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賠不是

    “下面太亂,你還是就待在房間里,外面我幫你處理。”

    “小叔,我也想下去看看。”

    但是陸歡歡卻還是堅持己見。

    她還是想下去瞧瞧究竟是什么人。

    最后叔侄兩還是一塊下樓去。

    客廳里,堆了好幾人,但是都被凌山壓制住,先前還雄赳赳氣昂昂的,這會兒孬的不行。

    “陸爺,何必鬧得這么難看呢,大家都是朋友,今天來只是為了公事。”

    一邊說著一邊從外頭進來的那名男人就是上次陸歡歡見過的人。

    好像是叫黃秉郡來著。

    對方面帶笑容,一副大風做派的向他們走來。

    然而陸靖呈卻始終沉著一張臉,看向他的目光中絲毫不帶一絲笑意。

    “這都是你的人?”

    他掃了眼地上那群人。

    黃秉郡還想說什么,結果被陸靖呈直接出聲打斷。

    “誰他媽跟你狗屁朋友,黃秉郡你是根本沒把我放在眼里,還是不把我陸家放在眼里。

    連我家都敢隨便帶人闖進來了。”

    這是陸歡歡頭一次聽見她小叔罵臟話。

    好像……有點帥氣,怎么回事。

    黃秉郡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但畢竟也是這么多年走來的人,能屈能伸這四個字在他這兒展現的淋漓盡致。

    “陸爺,您怕不是誤會了。”

    “我誤會?我家這大門都被你的人砸了,還誤會什么?”

    陸靖呈一手牽著陸歡歡一邊轉身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長腿懶懶的交疊起。

    伸手從口袋里摸出香煙,懶洋洋的點燃。

    那雙漫不經心的眼眸之中,卻帶著十足的危險。

    “陸爺,您又不知,前兩天晚上我們在碼頭上追到了個人,結果一不留心就讓陸小姐把人帶走了,這不帶著幾個人想來問問陸小姐和那人究竟是什么關系。不想還是驚動您。”

    黃秉郡在陸靖呈面前可以說是非常謙卑了。

    陸歡歡想不通這黃秉郡不是說自己是什么公安局的人。

    怎么這態度不對吧。

    陸靖呈長指捻著香煙側眸朝身旁的女孩看去。

    陸歡歡心下一驚,頓時有種做賊被抓的感覺。

    眼下人就在她樓上,她但凡表現出一點兒不對勁,就會危及到戚越。

    她知道自己小叔是什么樣的人,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把一個男人藏在家里這么多天。

    恐怕到時候不僅自己要倒霉,就連戚越都要被他處理了。

    戚越是熊貓那邊重要的人物,所以丟不得。

    況且她也不敢把自己這些天的所作所為告訴他,要給陸靖呈知道自己現在做了黑客,而且還一不小心打入了黑客內部做了重要會員這種事情,她正的會死的很難看。

    “我不知道。”

    陸歡歡二不說話拉住男人的手臂。

    一臉真誠。

    “那天晚上我本來和朋友約出海的,但誰知道我到碼頭,就碰到了個男人,他挾持我要送他出去,然后就在門口碰到了他。”

    陸歡歡比劃了下面前那個黃秉郡。

    “他說他是公安廳的人,我當時還以為我有救了啊,結果那個人拿著刀抵在我腰上啊,逼我說是他女朋友,后面我把他丟到路口就回來了。”

    小姑娘說的聲情并茂,好像那天晚上真的受了天大的驚嚇一樣。

    黃秉郡被她這么一說,倒是愣了下。

    陸靖呈抬手將香煙抵到唇邊吸了一口,在吐出,煙霧繚繞間,他借著朦朧的煙看向面前那個卑躬屈膝的男人。

    “公安廳的?警察?口氣倒是不小啊。”

    “呵呵,當時那不是情況緊急嘛,所以我只能這么說,逼著車上的人下來,可是我也沒想到是陸小姐啊……”

    “沒想到你就讓人砸了我家?還想對我侄女下手?凌山!”

    陸靖呈冷著眸,陰沉沉的喊了一聲。

    站在旁邊的凌山立刻會意,一腳踹到了蹲在一旁的那名大漢,雙手擒住他的一邊胳膊,稍一用力。

    頓時大漢發出一聲慘叫。

    胳膊被卸了。

    凌山始終面無表情,手起手落,動作敏捷。

    陸歡歡聽著那撕心裂肺的聲音,忍不住瑟縮了下脖子,有些害怕。

    “陸爺,我這不也……只是為找個人嘛。他帶走的可都是些機密文件啊。”

    黃秉郡也沒料到自己只是得到消息來找個人,沒想到手下的胳膊就被卸了。

    “管我什么事,那是你們自己不把東西收好,怪誰?我這屋子都被你搜過了,怎么還認定人在我這兒嗎?還是想要繼續在翻一次。”

    “不不不,不敢了陸爺,這次是我們的錯,是我們的冒失,我給您賠不是了。

    陸爺這是那人的資料,您瞧瞧,若是有這人的消息,麻煩您幫個忙。”

    “沒空。”

    黃秉郡從懷里拿了一份牛皮紙袋出來,正準備放到桌面上,結果卻被陸靖呈一聲冷嗤制止。

    最后他也只能瑟瑟的將手再度收了回來。

    倒是陸歡歡的目光緊緊的落在了他手里頭的那份牛皮紙袋上。

    她充滿好奇的想要知道那里頭的資料是什么。

    關于戚越這個人,她基本上也是一無所知的。

    這男人神秘的很,什么都不愿意和她說。

    “既然這樣那陸爺我就先離開了,今天的損失我會照價賠償,實在是抱歉了。”

    黃秉郡恭恭敬敬的帶著手下離開。

    陸歡歡這才重重吐了口氣,如釋負重。

    然而她身旁的男人卻好像并不打算就這么輕易的放過她。

    待人走了之后這才涼薄的輕啟薄唇:“歡歡,你最近沒有瞞著我做什么事吧。”

    陸靖呈的問話讓陸歡歡沒由來的心里一跳,那種被人抓住小辮子的感覺,讓她有些害怕。

    但是在陸靖呈面前她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所以只能盡可能的發揮她的演技,一臉天真無邪的看向他。

    “什么?”

    女孩眼底的懵懂無知倒也不像是裝出來的。

    陸靖呈沉沉的盯著她,那雙漆黑如墨的雙眸之中仿佛能映照出她此時此刻的模樣。

    陸歡歡有些心驚,她不知道小叔這么盯著自己。

    對于自己的話,他又信了有幾分。

    “那天那個人挾持你,受傷了嗎?”陸靖呈說話的聲音很輕。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shenshu.info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和總裁互撩的日子》神書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bzbxds.ic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达人经典版 股票指数计算例题 陕西11选5走势图表 七乐彩基本走 下载北京时时彩赛车网址 安徽快3直播 江西快三走势图形态 爱彩乐上海快三开奖 股票涨跌排行榜 一分彩计划网址 大发快三网站 大乐透十大专家精准预测 北京pk拾开奖数据 超级大乐透选号技巧 国际原油未来走势分析 河南22选5幸运之门 赛车计划pk10