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市井出手治賊人

    林文循聲望去,卻看到張青松漲紅了臉,正在和那驛站的伙計據理力爭。

    “不是,你一屆外鄉人,我從未見過你,你憑什么說我偷你的馬?你可有什么證據?”

    “我這半個時辰前才將我的黑蹄托付于你,也是你小子點頭哈腰的說一定給我照料好,現在又說沒見過我?簡直滿口胡言,我的黑蹄可不比尋常的馬,待我一吹口哨,它必然嘶吼而應,若是讓我發現是你們把我的黑蹄藏了起來,我一定拆了你們這驛站!”

    可那伙計有恃無恐,兩手一攤,道:“好啊,那你倒是吹啊!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沒有叫聲回應你,我一定上官府那里告發你,污蔑我的清白!”

    張青松冷哼一聲,果真吹起了口哨,只可惜口哨聲雖嘹亮,驛站的馬卻沒有一匹回應他。

    就這么過去了半響,張青松的臉都吹紅了,林文終于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張兄,你馬沒了?”

    “……對,我馬沒了。這驛站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我的黑蹄藏了起來,恐怕連嘴也堵上了,只是奇怪,怎么會一點聲響都沒有。”

    “呦呵!你居然還在污蔑我們驛站,根本就沒有什么黑蹄來過我們店里,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抓你去官府了!”驛站伙計蹬鼻子上臉,讓張青松氣不打一出來,沖上去就要收拾對方,嚇得林文趕緊攔住。

    林文低聲在張青松的耳邊道:“兄臺莫慌,以你的身手,恐怕這伙計接不下你一招便倒地不起。看他這個死皮賴臉的樣子,到時候又要訛你一筆。”

    “我見過你的黑蹄,此馬極通靈性,如果一點回應都沒有,可能已經被轉移到別處了。這才半個時辰的功夫,想必他們也沒有走遠,不如我倆分頭去尋,這伙計明顯是拖延時間。”

    張青松聽了林文的話,不由得一語驚醒,猛地點了點頭。

    那驛站伙計本就心虛,這下聽不到二人在嘀咕什么,額頭都留下了汗水,二人盡收眼底。

    “那我向東,你向西,你一旦有所發現,便吹響我這武當的‘鳴笛’,時間緊迫,剩下的話等會再說了。”

    林文接過張青松手里的短笛,只見他拔地而起,竟然翻過墻頭,箭也似的去了。

    這一幕看的伙計咽了口唾沫。

    還沒有半柱香的功夫,林文也是一路小跑,眼看體力不支。

    正當他喘息之時,在西邊市井遠遠瞧見浩浩蕩蕩一行人押著輛推車,車上有一個碩大的木頭籠子,用幕布蓋得嚴嚴實實。

    為首的人似乎還受了重傷,走起路來十分的緩慢。

    林文心中便覺得,這車上十有八九便是黑蹄,只是現在吹響短笛,這伙人一定會有所防備。

    且就算十有八九,沒有親眼所見他也不能斷定。

    “如果現在就把張兄叫來,萬一車上不是,就耽誤了太多時間。”

    林文正苦思冥想,卻覺得靈機一動,有了計策。

    他大步上前,拍了拍押車的一人,打聽道:“兄弟,這布下面的是什么東西啊,為什么要遮起來?”

    “與你何干,有些事情莫要打聽。”

    林文又從包里取出十兩銀子,在他的面前晃了晃:“若是你告訴我實情,我便將這銀子給你。”

    那押車的人見了銀子眼睛都放出了光,卻又趕快收斂起來:“這車上不過是一個見不得光的病人,你不要再問了,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見不得光?我看是見不得人吧。”林文隨口唏噓了一句,哪知道那押車之人當場青筋暴起,一拍車子,吼道:

    “哪里來的書生,這般沒有禮貌!看我不教訓教訓你!”

    這下好了,所有押車的人,還有為首那個捂著胸口受了傷的大漢,都是回過頭來,盯著林文看。

    林文連連擺手:“沒有沒有,一介草民,這么大的推車是第一次見,好奇罷了。”

    “哼!好奇可是會害死人的!”為首的大漢咳嗽一聲,隨后痛苦地捂著胸口,顯然傷的不輕。

    “哦?看閣下傷的不輕,胸腔肋骨都淤積了大片鮮血,應該是被重擊導致……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馬蹄所傷吧?”

    押車的人異口同聲:“你怎么知道?”

    “我讀過一兩本醫術,有些見聞,我這里有瓶靈藥,敷在外傷傷口上,可以緩解疼痛……”

    林文在眾人眼巴巴看著他拿藥的時候,突然從懷里摸出了剛才張青松給的短笛,用盡力氣,吹響起來。

    笛聲有些奇妙,幽幽的聲音聽起來并不響亮,卻仿佛回蕩在每一個人耳邊。

    為首的人第一個反應過來:“不好,這是武當的“鳴笛”,是用來報信的!恐怕是驛站的人敗露了!”

    “呵呵,做這種偷盜之事,喪盡天良,也怕敗露嗎!”

    林文笑聲剛落下,只見為首大漢指著他,全然不顧胸口疼痛,咆哮道:“給我抓住這個小子!往死里打!”

    所有押車之人都反應過來,從車上摸出了棍棒刀槍,朝著林文逼近。林文手心都出了汗,恐怕自己爭取不了太多時間。

    挨打,倒是無所謂。就是怕對方將自己和馬匹一起擄走,張青松就難尋到了。

    而這幾個人聽到了為首的人,說“武當”二字,竟然一時間都是慢慢逼近,仿佛很是戒備。林文也是步步后退,可是他越是后退,這幾個人便膽子大了起來,一時間,押車之人和他已是近在咫尺。

    林殤在靈位里看的真切,心急如焚,暗罵了一聲“傻小子”,已經選中了那本【昆侖十三劍】,想將它拆解,兌換成能夠助自己孫子脫險的道具。

    說時遲,那時快,這行人似乎已經發現了林文不會武功,掄起棒子便朝他身上打來。林文下意識伸出手臂要去擋,已然做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那棍子的勁風呼嘯而過,卻沒有打在他身上。

    林殤的手指也是懸在了半空,看到了系統提示【是否拆解昆侖十三劍?】,在是上面停住了。

    一道黑影飛逝,瞬間將林文面前的棍子踢飛,這一切快的肉眼都沒有辦法捕捉。

    “武當輕功,梯云縱!”

    押車一男子驚呼,這頃刻之間,劉青松已是運起真氣,口中念起了道訣:“動若驚雷,靜如磐石,動靜結合,剛柔并濟!”

    “這是武當‘無極勁’!他是親傳弟子!這次踢到鐵板了!跑!”為首的大漢顧不得胸口疼痛,大吼道。

    數人正要逃竄,卻為時已晚。張青松運起功法,這數十人猶如草人般不堪一擊,片刻的功夫,其它人全都滿地打滾,哀嚎不斷。

    就只剩下為首的大漢坐在地上,節節后退:

    “我和你說,我可是蒼青門弟子,雖說是個外門,但你也不想挑起門派戰爭吧……誒喲……”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家族養成系統》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买马网站今晚开什么马 北京28是官方彩票吗 秒速赛车开奖视频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湖北快3形态 黑龙江6十1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 连码高手论坛 贵州快3 40期走势图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 够力七星彩奖表(老版) 体育彩票排列5开奖结果 准确一期一码 pk10技巧经验 ig赛车是官网吗 在线炒股询问必选卓信宝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