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你就是那個女子?

    二皇子雖然不懂為什么,可是卻知道太后有意無意的看不慣淳于丞相,自己的母妃自然也是隨太后的。

    既然如此,那么淳于丞相要么成為大皇子或者三皇子的人,要么就是兩不相幫,可是卻不會與他站在一隊的。

    所以,淳于晏不能嫁給蘇慕柘!

    二皇子的話一落,藍月公主頓時笑了起來,彎彎的眼睛看向蘇慕柘:“我就知道,你是在騙我的,既然人家沒有同意,那你娶我可好?”

    眾貴女……

    草原公主都是這么彪悍的嗎?直接上來就逼著人家娶她,若是這都可以,那她們早就攔著蘇慕柘上前問了,還輪的到她?

    而周圍那些公子將軍們,卻都冷嗖嗖的將目光轉向了蘇慕柘。

    怎么就沒有女子這樣求著讓娶她的?

    蘇慕柘不就長的好看了點,氣質好了點,身材偉岸了點嗎?

    旁邊幾個小將軍忍不住挺了挺胸膛,那些文弱書生沒有,可是他們的英姿挺拔,威風凜凜的好不啊。

    一時間大殿里的氣氛莫名,一股酸酸的氣氛飄了起來。

    蘇慕柘無奈:“藍月公主,不管她有沒有答應,我總是要等了她的答復才可以的啊。”

    “那她是誰?你現在就問她?”藍月公主不死心,緊緊的盯著蘇慕柘,大有一副你不問我就不走的架勢。

    建安帝突然有些心疼和欣賞這個女孩子。

    這樣剛強果敢的女子,讓他不由的又想起了沈瑤,當年她也這樣站在自己的面前,看著自己,問:“一定要那個皇位嗎?”

    當時,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是了,當時的情況已經不允許自己退縮,因為退后一步等待自己的就是囚禁或者死亡。

    所以,當時,第一次沒有敢面對她的眼睛,只說道:“我也是迫不得已,不過,我向你保證,等我成功了,一定會風風光光的娶你進門。”

    然而,世事變幻,從不由人。

    淳于丞相捏著酒杯,目光如冷箭一般看向建安帝。

    憑他的經驗,皇上又開始回憶了,他一回憶不要緊,同情心又開始泛濫,不知道做什么決定了?

    果然,建安帝張了張嘴,剛想要說話,淳于丞相突然出聲:“給我滿上。”

    靜寂的大殿,眾人只顧著看藍月和蘇慕柘的對峙,淳于丞相的話突兀的響起,建安帝猛的回神,到嘴的話換了:“既然蘇將軍心有所屬,藍月公主不如換個人?”

    眾臣子……

    換白菜呢,還換個人?

    然而,藍月卻并不領情,執意等著蘇慕柘的回答。

    威遠侯老夫人也緊閉著嘴不說話,既然蘇慕柘如初不聽話,那就讓他自己吃吃虧,事情鬧成這樣,娶了藍月公主,必然要得罪那家姑娘,若是執意要娶那姑娘,呵呵,外邦使臣那他就得罪透了!

    至于皇上會不會怪罪,威遠侯老夫人才不會擔心,當年老三死的時候,皇上都沒牽連,何況,老侯爺還駐守邊城,死在了戰場上,威遠侯從來都不是靠的三房而屹立在貴族圈中的。

    這時候淳于晏悄悄的站了起來,二夫人看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淳于丞相有些意外,坐直了身子。

    在他心里,怎么要要蘇慕柘將這件事擺平了,才能達到他心里的預期。

    眾人的目光如探照燈一般的望了過來,那幾位知情的貴女心內驚訝,卻又了然,這時候站出來,蘇慕柘不想娶她估計也不行了,就是不知道這位草原公主和淳于晏,誰能贏?

    淳于晏有些不安,訕訕的抬手,沖藍月公主打了一個招呼:“嗨,那個……我現在說想去換杯茶還來得及嗎?”

    二夫人抬手扶額,這個傻丫頭啊!

    藍月公主顯然不聽她的話,噔噔噔幾步就來到她的面前:“你就是蘇小將軍要求娶的那名女子?”

    淳于晏:“大概,可能,若是蘇將軍沒有跟其他人說過的話……”

    淳于晏有些不想承認,剛才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對了,就這么站了起來,或許是心內忐忑,畢竟剛才在梅林那里有人也看到了,也或許是有些愧疚,畢竟與蘇慕柘達成了協議,現在卻甩手不管?

    咳,也有可能,是剛才蘇慕柘保護她的樣子有點感動……

    “蘇哥哥,是不是她?”藍月指著淳于晏,扭頭看向蘇慕柘確認。

    藍月生于草原,卻自小喜歡大秦的文化,對這個驍勇善戰的蘇小將軍尤其崇拜,這次鬧著非要跟過來,就是聽說了蘇慕柘被皇帝召回了京都。

    她,仰慕他呢,聽了那么多關于他的英勇事跡,藍月想,這個少年就是她要找尋的人。

    剛剛,她一進了大殿就看到他了,藍月一直克制著自己,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然而,她看到的是蘇慕柘堅定的點了點頭,剩下的話她已經聽不到了,只看見他的嘴一張一合,目光柔和望向淳于晏。

    蘇慕柘也有些意外,淳于晏會站出來,一愣神之后他的心中升起了淡淡的喜悅。

    淳于晏到底還有多少美好,是他不知道的?

    “蘇哥哥,就是她嗎?難道你寧可娶她,也不愿意娶我?”

    藍月有些不能相信,眼前的女子,身材肥胖,站在哪里仿佛一座山一般,蘇慕柘到底看上了她什么?

    淳于晏抿抿唇,有些不滿。

    蘇哥哥?稱呼改的還挺快,胖怎么了,胖子就沒有權利被人求娶啦?

    再說,她都瘦了已經。

    “藍月公主,其實,我之前比現在還要胖上那么一點。”

    淳于晏輕聲反駁,臉色掛著恬淡的笑容。

    二夫人忍不住又開始扶額。

    這樣刺激這位公主,好嗎?

    果然,藍月公主有些崩潰了,指著淳于晏好幾次都沒說出話來。

    “藍月!”科爾罕起身,握住了她舉著的手指,溫和的拍拍她的肩膀:“藍月,冷靜點。”

    科爾罕是知道妹妹的心意的,自然看不得自己的妹妹受委屈。

    “皇上,聽剛才話里的意思,蘇小將軍剛才曾當眾向這位姑娘求親,而這位姑娘并沒有答應是嗎?”

    建安帝只覺得淳于丞相冷嗖嗖的眼神又望了過來,只好勉強一笑:“聽意思是這樣的。”

    “在我們草原,兩個女子喜歡一個男子,是可以比試的,誰若輸了就退出,不如就讓這位姑娘和藍月比試一番,也好心服口服。”

    科爾罕想的挺好,這姑娘看上去又胖又蠢,若與藍月比試,定不是對手。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丞相女兒要出嫁》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安徽11选5走势图五百网 黑龙江6 1体彩开奖结果 好运快三走势五分钟 精准时时彩软件 江苏7位数开奖视频 长沙股票配资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信 十一选五免费预测软件 江西11选五5最新开奖 河南快三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西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最新股票配资 陕西快乐10分直播 瑞银网 快3彩票害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