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見義勇為遭污蔑

    這天,林武像往常一樣讀背兵法,淬練身體。在他正舒展筋骨之時,隱隱的聽到不遠處傳來細微的求救聲。

    于是,從小、便正義剛正的他,三下五除二翻過了林家大院的圍墻,矯健的身體在房梁上穿梭,不一會便躍到了發出求救聲的胡同里。

    “你們……你們要做什么!快來人啊!救命啊!”

    胡同的深處,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一臉的驚恐,連連后退,扶著墻壁的手微微顫抖。

    幾個大漢步步緊逼,看著她無路可逃,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不做什么,只是哥幾個要和你好好玩玩!”

    女子泣不成聲,恐懼的道:“這光天下日之下,你們就不怕官府……”

    幾名大漢面面相覷,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官府……官府可沒有功夫來管這些爛攤子,我們哥幾個不知道什么叫怕!”

    在房頂上的林武看的真切,恨得咬牙切齒,當即一拍而起,飛身掠過圍墻,直接落到了眾人面前。

    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喝一聲,一腳踢在了剛才說話的大漢面門之上。這一腳可是鉚足了勁,踢得那個大漢滿臉鮮血,頭暈眼花。

    “林公子,救命啊……”那扶墻的女子名喚柳衣,見狀立刻摟在了林武胳膊上,一雙眼睛含情脈脈,長長的睫毛有意無意的眨巴著。

    林武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哪里受得了這等勾搭,臉頰微紅,趕緊又咳嗽了幾聲,義正言辭的道:“好啊,光天化日強搶民女,簡直目無王法!”

    那幾名大漢相視一眼,林武可是在這一帶小有名氣,他們竟一時間沒有一個人敢輕舉妄動。

    這不禁讓林武有些飄飄然,再加上美人在側,讓他有了一種大英雄的感覺。

    可就在這時,依舊在林武懷里哭泣的柳衣,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眾人就這么僵持著,林武見不是個辦法,便想要甩開身旁的柳衣去昭告官府,卻發現柳衣抱著他的胳膊相當之緊,讓他無從下手。

    讓林武感覺到疑惑的是,如此情形,這些大漢居然一個比一個冷靜,絲毫不慌,仿佛在做先準備好的計劃一般。

    “……豈有此理,做出這種惡劣行為,你們非但不逃,居然還帶著這么有恃無恐的眼神,難道是真的活夠了嗎!”

    林武嫉惡如仇,哪里能忍,也不管柳衣還掛在他的胳膊上,揮拳就要向其中一名大漢打去,嚇得后者節節后退。

    正在眾說紛紜之時,遠處竟然起了浩浩蕩蕩的腳步聲,仿佛人數不少,同樣是走進了這偏僻的胡同里。

    “知縣大人!”林武見為首的紅衣官員乃本縣的縣令,雖然這個縣令大人平時流傳風氣不太好,但也算是官府中人。

    既然是官府——那自然是講法的,看來今天這伙人要吃不了兜著走。

    可還沒等林武高興,那伙大漢居然喜出望外,看著縣令到來。剛才被林武痛毆的大漢直接跪在地上,言表涕零:“知縣大人,您可算是來了!你可要為小的做主啊!”

    “是啊!知縣大人,這林家林武仗著武藝超群,不但非禮民女,被我們揭發后,更是惱羞成怒,對我們大打出手……”

    幾個大漢皆是跪了下來,對著縣令一頓哭訴,這場面直接把林武給看傻了。

    “你……你們簡直是胡說八道!”林武氣的手指都在發抖:“明明是你們強搶名女,被我發現,如今居然惡人先告狀……”

    說那縣令直接無視了林武,對著跪在地上的大漢揮了揮手:“都不要吵鬧,讓當事人說。柳衣,來,你說,是怎么一回事?”

    這一句話,又把林武的心又從谷底拉了回來,對啊!這不是身旁還有這個人證站著呢!怎么把她給忘了,污蔑自己也是要講證據的!

    “回知縣大人……小女在街上獨自一人,誰知林少爺趁小女不注意,直接從房梁上飛躍而下!把小女逼到了胡同里,預謀不軌……虧幾位壯士出手相救,可林公子武藝高強,眾人哪里是他的對手……”

    柳衣一把撒開林武的胳膊,一下子又撲進了兩鬢霜白的縣令懷里,哭的梨花帶雨:“小女的清白,差一點就要被這個混蛋給糟蹋了!”

    “你……你們!真是豈有此理!他們不認罪也就算了,怎么連你都在污蔑我!莫非……你們是串通好了!”林武詞匯匱乏,此刻怒火攻心,只是不斷地點著手指頭,可以看出他的義憤填膺。

    縣令冷笑一聲,大袖一揮:“好啊,沒想到林家出了你這么個畜生!來人!將他給我拿下!人證齊全,當場抓獲,我看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你們!你們如此卑劣手段,我林武何時得罪過你們!”林武見官兵要來拿他,哪里肯從,施展身法,上來的四五名衙役居然難以拿他。

    縣令沒想到這般,眼睛一轉,當即道:“林武!你本罪不可赦,但若是有冤,本官定為你含冤昭雪,如今你連官府的衙役都要打!難道真的目無王法嗎!”

    林武畢竟涉世不深,此刻竟然天真的想道:自己本身無罪,若是對衙役出手,不是等于自己認了罪嗎?

    “傻小子!這縣令根本就是和他們一伙的!”林殤在靈位里看的著急,可想了想這小子自幼愚鈍,也只能急在心里,眼睜睜的看著縣令對他五花大綁。

    此時,就算是不從,也得從了。的確不能和衙役動手,但林武任然抱有僥幸,還認為知縣會進行明察,并未看出拙劣的破綻。

    畫面一轉,公堂之上,林武被重打五十大板,打的后背皮開肉綻,依舊一聲不吭。

    “罪人林武,強搶名女,蓄意傷人,罪無可赦!我問你,招是不招!?”

    林武嘴里喊著一口血,一下子噴到了縣令臉上:“早就聽說你是貪官污吏,沒想到還昏庸無能!”

    “血口噴人!來人吶,再打五十大板!”

    “慢!”遠處傳來一聲蒼邁的聲音,縣令看著林滄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揚:“看來你是想清楚了,交出林家的家產基業,和你們上任家主生前一樣做個乞丐,本官既往不咎。”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家族養成系統》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北京快3开奖软件 黑龙江十一选五体育彩票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福建11选5玩法规则 600667股票行情 吉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任四 近期新上市的股票 申通快递股票行情走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pk10软件代理 大乐透杀号技巧大全 宁夏11选5专家预测 股票指数交易 广西快乐十分计划免费 辽宁快乐12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全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