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房州十二年 第三十七章 開價

    青蓮爭鋒相對道:“張愷,我青蓮是什么身份?也就是個江湖中人,我自幼父母雙亡,唯一的弟弟剛剛出生就被賊人所殺,你說我哪來的妹妹?而且那廬陵王的女兒是什么身份?怎么就成了我的妹妹?張愷,你要胡編亂造,最起碼也得編的像樣子一點吧?好歹也動動腦子吧!”

    張愷聞言心下十分惱怒,氣得他愣是沒說話來:“你……你……”

    來投仁道:“青蓮閣主,你已在這房門口拖延了半天了,怎么,還不打算開門嗎?”

    青蓮聞言,也知道再難拖延下去,只得上前,敲了敲房門,問道:“客官你好!解憂閣青蓮打擾了,請問小女子方便進去嗎?”

    只聽里邊一男子笑道:“哈哈哈哈!青蓮閣主,我等你很久了!”

    青蓮聞言大驚,這里邊不是只有喝醉的李仙蕙與李裹兒,還有自己安排的一名侍女嗎?怎么還有個男的?青蓮心下大為疑惑:“到底出了什么事了?里邊不是侍女?這里邊的男人是誰?這人的聲音怎么這么耳熟?”

    此時趙輝也鎖緊了眉頭,明明自己剛剛看到的,是青蓮吩咐了一個侍女在房中,怎么會有男人?

    青蓮心下著急,正準備去推開門,只見那房門被打開,開門的是一個中年男子,身形高大,生得倒也俊俏,身著一身青色的素衣。那人見了青蓮,笑道:“錢二見過青蓮閣主!”

    青蓮見了來人,也是大吃一驚,這不是襄州解憂閣閣主錢萬財的貼身護衛錢二嗎?青蓮正驚訝間,只見房中傳來一道大笑的聲音:“哈哈哈哈……青蓮閣主,錢某未及通知,唐突到此,還望青蓮閣主恕罪!”

    青蓮一聽,這不正是襄州解憂閣閣主錢萬財嗎?他怎么也來這里了?正驚訝間,只見那趙輝沖到了房中,四處張望尋找。

    錢萬財見狀,笑道:“這不是來統事的兒子,趙公子嗎?”

    趙輝在房中尋了一遍,并不見李仙蕙二人,問錢萬財道:“你怎么在這?房里的兩個女子呢?還有一個女仆呢?”

    只見錢萬財身邊還有三人,個個身著青色素衣,三人站在錢萬財的身邊。其中一人見趙輝對錢萬財無禮,喝道:“放肆!”

    來投仁等人此時也走了進來,來投仁見了錢萬財,驚訝道:“錢閣主?你怎么在這?你不是在襄州嗎?”

    錢萬財站起那肥胖的身體,對來投仁微微行了一禮,笑道:“來統事前幾天不是也在襄州嗎?不是也到房州來了嗎?難道錢某就不能來房州嗎?”

    來投仁冷眼看著錢萬財道:“錢閣主,你跟蹤我?”

    錢萬財笑道:“嘿嘿嘿!來統事這話就不對了!我十分思念我們青蓮閣主,來房州見見我們解憂閣第一美女,難道也要向來統事的推事院上報嗎?”

    來投仁心中直罵錢萬財來的不是時候,這錢萬財是當今第一富豪,襄州解憂閣閣主,富可敵國,手下的人更是不計其數,江湖中多少英雄好漢,為了一個錢字,都投身在錢萬財的麾下,為其效力,也可以說,這解憂閣能有今日之勢,與錢萬財的財力支持有著很大的關系。錢萬財的實力,當真是不可小覷。來投仁冷聲道:“錢閣主想要見誰,那是錢閣主的自由,我們推事院哪敢干涉錢閣主的自由?”

    錢萬財笑道:“來統事,今日帶人來解憂閣,如此氣勢洶洶,是打算拆了我們的一座解憂閣嗎?”

    來投仁也笑道:“錢閣主,我們是奉命前來,聽說這間房里藏了兩個女子,所以才讓青蓮閣主帶路,前來看看!”

    錢萬財道:“女子?哪來的女子?錢某一來房州,見三層有人,就待在了這房中,卻從來見過什么女子!”

    趙輝對錢萬財道:“肯定是你將那二人藏了起來!”只見趙輝話音未落,錢萬財身邊的一個彪形大漢厲聲對趙輝喝道:“放肆!你是什么東西?也配跟我們閣主這么說話?”

    錢萬財對那人笑著擺了擺手,道:“哈哈哈哈,老三,不必動怒!這位是來統事的兒子,趙輝!只是不知道,那來統事姓來,怎么兒子卻姓趙!哈哈哈哈!”

    此時剛剛為他們開門的錢二也走到了錢萬財的身邊站下,笑道:“閣主有所不知,這趙公子本來就姓趙,只是認了來統事為父,這趙公子并不是來統事親生子,而是認的兒子!”

    錢萬財笑道:“原來是裝個兒子的啊!”

    趙輝聽得錢萬財等人對自己的言語侮辱,心下怒火中燒,正要發作,來投仁走到了他的面前,用扇子輕輕捅了一下趙輝,示意趙輝千萬不要動怒,隨后又對錢萬財道:“錢閣主,既然閣主思念青蓮姑娘,想要見青蓮姑娘,那我等就不打擾兩位閣主敘舊了!告辭!”

    青蓮這才松了口氣,暗嘆一聲好險,她此時也明白了,是錢萬財等人的到來,將李仙蕙與李裹兒秘密轉移走了,這才讓來投仁等人撲了個空。這事要不是錢萬財的到來,怕是真的不好收場了!

    趙輝道:“三叔,這間房不在,別的房呢?”

    來投仁正準備離開,聞言微微一愣,又對錢萬財出示了推事令,示意要搜查其他房間。錢萬財笑道:“錢某人雖然統領山南道解憂閣,只是這房州解憂閣,還是青蓮閣主說了算,你們想要搜查,還是先問問青蓮閣主的意思吧!”說完對青蓮笑著眨了眨眼睛。

    青蓮見錢萬財對自己示意,當即對來投仁笑道:“來統事既然要查,那就查吧!不然真如來統事適才所言,我解憂閣反而成了私藏反叛之人的藏污納垢之處了!來統事請跟我來!”說完青蓮便朝著別的房間走去。

    眾人跟隨青蓮在二層看了一遍,又到一層房中看了看,并不見二人的蹤跡。來投仁對錢萬財與青蓮道:“錢閣主,青蓮閣主,今日多有打擾,告辭!”

    “來統事,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要走呢?”說完青蓮的身形已經閃到了來投仁等人的面前。

    來投仁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青蓮,冷聲問道:“青蓮閣主,這是何意?那不成青蓮閣主是想要強留我等嗎?”

    青蓮笑道:“青蓮豈敢強留來統事?來統事要走,誰能留得住?只是來統事,走之前是不是應該把賬給結一下?”

    來投仁冷聲道:“青蓮閣主說的,是那幾壇子酒錢嗎?”

    青蓮笑著對錢萬財道:“錢閣主,你是天下第一的商人,你幫我看看,這筆賬,應該怎么算才合適?”

    錢萬財笑道:“我?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他們要了什么,我怎么算?還是青蓮閣主自己算吧!”

    青蓮對來投仁笑道:“六壇解憂,一壇五十兩銀子,一共三百兩銀子!既然來統事是第一次到我房州解憂閣,就這么‘照顧’我,那這樣吧!這六壇酒,一壇就算我送來統事的,來統事只需要付二百五兩銀子,就可以了!”

    來投仁此時本來就心下十分惱火,再聽了青蓮的話,心下自是氣不打一處來,二百五?這青蓮是什么意思?

    青蓮對沈峰濤道:“沈峰濤沈大俠,你沒來之前,你弟弟就破壞了我們解憂閣一塊地板,我們已經商量好了價格,本來是一萬兩白銀,我看在趙輝趙公子的面上,打了個對折,只要白銀五千兩,這個趙輝趙公子可以作證,你信不過小女,你盡可以去問那趙公子。而你損壞了我們第三層桃李醉春風房中的一張檀木沉香八仙桌,四張梨花沉香雕花椅,一個和田藏雪青玉壺,六只南海明珠夜光杯,五塊柑柚云紋地板,你算算,一共值多少錢?”

    沈峰濤冷聲道:“你這解憂閣是打算搶嗎?”

    青蓮笑道:“我解憂閣有解憂閣的規矩,我想沈大俠也不是那種不會為自己的行為買賬的人吧?”

    一旁的錢萬財聞言大笑道:“哈哈哈哈……青蓮閣主,這樣下去,恐怕用不了幾年,你就成了天下第一富商了!”

    青蓮也對錢萬財笑道:“青蓮隸屬錢閣主麾下,自然要多向錢閣主學習學習了。怎么?錢閣主這是不喜歡錢了嗎?”

    錢萬財笑道:“哈哈哈哈……錢某要是跟錢過不去,那錢某這名字也該改改了!”

    青蓮對沈峰濤道:“沈大俠,你算好賬了嗎?”

    只見沈峰濤面色鐵青道:“我……我五日之后一并算你吧!”

    青蓮又轉身對錢萬財道:“錢閣主,咱們解憂閣可以賒賬嗎?這沈大俠可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人物,想必他也不會抵賴!要不今天就賒一回給沈大俠?”

    錢萬財搖了搖頭,笑道:“青蓮閣主,你雖然與這沈大俠關系很好,但是咱們解憂閣什么時候給別人賒過賬?要不這樣吧,你這位朋友如果沒錢,既然是青蓮閣主的朋友,也就是錢某的朋友,是朋友就得幫一把對吧?這樣吧!你我送他一枚‘辟靈丹’吧!”那錢萬財還故意把“關系很好”的“好”和“朋友”三字說得極重。說完錢萬財身邊的四人中又兩人也已經堵在了解憂閣的門口,另外兩人則是緊緊地跟在錢萬財的身邊。

    沈峰濤見青蓮與錢萬財唱雙簧,心下大為惱怒,而且他自然也知道,那“辟靈丹”是什么東西,那就是控制他人為解憂閣賣命的“辟靈蠱”啊!而且錢萬財身邊的這四人,都曾是名震天下的高手,再加上一個青蓮,而自己這邊真正的高手只有金虎、張愷與自己,也完全不是對手。沈峰濤皺著眉,鐵青著臉對錢萬財與青蓮道:“兩位閣主,你們開個價吧!”手機用戶請瀏覽wap.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神武夢長恨歌》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七乐彩最精准预测专家推荐 斯洛伐克快乐8开奖 幸运飞艇看号技巧图 稳赚 河北十一选五58期预测 河北快三综合形态走势一定牛 天津快乐十分奖金 好彩1复式价格表 广西股票融资 湖北11选5五码走势图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七 乐陵期货咨询 10小时精通炒股软件 浙江20选5开奖数据 诚信网上彩票投注平台 好彩1技巧规律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