人了。”魁斗伸了個懶腰。

    “厲鬼么?”戮爺冷笑道。

    熾魚苦笑著嘟囔了一聲:“我已經來了……”

    這話很輕,幾人的目光卻都盯了上來。

    “怎么了?”熾魚有些茫然。

    “冥玉棺里的人……是你?”龍烏驚道。

    熾魚點頭。

    鬼頭陀的拳頭緊了緊。

    “哭魂,一介人族,需要用冥玉棺鎮魂么?”魁斗死死盯著熾魚棕色的雙瞳。

    “你究竟是誰?”戮爺看不出表情的臉對著熾魚,再次問道。

    熾魚依舊茫然地看著他。

    “魁斗,把她頭上的靈力鎖解開。”戮爺冷冷說道。

    “現在?”魁斗懷疑自己聽錯了,畢竟這術法消耗不小,并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開始的。

    “別磨蹭。”戮爺的目光并沒有離開熾魚的臉。

    “這雙眼睛是人族的眼睛,有必要嗎?”魁斗抄手說道:“我這能力可是很費事兒的。”

    “有。”鬼頭陀忽然接道。

    “哦?這么維護她?”魁斗笑道:“你是真的迷上這瘦不拉幾的丫頭了?”

    “呵,只要你的腦袋還在,她就能讓你活著。”鬼頭陀冷冷地說道。

    “這?”龍烏一驚,有些不敢相信:“還能這樣?”

    “好啊,這么神奇,我就來試試。”魁斗一邊笑一邊把手放在了熾魚的頭上,他詭異的靈力像是一種淡藍色的氣體一樣從手里溢了出來。

    熾魚閉了眼。

    頭痛,劇烈的頭痛。

    她猛地睜開眼睛時,已經是一頭冷汗。

    四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熾魚嚇得一屁股坐了起來。這是一個很詭異的空間,就像沒有上下左右。

    “別慌,你是在魁斗的意識里。”龍烏說道。

    魁斗“嘖”了一聲,臉幾乎湊到熾魚的鼻尖上,言語間已然不耐煩:“喲,你這模樣……有點意外啊……”

    他的眼神里帶著戲謔,又像是嘲笑,熾魚沒明白自己究竟怎么了,下意識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臉。

    鬼頭陀一把就抓住了熾魚的手制止了她,回身就對魁斗說道:“別折騰她了。”

    戮爺冷哼了一聲:“白費勁。”

    他魁梧的身形徑自從這詭異的空間里消失了。

    龍烏的眼神里透著一股子憐憫,輕嘆了口氣,也離開了。

    熾魚被他們的態度搞得莫名其妙,自己臉上究竟是有字還是怎么來著?

    但眼下要著急的并不是這件事,而是這詭異的空間里,似乎戮爺和龍烏來去自如,魁斗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情,顯然不想帶自己出去,還不定該怎么才走得出去。

    好在鬼頭陀抓住她的手低聲喚了一聲:“魚兒,我們走。”

    熾魚只覺得眼前的光亮一閃,她已經回到了那個幽藍色的房間。

    不對。

    熾魚詫異地看向鬼頭陀:“你怎么知道我叫魚兒?”

    鬼頭陀嘆道:“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魑魚外傳之霧洇鬼盜》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好运快三免费计划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 股票资金配? 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北京pk拾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燕赵排列七走势图 河南481黄金组合投注表 北京快3开奖图 股票行情下载安装 好运彩登录 股票分析软件名字 云南11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控 贵州11选5任五遗漏一定牛 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