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相

    公堂之上,威武的衙役站在兩旁,猶如一尊尊不會動容的門神。

    衙門的臺階下空無一人,冷冷清清。

    林滄兩鬢霜白,臉上掛著滄桑,卻看不出半點風燭殘年的佝僂,只有那副不屬于這個年紀的蒼勁和氣宇軒昂。

    “爹!萬萬不行!”林武聽到縣令的冷笑,憤怒的吼道:“沒想到你不但貪贓枉法,還營私舞弊!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引我中計……柳衣!你但凡要是還有良心,就不要與這伙人同流合污!”

    紅衣女子只是淚眼汪汪,簡直是戲精轉世,此刻他緊緊地貼在縣令身旁,楚楚可人。

    林武見狀,氣的牙齒都在打顫:“你們串通好了,算計我們林家的家產,難道真的不怕知府大人知道了,摘了你這個從七品的烏紗帽!”

    “你少拿知府大人來壓我,知府大人才沒有時間來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縣令放聲大笑,露出奸佞的笑容,可這笑容顯然是有些僵硬:

    “倒是林滄,你現在也算是一家之主了,自己的兒子公堂之上頂撞縣老爺……子不教,父之過。你可知罪?”

    林滄自始至終一言不發,只是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林武。

    “爹,你聽我說,他們合計好了演一出好戲,想要栽贓嫁禍你兒子。”林武焦急的道,“今天就算是我被打死,您也只需上告知府大人,替我含冤昭雪,萬萬不可交出我林家家產。”

    “否則,我無言面對九泉之下的老爺子啊!”

    縣令聽到這里,竟然額頭留下了冷汗:“……你你你,不思悔改,還用知府大人對官員進行威脅,來人吶,將罪犯林武的父親林滄一起扣押,公堂受刑!”

    “你敢!良心進狗肚的玩意兒!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敢動我父親一根汗毛,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林武的眼眶微紅,布滿了血絲。

    他的身體再強壯,也是生死人,肉白骨的血肉之軀,五十大板下去,已是皮開肉綻,疼痛難忍。

    如果讓一把年的林滄也受板刑,可能不死也只剩下一口氣了。

    林滄看著縣令邪惡的嘴臉,突然哈哈大笑:“記得我年幼的時候,你不過是一個無依無靠的乞丐,受我父親林殤的恩惠,引薦你進了員外府,當上了馬夫。”

    “倒也算是勤勤懇懇,不愁吃穿,怎么沒想到如今爬上縣令,反倒恩將仇報……莫非你的良心,真的如武兒所說,被狗吃了不成!”

    他還是少年之時,這縣令對林殤和林家是點頭哈腰,甚至連說話都不敢直視。如今倒真的是下人翻身,卻不曾想做起了這種勾當。

    “……一……一派胡言!竟敢辱罵縣太爺!”縣令明顯是被戳到了軟肋,連手都在發抖,胡亂的揮了幾下,示意衙役趕緊押了林滄行刑。

    自始至終,縣令總是帶著僵硬的笑容,額頭流著冷汗。

    林武看到衙役要對自己父親五花大綁,像發了瘋一般開始掙脫。

    后背已經皮肉外翻的他,此刻全然不知疼痛,雙臂死死地發力,連牛都無法掙脫的麻繩,此刻竟然有了要斷裂的跡象。

    “來人……來人吶!按住他!他要掙脫了!……這怎么可能!”

    縣令見狀也是慌了神,慌忙指使四五個衙役上前把他按住,可仿佛這些衙役的心里也受到了譴責,一時間任由林武在不斷地掙扎。

    林武背后的皮肉下,森森白骨已經隱約可見,做父親的林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可他沒有辦法,只能任由幾名衙役給自己綁上繩子,等待相同的刑罰。

    他也是同樣,寧死,也不可能允諾交出林家的家產,那是比他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好你個狗子,膽大包天!”

    一道讓林滄和林武無比熟悉的聲音響起,讓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隨后看到了他們這輩子都難以忘懷的景象。

    已離世數月、讓他們心心念念的林家家主——林殤,此刻正懸于公堂之上,正好透過陽光,猶如天神下凡,威風凜凜。

    “父親大人!”

    “爺爺!”

    不約而同。

    縣令渾身嚇得一哆嗦,竟然是冷不丁跪了下去,已經數十年沒有人叫過自己“狗子”這個小名了。

    其實他本來就是個下人,如果不是眼前大人的慈悲心腸,自己早已餓死、凍死,是林殤引薦了自己,還資助自己銀子,讓自己讀書識字,如今坐上一方縣令。

    真的是自己的良心被狗叼走了嗎?不盡然。

    “小人,小人叩見林家主……”縣令顫抖著跪在地上,頭也不敢抬,“沒想到您已得道,做了天上神仙哩!真是太好了!對得起您的菩薩心腸。小人如此行徑……就算是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也不為過。”

    “虧你還知道!”林武看著自己的爺爺,一陣狂喜,可還是忍不住說道。

    “只是小人尚有妻兒子女,此刻皆是在旁人手中,恐怕他現在還有眼線與此,小人不得不按照他的吩咐行事……我……我寧愿下這十八層地獄,也想我兒子有個光明的未來啊!”

    縣令突然說出了一個驚人的事實,讓此刻現場的所有人,都有些發愣。

    “小人的兒子,長得真像我小的時候,他說他要好好讀書,像林家的林文少爺一樣進京趕考,還要做狀元哩!”

    “小人做了縣令,能讓他不用挨餓,不用挨凍,有私塾上,小人已是心滿意足了啊!林大人大恩大德,小人不敢忘!只是小人實在沒有辦法……”

    “您說,他能比得上林少爺,能中的了狀元嗎?”縣令突然聲淚俱下,仿佛演到此刻的演技已然崩潰,只是老淚縱橫的看著,一點一點變透明的林殤。

    林殤嘴巴張了張,似乎猜到了什么,最后無奈的笑著說道:“他一定會的,林文已是本屆狀元,我與那天宮文曲星相熟,你放心吧。”

    縣令突然破涕為笑,無怨無悔。

    林武的急性子上來,問出了一個讓他后悔終生的問題:“到底是誰指使你干的?”

    “是那北……”

    戛然而止。

    縣令似乎早已知道結果,算是了卻了心事,此刻是臉上是掛著笑的。

    所以他依舊選擇回答林武的問題。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家族養成系統》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河南11选5 排列五最近30期 快乐十分复式玩法详解 广西快三稳赚技巧 股票质押查询 西北轴承股票代码 青海十一选五 手机炒股软件免费下载 上海快3预测app下载 下载三分幸运农场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彩计划 盈策配资 广东36选7玩法详细介绍 中国石油股票 股票涨跌幅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