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義結金蘭

    張青松嫉惡如仇,收拾了賊人,把他們一個個綁的像上蒸鍋的螃蟹。這本就熱鬧非凡的京城街市很快聚集了大批人,官府一到,自然鄰里商鋪的人都來看熱鬧。

    “道長放心,今天就算是蒼青門暗主來了,這伙人也重罪難逃。”衙門的巡檢司長對著張青松畢恭畢敬,全憑他這一武當親傳弟子的身份。

    當今天下,皇帝稱太祖,國號“玄圩”。而這平定中原戰亂,一統國家的壯舉可不是玄圩皇一人所做。

    正是因為有武當、少林、峨眉等組成的正道武林聯盟支持下,才能夠平息戰火,邪魔外教紛紛躲避至邊遠地區,割地為居,數十年未敢再犯中原。

    武當本就是三大門派之一,再加上這創教的張真人與玄圩皇是忘年之交,官吏自然是對武當派的弟子敬重有加。

    “道長有所不知,這為首的蒼青門惡徒,前些日子策劃了一起皇宮盜竊事件。失手被御前侍衛打成了重傷,沒想到死性不改,還虧是遇到了武當高徒,見義勇為,為名除害。”

    張青松笑著擺了擺手:“為名除害不敢當,這見義勇為,真正勇敢的,可是我這位兄弟啊。”

    “哦?莫非這位也是武當親傳……”

    林文對著巡檢司長微微作揖:“在下不過是一介書生,赴京會試,正要去這京師禮部,這是在下的考證……”

    “那倒巧了,這禮部和戶部便是一扇門之隔,你拿著名狀投報,先做個登記去罷。二月初九還有三日,已經有不少考生在京城候考了,這衣食住行……”

    林文很識相的從包里取出了十兩銀子,塞在了巡檢司長的手里,后者也是會心一笑:“如此便妥了,你在戶部住下,最后三日好生休養,爭取能有好的發揮。”

    這一幕被張青松看在眼里,正要上前,卻被林文一個眼神示意到一旁來。

    “張兄不知,這人間講究人情世故,送禮能夠增加好感,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怪不得,門派的師叔甚至不惜與邪教為伍,利益真的如此重要嗎?”

    林文搖了搖頭:“并不是世間所有人都淡泊名利,但這件事情本身就是沒有錯。弱肉強食,算是世道的法則。”

    張青松攥了攥拳頭:“只希望有一天我能讓這世間人人平等,不再有高低卑劣之分。”

    “張兄……好宏偉的夢想。”林文暗自咂舌。

    “不說這些,黑蹄今日能夠尋回,全靠兄弟你舍命相助。你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卻能應對十幾名歹徒而臨危不亂,此等情義,我張青松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

    張青松領著林文來到庭院,道:“今日我二人便以蒼天為誓,義結金蘭,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林文也微微有些動容了,激動的道:“甚好,甚好,我家里還有一小我五歲的親生兄弟,喚做林武,體格倒是與你頗有幾分相似,改日我定也引你二人相識……”

    林殤在靈位里看的真切,有趣的是,他還能夠看到自己的孫子和不同的人接觸過后,對方對自己的孫子的“好感度”如何。

    就比方說剛才的巡檢司長,一開始和林文的好感度是“冷淡”,林文送給了他十兩銀子過后,好感度竟然變成了“喜愛”。

    而張青松和林文原本的親密度原本是“知心而交”,現在則是變成了“義結金蘭”,達到了100%的親感度。

    “這還真是有意思,這武當的小子武藝超群,人品也不錯,說不定將來還有機會指點一下武兒……”林殤喃喃自語,而外界的二人結拜過后,正在酒樓把酒言歡。

    傍晚,張青松要獨自去完成師傅囑托的事情,和林文告別,約好了三日之后再見。

    三日的時間轉瞬即逝,林殤眼看林武的兵法背的毫無進展,不由得為這個積分犯起了愁。

    “現在系統的功能還有很多沒有解開,能獲取積分的途徑只有拆分物品,我倒是很想給我家武兒智慧提升一些啊。不過看來,之前的鴻運當頭起了作用,我的家文兒才能躲過這場危機。”

    林殤開始重視起積分來,經歷了食夢貘和賊人的危機之后,他明白了——林家的人面臨即將到來的各種各樣危險,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限,都是要憑借著積分實現。

    今天是二月初九,家族養成系統正上方的紅色感嘆號閃爍了一下。

    【外道入侵:距離外道入侵林家倒計時,十一個月。】

    繁華的京城像往常一樣熱熱鬧鬧,京師禮部六扇門外敲鑼打鼓,浩浩蕩蕩的行人絡繹不絕。

    今天是三年一屆的科舉會試應考當天,貢院內共來了進士出身的大學士四人,為主考官。翰林院學士十八人,為同考官。

    本屆考生共四百一十六人,取合格者為“貢士”,由三月十五在玄圩皇的親臨檢閱下,取三甲人合格者稱為“進士”。

    今天是二月初九的初始,大學士的歡迎儀式很快結束,考生依次開始搜身,進入考場。

    林文前面排著長長的隊伍,他左顧右盼,不見人群中有那個熟悉的身影。

    “不知道張兄遇到了什么麻煩,不過憑他那一身本領,想必也不會出什么危險,些許是有事耽誤了。”

    而林殤在靈位里,也只能把視角放在自己家族的成員身上,張青松不是自己家族的成員,看不到他所在何處。

    禮部的考場內,劃分成了數百個用木板隔起來的“單間”,稱之為“號”。

    這種小單間長五尺,寬四尺,高八尺,一人勉強能夠坐下,二人便是擁擠不堪。

    林文從考官手里接過了三根蠟燭,只見那衙門的巡檢司長匆忙趕來,對著同考官其中一位的耳朵里嘀咕了些什么。

    檢查過后,同考官將一個裝著被褥等物品的包裹遞給了林文,會試共三場,每場三日,考生都不得離開這個單間,晚上也要在里面休息。

    “準備好過后,我們會鎖上房門,一旦比我們發現任何形式的舞弊、協助他人舞弊現象,我們將終生取消你考生資格,不得為官!這將是你一輩子的誠信污點,還希望你們能夠知道輕重。”

    為首的大學士威武的聲音傳來,一聲令下,考生翻開桌上的文案,會試正式開始!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家族養成系統》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广西体彩11选5最大遗漏 四肖期期谁三肖必中特 福建22选5几点开奖 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体彩上海十一选五 腾讯分分彩后二组选全天计划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网 航天发展股票行情 河北11选5走势图技巧 内蒙古11选5软件 股票配资余额_杨方配资平台 加拿大快乐8预测28 黑龙江11选五5软件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