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春風引路入京城

    “這書童自由孤苦伶仃,車夫也是孤身一人,人死了,便入土為安吧。”

    林文頗有些傷感,書童跟隨自己多年,和自己的兒子兩小無猜。車夫也在鄉里送書生趕考十余載,可惜今日遭此劫難,心中有感而發,不由得念起那度人經來……

    張青松聽著字字清晰的《度人經》,終于明白了事情的緣由,感慨道:“原來你還有這等機緣,看來那食夢貘是在你這魂飛魄散了,也算是惡有惡報。”

    說那武當張青松和林文二人葬了車夫和書童,也是相識了。一番自我介紹過后,二人身上的儒雅之氣仿佛相互吸引,交談甚歡。

    “張兄生來如此健壯的體格,還不失讀書萬卷的定力,真是讓小弟羨慕。”

    張青松謙虛道:“老弟這是說的哪里的話,若不是師傅教導有方,我豈有這等造化。”

    “不過,看你風塵仆仆而來,定是進京趕考的書生了吧。二月初九已是不遠,我正好還要去京城幫家師辦點事情,不如你隨我一道,也算是感謝你為名除害。”

    林文受寵若驚,抱拳道:“張兄如此,小弟感激不盡。”

    “哪里的話,出門在外便是要互相幫助。此地里京城還有四五十里,你們的馬匹昨夜受驚,脫韁跑入了山林。讓你一個讀書人走,我怕你半路上在遇到什么危險。”

    張青松拍了拍自己的黑馬,此馬甚是俊美,每塊肌肉都很有力量,讓人一看就覺得很是不凡。

    “好馬!”林文不由得感嘆。

    “兄弟好眼力,這可是武當名駒,喚做黑蹄。武當山距此近千里,全力趕路的話只需要一天便能夠到了。”

    交談間林文收拾好了行囊,張青松系好了馬車,二人一前一后的朝著京城去了。

    林殤在靈位里看得清楚,心里松了口氣。只是這世道危險重重,自己也將積分全數用光了。

    若不是自己心里留了個心眼,恐怕這次的劫難都沒法避免,這不由得讓林殤對積分重視了起來。

    “昨晚的事情還讓我心有余悸,只是沒想到,那鬼魂生前竟然是昆侖派的長老。不知道是修習了什么心法走火入魔,自刎后變成了亡魂厲鬼,通過夢境食人心臟來提高自己的道行,落得魂飛魄散也是罪有應得……”

    林殤自言自語道,他看向自己道具里多出來的兩本武技秘籍,這正是昨晚“食夢貘”身上攜帶的。

    “這一本《天罡掌》,乃是昆侖派絕跡江湖近百年的掌法,走剛陽一路,功能推山裂石,力如炸雷,簡直是為武兒量身定制的。”林殤看著物品欄里的介紹,想著哪天再換一道引夢符,將這武技傳給林文。

    而另一本,就讓林殤有些頭疼了,因為這本武技上面,寫著一個紅色的“殘”字。

    【昆侖十三劍其一:殘篇《劍影》。乃數百年無數前輩高人苦心創制而成,原著有十三套劍法相互制肘,異常難練。在百年前傳給十三位不同的弟子,多篇下落不明。可拆解。】

    林殤沒有興趣管他的來歷和介紹,讓他躊躇不決的,正是這篇武技后面加上的“可拆解”。

    目前,這個【家族養成系統】還有許多功能是林殤沒有開發出來的。上次的《度人經》和引夢符,都是他這個權限級別,能夠兌換的為數不多的物品。

    先前的【鴻運當頭】成就達成后,林殤就發現原本上鎖的商城中多出了幾件物品,這才知道,系統的商城是根據成就數量來開放的。

    而有了商城之后,林殤也發現了積分的功能不僅僅是給家族成員增加屬性值,還能兌換各種各樣神奇的道具。

    “而這篇【昆侖十三劍】,僅僅是其中的一篇,竟然能夠拆解出10點積分。”林殤看著這個拆解按鈕,他沒有馬上做決定,他同樣留了個心眼,既然能夠拆解出十點積分,那么必然不凡。

    如果到了要用積分,萬不得已的時候,拆解才是下下策,如若不然,還是留著為妙。

    沒過多久,林殤拿定了主意:“我還不知道武兒是否有劍道天賦,或者林家的子嗣中會不會有劍術天才,這樣的寶貝還是先留著,只是這個商城還有一個上鎖的出售功能又是什么意思……”

    林殤關掉系統內的加速齒輪,看向外界——林滄手里拿著戒尺,林武的手都被打腫了也一聲不吭,總算是把孫子兵法第一篇死記硬背了下來。

    可是這武舉“默寫武經”,倫考四書,林武不知道能不能在這一年內把四書背全。

    然而死記硬背,如果要真的應用在軍隊打仗的策略上,又該如何是好。

    而另一邊,林文和張青松二人已經是到了京城,繁華的國都果然和他們鄉里不同,林殤曾經也想要自己的家族,林家,能夠屹立于京城這樣的國都之中。

    “駿馬飛蹄掠黑影,春風引路入京城。”林文感受著春分時節的暖意,不由得感慨道。

    在黑蹄的全力趕路下,二人沒有耽擱太多時間,僅一個上午就到了京城。

    二人找了家驛站,張青松將自己的馬匹拴好,吩咐了伙計喂上等的草料,便興沖沖的帶著林文進了客棧:“兄弟,一路上有些顛簸,都沒怎么好好聊天。現在到了京城有名的客棧,我倆一定要好好的把酒言歡……”

    “張兄果然熱情,小弟恭敬不如從命了,請。”林文端起酒杯,敬了張青松一杯。

    可惜這讀書人不勝酒力,而張青松小杯子喝的不過癮,直接換了大腕。兩個人點了滿滿一桌子菜,吃的好不盡興,起初林文還有些內斂,不過很快被張青松豪爽的性格帶動,放得開了。

    約莫半個時辰,兩個人都覺得酒飽飯足,便喊來了伙計結賬,只是這價格卻讓張青松不淡定了:

    “什么?居然要二兩銀子?我……我這只有銅板……”

    “張兄這就不要和我客氣了,這一路上受張兄照顧,這頓飯自然應該是我請。”林文從包裹里拿出了二兩碎銀,交于伙計,林家是經商起家,盤纏自然少不了。

    而張青松則是有些窘迫:“那就……那就多謝兄弟了,武當是個清苦的地方,這些銅板還是我攢了好些年的,本來還以為請兄弟吃這頓飯足夠了,沒想到……”

    林文一笑,道:“武當乃是道家圣地,不似世間,能用到錢財的地方不多,這是自然。張兄若不嫌棄,小弟這一路上的盤纏還有不少,這十兩銀子你便拿去……”

    “使不得!兄弟你要是這樣,便是看不起我張某人了。”張青松故作生氣,林文只好作罷。

    二人出了客棧,林文正打算先去京師禮部報道,卻聽到不遠處張青松傳來的聲音:

    “咦!我的馬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家族養成系統》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秒速快3精准计划 青海快三投注平台 一分11选五的玩法 波浪口诀 云南时时彩三星开奖走势图 贵州体彩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湖北快三二同号遗漏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马耳他幸运飞艇百科 福建快三形态开奖结果一定牛 极速快三口诀表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天津快乐十分复试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 内蒙体彩泳坛夺金 在家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