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床榻了,出發!

    你無賴!”比比東嗔怒道。

    李天一狀若未聞,眸中金光閃爍,好似比比東周身散發的銀光沒有絲毫阻擋的作用。

    “你快收了神通!!“比比東臉色漲紅,氣的一雙玉足連連踏在地面上的毛毯上。

    “我媳婦兒我抱一下有什么問題么?”李天一知道把握尺度,雙眸之中金光逐漸隱去。

    “哼,你那個是簡單的抱一下么?”比比東翹著紅唇不滿道。

    “是啊!”李天一厚著臉皮道。

    “啐!”

    “那你倒是說說我怎么沒好好抱了!”李天一嘴角露出玩味道。

    “你摸我...”

    比比東咬著銀牙試圖和這個無賴做抗爭,最終還是敗下陣來。

    李天一趁勝追擊,來到了比比東身邊,再次環抱住了她的細腰。

    比比東頗有風情的白眼道:“我當時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無可自拔的愛上了你這么個無賴的家伙呢?”

    李天一思索道:“要么就是你喜歡無賴,要么就是我可能還不是真正的無賴,你說是哪種?”

    “哼!”

    比比東拒絕回答這個問題。鄙視的看著摟著自己的男人。

    這讓自己怎么答?他這是明擺著不會承認自己是流氓。

    說不過李天一,于是比比東開始直接動手解決問題,一雙玉手直接伸進了李天一的腰際。

    可惜李天一如今的身軀早已錘煉的“爐火純青”,比比東摸索半天硬是沒找到一塊兒值得下手的軟肉,全是硬邦邦的一片。

    倒是李天一此時滿臉愜意,絲毫不擔心的樣子,仿佛享受著極致的按摩。

    風華絕代的女皇給自己捏腰,這是一種什么體驗,恐怕天上的那幫二貨也沒有自己這種待遇。

    比比東看著閉眼睛在那里愜意享受的李天一,美眸中閃過俏皮之色。

    纖細修長,青蔥般的手指銀光閃爍,捏住一處皮肉輕輕一擰。

    李天一此時渾身放松,感覺頭皮都是酥麻的,哪里料想到比比東這一手,慘叫聲頓時傳出了屋子。

    比比東拍在了李天一胸膛上道:“你小點聲,不知道的人以為咱倆在這兒干嘛呢。”

    李天一瞪著比比東道:“我嚎兩聲有啥的,不是你就行唄,別人還能多想不成?”

    比比東點點頭,感覺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一雙小手再次伸向了李天一。

    這次李天一可是做足了準備,直接伸出手牢牢的捏住了比比東方案的“工具”。

    “打老公應該怎么處理?咱們家里是不是該立個家法了?”李天一道。

    比比東道:“哼!咱們還沒結婚呢,別老公老婆的!”

    李天一驚咦道:“我這摸也摸了,同床共枕也不是沒有過,難道這都不算數啦?”

    “只要沒結婚就不用負責咯?”說到最后,李天一的表情愈發夸張了起來。

    比比東沒吃李天一這一套,鳳眸促狹的盯著李天一道:“你要是不想負責也可以啊,那人家只好......”

    “只好什么?”李天一臉色一板,瞪著比比東道。

    比比東裝出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伸出手指在李天一的胸膛畫著圓圈道:“你都說不對人家負責了,別人我又看不上,那人家只好孤獨終老了啊!”

    “現在可以了啊東兒,都會演戲了??”李天一不為所動,嘖嘖稱奇道。

    比比東神色恢復如常,但美眸中流露出了對李天一深深的眷戀,握起手掌錘了他一拳道:“不多學兩手還不得被你這個壞家伙吃的死死的?”

    “你給我說清楚,誰是壞家伙?”李天一刻意冷聲道。

    “這屋子就咱們倆,不是我當然說的是你!”比比東指著李天一重復道。

    李天一沒說話,直接上手橫抱起了比比東,將她丟在了床上。

    “今天爺就壞給你看!”

    說罷,李天一脫出外套,露出了精壯的上身,餓虎撲食一般沖了上去。

    “轟!!!”

    想象中的事情沒有發生,在李天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到床上的時候,床板承受不住巨大的沖擊力應聲而斷。

    李天一連帶著比比東反應不及,臉上掛著錯愕的表情直接摔在了碎裂的木板中。

    “咳咳”

    李天一運轉魂力扇走了空中飄浮的灰塵,滿臉的尷尬。

    “剛突破,力量沒控制好。”李天一解釋道。

    “你給我走開!”比比東鳳眸中寫滿了無語,“你都弄塌幾個床了。”

    李天一忿忿不平道:“都怪這些床不解釋!”

    “行了!你先回去吧!我收拾收拾,不然還怎么住人。”比比東幽怨道。

    李天一有些不好意思道:“別收拾了東兒,找個雜役收拾,我那里床大。”

    比比東美眸促狹的盯著李天一道:“去你那里?”

    李天一點頭。

    比比東道:“我才不去,你那里就是狼窩。”

    “我有那么可怕么?”李天一道。

    比比東煞有介事的連連點頭:“天哥,你剛才撲過來的時候眼睛都綠了!”

    “啪”

    李天一身上劃過金光,閃身拍向了比比東翹臀不滿道:“請注意措辭!那叫滿滿的愛意。”

    “嗯嗯。”比比東挺著好看的鼻子敷衍道,弓腰俯身去收拾地上的狼藉。

    看到這凹凸的一幕,李天一感覺自己的意志力逐漸變得薄弱了起來。

    “我找個人過來幫你收拾!”

    比比東道:“我自己的臥室一般都是不讓別人碰的。”

    這是傳說中的潔癖?李天一想了想,沒說出來。

    自己好像一直也沒發現這個事兒啊。

    李天一被“嫌棄”的趕出屋子后,比比收拾木板的時候忍不住輕啐了一聲,臉色再次紅潤了起來。

    其實她哪里有潔癖,不過是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床榻了而已。

    別人看見了會咋想??

    真是冤家,比比東回憶著剛才和李天一相處的一幕,身體竟然不自覺的也有些發燙。

    ......

    翌日,李天一在比比東的指引下向著藍電霸王龍家族趕去。

    路上,比比東正在給李天一介紹著:“藍電霸王龍家族的實力在上三宗中排在最后,宗主玉元震九十六級,封號雷霆斗羅。”

    李天一擺手道:“都是土雞瓦狗不用介紹。”

    比比東跺腳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你現在也用不了底牌。”

    李天一笑了笑,反問道:“藍電霸王龍家族都是些什么武魂?”

    比比東白眼道:“藍電霸王龍啊!”

    李天一似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雙腿亮起紅藍光芒,隱隱有龍吟咆哮,奔著遠處疾馳而去。

    比比東腦中突然浮現出一個慘敗的人影。

    紅龍斗羅......

    “等等我!”比比東追了上去,心里暗自佩服起了自己男人做的每一個決定。

    看似風輕云淡頗為隨意,其實用意頗深。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斗羅之拯救女教皇》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好运彩票app下载 双色球最新 亚洲杯女篮决赛录像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31期 股票交易规则过程 广西快乐十分高手选号法 腾讯分分彩是谁搞的 西北轴承股票 pk10赛车计划手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青海11选5遗漏表 北京快三专家预测 平安证券卖股票要多久 深圳风采开奖官网 排列三开机号排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