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玄門宗 第171章 不出所料

    那只有化晶中期境界的肖魂,只能無奈地交出地圖,很是緊張地看胡威接過地圖,似乎是想看出,胡威是否有意奪走地圖。

    他們終究是一群年輕人,而且境界最高才化晶中期,其他人都是化晶中期之下,想反抗卻知道差距,不敢輕舉妄動。

    胡威看了一眼后,覺得這地圖中還隱藏著一道靈識,只是這靈識已經毫無自主意識,但他卻從中獲取到了重要信息。

    這地圖的主人應該是斷層后,第一個發現云山這一塊寶地的人,同時也是一位陣法宗師。

    后來他發現了云山秘境,就一直在想辦法破解其中的陣法,想要進入宮殿之中。

    待得他打開了丹藥宮殿的禁制后,將其中藥瓶一個接一個打開了,只剩下最后一個未曾打開。

    從那以后?他開始研究怎樣開啟最后一個藥瓶,于是便走出了東荒,去其他地域求學問路。

    最終讓他成功了,這張圖本身就有解除封印的能力,只可惜后來那陣法宗師還未得到丹藥,就已經仙逝而去,而他的后人也因此得到這份地圖。

    陣法宗師仙逝后,東荒兩宗發現了云山秘境,隨后兩宗介入其中,陣法宗師的后人自知無力,便將地圖藏了起來。

    胡威也很想知道,最后一個瓶子中,究竟裝的是什么丹藥,居然還使用了陣法封印,想來不是凡品。

    見五個年輕人緊張兮兮,胡威覺得有些好笑,似乎自己真的成了反派角色。

    胡威問道:“你那弟弟是怎么回事?”

    肖詩雨說道:“我弟弟遭人暗算,生命垂危,氣海中的玄神不翼而飛,所以需要地圖上的丹藥救助。”

    “玄神不見了?”胡威一驚,這不是和張曉天一樣嗎,難道是疑似閻羅的黑影,去了破滅宗的地盤?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真有可能。

    黑影甚至可以借助自身天賦,加入破滅宗。

    胡威搖了搖頭道:“想來根基都被毀了,就算拿到了這丹藥,也無能為力。”

    肖魂皺眉道:“就算丹藥毫無總用,我等也要去嘗試,不然我心難安,還望前輩成全。”

    胡威道:“我說丹藥無能為力就是無能為力,你們走吧。”

    一行人頓時不安起來,全部看向肖魂。

    肖魂一咬牙道:“還望前輩能夠將地圖歸還,我們幾個自己去嘗試。”

    胡威呵斥道:“你知道這地圖所指的地方,有多少位強者嗎?憑你們這幾個歪瓜裂棗,去給人殺嗎?”

    肖魂等人猶豫了,他們知道這一帶是東荒兩宗的地盤,卻不知道這地圖所示,居然有強者坐鎮。

    胡威道:“把你那弟弟帶到這里來,我為他療傷。”

    見肖魂一行人猶豫,胡威繼續說道:“那不是玄神不翼而飛,而是根基被毀了,丹藥也無能為力,除非是特別逆天的存在。”

    肖魂問道:“那您真有辦法解決?”

    “怎么選擇看你自己,把人帶到這里來再說。”

    話音剛落,胡威一閃即逝,便已經離去了。

    “現在怎么辦?”肖詩雨問道。

    “還能怎么辦?死馬當活馬醫吧。”肖魂滿是無奈。

    “可家族內未必能讓我們把他帶出來,畢竟他雖然天賦已經沒了,可依舊是家族內的重要成員。”肖詩雨猶豫了。

    肖魂雙拳緊握道:“就算是搶!也要搶出來。那些人根本不在乎他的天賦,更多的不過是想要威脅主脈交出陣法修煉之法罷了。”

    最終一行五人選擇離去了。

    胡威在很遠的地方,見到他們離開后,這才繼續研究起了地圖。

    這地圖確確實實是云山沒錯,但這云山似乎在地圖上顯示的位置發生了變化,這讓胡威非常疑惑。

    “難道那陣法宗師也想搬山?可問題是他布置的陣法我卻沒有發現啊。”

    胡威打定主意,等巡查任務結束后,便去尋找一下那陣法宗師的陣法,也許能夠利用的上。

    三天后,肖魂等人終究是把人帶來了,只不過他們此時只有三個人,少了三個。

    肖魂背著一個約莫十五六歲的少年,臉上還有一絲稚嫩并未褪去,胡威靈識掃過去,當即就發現了這少年的情況和張曉天簡直是一模一樣。

    唯一的區別是,這黑影的實力又有所提升,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如果不是創傷一樣,或許根本無法和黑影聯系在一起。

    “這鬼東西成長速度驚人,如果不加快速度找出來,或許以后是個強大威脅啊。”

    胡威現身,肖魂趕忙走過去說道:“前輩!我弟弟已經帶過來了,還望前輩出手。”

    “不用看了,情況我已知曉,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嫁接根基,置換天賦,你二人可有人愿意貢獻自己的玄神?你們最好是考慮清楚,因為一旦置換過后,你們的天賦可能就沒了,也可能會有,但修為可就真沒了。”

    胡威看了一眼男女青年,想知道他們面臨這樣的問題會如何選擇。

    肖魂猶豫了,但那肖詩雨卻沒有任何猶豫,站到胡威身前道:“前輩,我愿意將自己的天賦根基嫁接給我弟弟。”

    “對了!你弟弟是什么玄神?”

    玄神自然是越相似越好,嫁接起來也就越穩定,所以胡威想知道二人天賦是否一樣。

    當然了,如果天賦不一樣,嫁接成功率也一樣高,只不過將來成長就會受到更大的限制。

    肖詩雨說道:“我弟弟的玄神和我的一樣,是星棋玄神。”

    星空如同棋盤,而這星棋又是怎樣定義的,胡威不太了解,于是抓住女子的手腕,靈力探入她的氣海,便見到了所謂的‘星棋’玄神。

    這種玄神極為特殊,如同一顆棋子,但更特殊的是,這棋子玄神旁邊,圍繞著極多的附屬玄神,宛如星空。

    胡威還未曾見過類似玄神,當接觸到星棋的那一刻,他便明白,這種玄神最適合的,想來就是陣法師。

    擁有這種玄神,一旦到達玄神境界,玄神一出,就可以布置成想要的陣法,無論是防御還是攻殺,都將是極為不錯的玄神。

    縱使是陣法宗師,想要布置陣法也需要一定時間緩沖,甚至是需要費時間去構建。

    這星棋對于陣法擁有天然優勢,一念便可以布置陣法出來的同時,由于主次星棋之間存在聯系,所以陣法的運轉速度也將大大提高,施展陣法的速度也會比尋常陣法宗師要快上一大截。

    胡威感嘆道:“天生陣法師,這可了不得啊。”

    然而他的話一出,頓時讓二人都緊張了起來。

    畢竟破滅宗和東宗之間,關系并不怎么好,而他這弟弟,也確實是天才中的天才,如今年紀輕輕就已經是陣法宗師,如果對方不給他治療,反而直接要了他的性命,那將是破滅宗的一大損失。

    胡威自然不知道這十多歲的少年,居然是陣法宗師,不然的話倒不會想著去扼殺,而是想收做弟子培養起來,將來估計也能是一大助力。

    “我先布陣,你們在一旁等候,待我陣法布置完成,再來給你們天賦嫁接置換,然后就沒事了。”

    胡威說完,便準備去布陣,想了想他又說道:“救他,地圖就算是幫你們忙的酬勞。”

    肖詩雨感激涕零道:“這是自然,還請前輩快快出手相助!”

    胡威取出一堆天材地寶,讓一旁二人眼睛都直了,眼看這那一個個天材地寶飛舞起來,按照胡威所想停留在某些位置后,便直接落在了地上。

    他們這才知道,原來這位前輩,也是陣法師,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級別。

    少年的級別是陣法宗師,對應的是五品,在整個東荒都不多見,而且還這般年輕。

    他們很想知道胡威又是幾品陣法師,或許也有同樣的層次也說不定。

    陣法很快就形成了,所有天材地寶的能量相連接,最終匯聚到少年坐在的地方。

    同時少年的姐姐也坐在一旁,靜靜等候自己的天賦以及玄神被剝奪,換到弟弟身上。

    胡威見狀開口問道:“你確定要拿你的天賦出來嗎?你可能會因此再也無法踏足修士領域。”

    肖詩雨肯定道:“只要能夠讓弟弟好起來,我無所謂的,還望前輩成全。”

    這種簡單的陣法,胡威自然沒有想過凝聚出新的玄神給那女子,畢竟又不是他的弟子。

    當胡威起陣,伸手一抓,便將女子的星棋玄神攝取出來,輕車熟路,將玄神以及那莫名法則連帶一起,嫁接到少年氣海之中。

    與此同時,他還用靈識深層次查探少年氣海,不想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最終還是讓他找到了一絲黑氣的存在,這也證實了,疑似閻羅的存在,真的去了破滅宗。

    如果在破滅宗得到重視,那么很可能會引導破滅宗對玄門宗動手,這種可能性根本無法抹除掉。

    隨著時間推移,少年的氣息也越加穩定,而且再次出現了靈力波動,這讓兩位青年頓時笑了起來。

    肖詩雨臉上滿是汗水,卻也笑得很開心,看來少年在她心中的位置,想來極高。

    敢以自己的天賦做代價,換回他人的天賦,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來的。特別是修士。

    當天賦嫁接完成后,胡威說道:“你們破滅宗最近是不是有天才加入?”

    肖魂驚訝問道:“你怎么知道?”手機用戶請瀏覽wap.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我打的就是主角》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精选16码期期必出 福彩22选5最新开奖 中彩网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走试图 时时彩最好的平台排名 贵州11选5任五遗漏一定牛 pk10官网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怎么玩 北京快3一定牛网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简单明了 11选5任3万能4码复式 大连12走势图今天 甘肃快3开奖直播 极速飞艇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